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十六章 林氏过得挺好的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抓稳了。我们已经出城了。”

  赵珩在前面提醒了句。在县城里,骑马可以,但不能纵马;出了城,就可以放开了。

  林玉茗便抓紧了赵珩腰际的衣服。此刻她就把赵珩当作一开摩的的,故而也没怎么扭捏。

  赵珩感觉得出来,林玉茗今日很听话。他脸上难得露出了轻松的表情。回头朝身后的顾庸和周轩喊了声,便打马往玉溪村而去。

  骑马确实要快很多。林玉茗在离院子还有五十米左右的时候,就让赵珩停下来了。

  她先下马,让赵珩和随后而来的顾庸,去林中找个地方系马。她院子里没有马棚,也不能系在栅栏上。

  “原来这就是栅栏不能系马绳的缘由啊。”顾庸从后边跟上来,停在了赵珩的旁边。

  这小院看着很是生机勃勃,院墙上爬满了细叶红花,院中也打理得井然有序。

  赵珩这才回过神来,他朝顾庸点点头,“顾兄,我们过去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顾庸在见到林氏之前,也在想,一个被休弃的女子,带着六个孩子生活,一定很困窘吧。万没想到这被阿珩休掉的小娘子,竟能活出不一样的精彩。他现在真的有些好奇了,这样的女子怎会被阿珩休弃呢?

  栅栏门是虚掩着的,上面还挂着一块木牌。顾庸凑上前去,看了看上面写的什么。

  没想到他一看清,立即就笑出了声,“噗——”。

  随即意识到自己失礼了,又假装咳嗽了下。这小娘子就这样把自己的闺名写出来吗?

  赵珩也看清了,上面竟然写着三行字,他看了好半天才认出来,“林氏玉茗之家,非熟人勿入,非请勿入”。实在是,太丑了。

  他的眉头皱了皱。推开虚掩的门,还眼疾手快地将那个挂着的牌子,翻了个个儿,然后才往里走。

  顾庸在他后面进去,竟然看到那木牌背面还有一行字,“这么无聊,把村口大粪挑了吧”。

  顾庸再也忍不住了,哈哈哈地笑了起来。

  赵珩回头看他,分外不解。顾庸好不容易才止住笑,也不好意思跟阿珩说。实在是忒粗俗了点!不过,倒是真的很有趣。

  “林氏,你,”赵珩进来,就看到周轩正坐在院中的石桌上,桌上放着三个竹制的杯子。

  周轩听到声音,回头招招手,“小舅舅,珩兄,你们快来坐。”

  两人都走到石桌前坐下,这时林玉茗也从屋里出来了。她端着两盘东西。

  将手中的两样小食,并几支竹签放到石桌上,林玉茗笑笑,“这个是我早上给儿子们做的梨花蛋卷,三位要是不嫌弃的话,可以尝尝。虽然冷了,但还是可以当小食吃的。”

  “这个是我腌制了有一段时间的脆青梅,虽说立夏还有几日,但各位也可以先尝个鲜。”

  “那此茶也是梨花泡的了?”顾庸看着杯中的白色花瓣,开始便觉得有些像。

  林玉茗点头,“如姨那边山涧旁有一棵野梨树,正是开花之际。我便摘了些回来。”

  “此时天色尚早,我儿子们还没回来。几位可以在此品品茶,吃吃点心,歇会儿。我这就去接孩子们回来。”

  “我与你一道。”赵珩站了起来。

  林玉茗眨眨眼,“‘弟弟’,你随我去了,谁来招呼两位大官人呢?”

  周轩忙不迭地道,“不用不用,我和我小舅舅,还有珩兄都这么熟了,哪里还需要招呼啊。珩兄早就想见小侄子们了,就让他和林小娘子你,一道去接吧!”

