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十七章 来者是客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林晏如和陆安带着小五和小六过来的时候,林玉茗已经在灶房忙着了。

  小五和小六一听说爹爹回来了,一冲进门,迈开小短腿就冲了过去。

  林晏如在后边急忙唤道,“你俩慢点,可别摔着!”

  大狗子在一边笑道,“没事的,姨奶。他俩好久没见爹爹了,心里肯定欢喜着呢。”

  “也是,也是。”林晏如和陆安一前一后走进来。

  赵珩本与顾庸在下棋,一听到声音就循声望了过去,可巧两个小的一下子就冲了过来,一把抱住他的腰,嘴里连声唤着“爹爹”“爹爹”。

  赵珩放下手中的棋子,侧过身来,一把将小五和小六抱到了腿上。两个小子立马抱住了他的胳膊,脸也贴了上去。

  赵珩也不好将两个小子再放下去,便就就着这样的姿势站起来弯腰,行了晚辈礼,

  “陆大夫,陆夫人,好久不见。烦劳二位照顾我家小郎了。”

  顾庸和周轩也跟着站了起来。

  “这说的哪里话!玉茗这丫头就像我俩的闺女似的,夫君,你说是不是?”林晏如摆摆手,和陆安对望一眼。

  陆安“嗯嗯”两声。玉茗家中,今日客人有些多啊!

  顾庸此时从桌边走过来,拱了拱手。

  “请问,这位先生可是龙溪邵氏药堂,上一任家主邵方元的弟子,陆安陆先生?”

  “家师正是邵氏已故家主邵方元。敢问这位小郎君是谁,如何得知?”陆安打量了一眼顾庸,并没有什么印象。

  “陆先生可对顾廪这个名字,还有印象否?”

  见陆安并无所动,但眼神却有了些微变化,顾庸笑笑,再次拱手,“陆先生,小可也姓顾,单名一个庸字。”

  “你和顾大……顾廪是什么关系?”

  陆安又多看了几眼顾庸,见对方相貌与记忆中的顾大人稍有些神似,再加上这廪字和庸字,似乎,“你是顾廪的弟弟?”

  “正是。小生并不想打扰陆先生,只求陆先生借一步说话,不知可否?”

  “夫君?”林晏如看了看对方,再看看陆安略有些严肃了的神情。她捏了捏陆安的手,小声宽慰,“你担心什么,我们早就和京城不相干了。真有什么事,你推了便是。”

  陆安回握住林晏如的手,笑笑。确实。然后对顾庸做了一个“请”字。

  顾庸随即走过来,道一声“叨扰了”。两人便去了院外相谈。

  林晏如和赵珩周轩点了点头,便径直往灶房而去。她是真的不担心。

  “玉茗啊,今日做些什么好吃的?”

  “唔,上午在集市买到了新鲜的排骨,回来之前,又让邓丞哥再去帮我采购点别的东西。今天嘛,除了主食,我再搞个烧烤,给大家尝尝。”

  “烧烤?”林晏如已经坐下来,帮林玉茗择菜了。

  “前几日我不是托冬青哥,在县城里熟识的铁匠铺,打了个铁丝网嘛!本打算等立夏那天烧烤……啊如姨,我知道咱们平常立夏要吃锅边糊,不过我不太爱吃那个东西。自己家嘛,就想着随心一点。”林玉茗偏头调皮地笑了下。

  “你呀!我知道,你还是乐于做自己爱吃的东西。那烧烤就要用那铁丝网吗?”

  “对,这可是烧烤的乐趣所在。刚刚呐,我也已经把料汁调好了,这个可是烧烤的精髓。”

  林晏如笑笑。她听得多了,便明白了玉茗的想法。就是做这些吃食也要讲究个过程,要细心体会那种乐趣所在。

  毕竟每天都在为糊口奔波,也就剩这点乐趣聊以自慰了。

  也是因为这些,她早劝陆安打消了收玉茗为徒的心思。

  玉茗全副身心都放在养家糊口,照顾六个小郎上,不仅在想法子赚到更多的钱,让六个孩子吃好穿好,还期待着有朝一日从玉溪村走出去,最好是举家搬到县城里,这样也方便送六个小郎进学堂读书了。

  如此一来,她便没有多余的时间,去静下心,安心学习药草医理了。

  虽然有些遗憾,但林晏如觉得如今这样也不错。

  “娘,丞叔和二丫姐回来了。”老大跑到门口跟林玉茗喊了一声。随即,就见二丫提着东西进来了。

  林玉茗洗洗手,到院子里去帮着搬东西。

  周轩和赵珩看到了,周轩悄悄问对方,“珩兄,咱俩就干坐着吗?不帮林小娘子搬搬东西?”

  赵珩咳嗽一声,还是站了起来。周轩也跟着走过去。谁知林玉茗余光瞟到他俩,就客气地挥挥手,

  “来者是客,你们坐着歇息就成。和孩子们好好玩玩,他们几个也难得看到你们。”

  赵珩被一句“来者是客”噎了回去。他正想说些什么,老三就拽了拽他,“爹,这里怎么走啊?”

  赵珩只得坐下来。

  这是林玉茗从县城里买回来的一副象棋,听说是陆大夫闲暇时教几个小子玩玩。但陆安平日比较忙,所以今天赵珩一回来,老大就把象棋搬出来了,说正好爹爹教一教。

  和邓丞搬完了东西,林玉茗询问了明天开摊要用的食材,是否已准备齐全。见没什么可操心的了,她便让邓丞下山去接大丫过来,

  “今晚我要弄烧烤,你现在去把大丫接来……等等,你别去了,阿丞哥。是我糊涂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邓丞还待再问,林玉茗已经跑出去了。

  她出了灶房,看到石桌那边,老二和老三正分别在赵珩和周轩怀中,两个小子正对弈呢。不过看样子是,赵珩和周轩各自在指导两孩子下棋。

  顾庸和老大坐在另两边,老大怀中抱了四四。

  她又转头看向院子另一侧,果见陆叔正躺在她订做的摇椅上,旁边还有两把小的,小五和小六正躺在上面,听他们陆爷爷讲故事呢。

  林玉茗下来走到赵珩身后,咳嗽了一声。

  众人都望向了她。她直接看向赵珩,“托你帮个忙,去邓阿婆家把大丫接上来。今晚吃烧烤。”

  “吃什么?”赵珩想再问。

  林玉茗打断了他,“吃什么你就别管了。邓丞哥跑一趟太慢了,你去接大丫,好歹她也算是你侄女。”

  “行。”赵珩也不再问了。

  他站了起来,看了眼顾庸,对方点点头。赵珩便对老二说道,“让顾叔叔接着教你,好不好?”

  二狗子看看温文尔雅的顾叔叔,点点头,“爹,你去吧。我会玩,主要是三弟不怎么会。”

  “二哥,你说什么呢!我哪里不会玩了?就欺负我,是不是?”老三撇撇嘴。二哥怎么能说他不会玩呢,他不就是经常卒子过了河往后退嘛。

  “四四,你来说说看,二哥有没有欺负你三哥?”老二一本正经地问大哥怀中的老四。

  老四看看三哥,又看看娘亲,见娘亲居然笑了,他眨巴眨巴眼,“没……二哥说的是实话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众人都笑起来。

  老三倒也不恼,他捶捶周叔叔的大腿,

  “周叔叔,咱俩合力,杀二哥一个片甲不留,如何?”

  周轩望小舅舅一眼,咽了咽口水,“我尽力。”

  赵珩自去接大丫不提。周轩和三侄子合力,还是被顾庸出其不意地将军了。

  “啊,又输了。周叔叔,你也太没用了。怎么老是输?”老三不满。

  周轩捏捏他的脸,“这能怪我吗?你老悔棋,你二哥都没怪你。”

  “那是应该的,他毕竟比我大点。”

  “你还真不客气。”周轩笑笑。三侄子这性格,其实和他挺合的。

  “娘亲说的,大的要照顾小的,小的要照顾更小的。我只要照顾四四就行了。四四,你说是不是?”老三朝亲亲胞弟挑挑眉。

  老大看看怀中的老四,四四没说话。他掩去了眼中的笑意。

  其实,平日里,四四照顾老三的时候更多。但这种一胞双生的缘分,即便有时候三弟会欺负欺负四四,但四四依旧更亲老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