  “是吧,小舅舅?我们就在这里等着。”

  顾庸点头,“林小娘子,就让阿珩随你一道去吧。毕竟他足有月余,没有见过孩子们了。”

  林玉茗无所谓,“那行吧。”

  “走吧,我带你去找他们。”

  一路上两人并无什么话,林玉茗在头前走,赵珩只是跟着。他本想说些什么,到底还是咽回去了。林氏过得挺好的,那说明孩子们也一定过得不错。

  穿过这片树林,隔着有些距离,竟听到了那边传来的调子。

  调子?赵珩耳力很好,“……他们活泼又聪明,他们调皮又伶俐……他们善良勇敢相互都关心……”

  这分明是儿子们的声音。

  从林中走出去,林玉茗朝着溪流中的孩子们唤道,“儿子们,”

  立时几个孩子都抬了头,望过来,一叠声地唤道,“娘,娘!”等刚看到林玉茗走近,没想到树后还走出了另一个身影。

  随即几个孩子不淡定了,老三当先将手中的螺蛳扔进了水桶里,就从溪中跑了出来。

  林玉茗急忙喊道,“老三,你给我慢点!别摔着了!”

  老三嘿嘿笑了声,他缓了缓步子,从溪流中出来,直接光了脚就跑到赵珩身边,一把扑了上去。

  “爹——”

  老二老大,还有老四都跟着上来了。但是三个人都没扑上去,只走到林玉茗面前站着,然后唤了声“爹”。

  林玉茗蹲下身,小声地说道,“既然早就想你们爹了,怎么不过去啊?”

  老大不说话,老二也不说话。只老四拉了拉林玉茗的袖子,嘟了嘟嘴。

  林玉茗噗嗤一声笑出来,原来是近乡情更怯啊,“怎么,现在反而怕了?学学老三,他可没那么多有的没的。念了这么久的爹爹就在你们眼前,还这么矜持?”

  老四遂奔了过去,一把抱住爹爹。老大老二也随即跑过去。

  赵珩蹲下身,将四个孩子都揽住。没说话。

  老二红了眼眶,“爹,你怎么今天才回来啊?”

  “爹也想早点回来。但是军营里,有规矩。不是想回就能回的。”赵珩挨个摸了摸四个孩子的头,“这不,爹一得了空,就回来看你们了。”

  老大比较稳重,他问了一个最关心的问题,“爹爹,军营里是不是很苦?爹爹有没有受伤?”

  “没。爹爹觉得不苦,也没有受伤。”赵珩露出了一丝笑容。他本身就有底子,箭术也是一流。每日的训练对他来讲并没有多累,只是夜深人静之时,经常想起六个孩子。偶尔也想起……林氏。

  “爹爹,你……黑了!”老四冷不丁地说道。但赵珩和林玉茗都听到了。

  赵珩先愣了下,林玉茗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很快她看到了赵珩望过来的眼神,只得强自憋住笑。

  “咳咳,小五和小六在如姨家,不在这个方向。我们先回去吧。等下让大狗子去把他俩叫回来,也正好让如姨他们过来吃晚饭。”

  “好。”赵珩点点头,站了起来。

  一行六人往回走。一路上,老三叽叽喳喳地给赵珩汇报,他们平常做些什么。

  “早上,娘和丞叔走了后,我们四个轮流洗碗。然后一起去林姨奶家,姨奶和陆爷爷在教我们几个识字呢。不过陆爷爷比较忙,一般都是林姨奶教我们……”

  林玉茗不远不近地缀在后面。看到开得不错的花,她就折一枝。

  等到到家的时候,赵珩带着孩子们进了院子,先去将孩子们拎去的螺蛳桶,和装着蘑菇什么的背篓放到一旁。林玉茗则捧着那束野花,随意地跟顾庸和周轩打了声招呼,就进屋了。

  赵珩,顾庸和周轩三人,就这样看着被鲜花掩映着的林氏,从他们旁边,带着花香拂过。一时都有些静了。

  林玉茗则毫无所觉地,将那捧花插在了窗前的瓶子里。她每天都要摘一捧野花回来,今天也不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