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十八章 私心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约莫戌时初,林玉茗已在院中挂上了灯。她让赵珩和周轩将灶房的大桌子抬出来,搬到院中。儿子们都忙不迭地去搬凳子和椅子。

  林玉茗笑着对顾庸说,“顾大官人,”

  “林小娘子这么喊就见外了。”

  林玉茗心里翻个白眼,本来就是外人啊。

  周轩在一旁咳嗽一声,“林小娘子,我小舅舅曾在雄安开过私塾,教过不少学生。或者你也可以像唤我那般,唤一声顾兄弟,我小舅舅应该不介意。他比我大不了几岁。”

  “这样啊,那顾大官人不介意的话,我便称呼你一声顾郎君吧!”

  顾庸颔首,“也好。”

  林玉茗伸手做个“请”字,“顾郎君,您随意坐。小门小户,粗茶淡饭的,没有那么多规矩,一切以方便、舒适为主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顾庸见陆安夫妇都不在意,他便也就近坐了下来。

  这时林晏如将凉菜先端了上来。

  “如姨,你也别忙活了。去洗了手赶紧来坐着吧。”

  林玉茗正待去灶房,周轩喊了声,“林小娘子,我们要不要也先净个手?”

  “要的,要的!周叔叔,”孩子们刚从灶房里出来,老三直接回道,“娘要求我们每次吃饭前都要净手的。”

  林玉茗瞪他一眼。虽然说得没错,但周轩他们是客人嘛。

  于是她去灶房里提了半桶水出来,就放在廊下。

  “那各位便都舀水冲洗一下吧。”

  众人洗手的功夫,林玉茗将凉菜上齐后,又端了一大盆土豆炖排骨出来,这是今晚的主菜。然后端上了一盘土豆泥,今天她特意将土豆泥都捏成丸子大小,方便众人直接用筷子或者勺子挑起。

  凉菜分别是煮花生,蒜蓉粉丝,凉拌腐竹,莴笋拌猪耳。

  “今晚的主食是豌豆饭,大家随便尝尝。”林玉茗边说着便将手中竹篾里,已经盛好的豌豆饭,端到每个人的面前。

  “喝的有三样,分别是用山泉水镇过的豆浆,花茶,以及蜂蜜百合饮。豆浆甜口,蜂蜜百合饮有些苦,但镇过还好,花茶有梨花和辛夷花两种。看看各位要喝什么,当然白水也行。大狗子,你过来给大家倒吧。”林玉茗朝自己大儿子招了招手。

  “好的,娘亲。”大狗子走过去,主要是问了问爹爹,还有周叔叔和顾叔叔的喜好,二丫他也不知道。兄弟们喜欢喝什么他已经记得了,姨奶,陆爷爷和丞叔他也知道。

  林玉茗上前叫了邓丞,让对方帮她提一下炉子。

  赵珩看两人往灶房里走的身影,林氏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,压根就没考虑他。好在他现在已经学会了,如何处理心中这种酸涩的想法。

  这很正常,不是吗?都已经和离了。而阿丞哥,现在是林氏做生意的帮手,她叫阿丞哥去,这些都是再合理不过的事了。但赵珩还是止不住地想,怎么说他也是儿子们的爹吧,明明他更合适。

  炉子放到了桌前。林玉茗看了看大家,

  “怎么都不吃呢?是不合胃口吗?”

  她眨眨眼,“不用等我的,大家随意点。我在灶房已经先吃过一小碗饭了。”

  “当然,主要也是为了让大家尝尝烧烤。”林玉茗将铁丝网摊在炉子上,下面是灶火里取出来的炭火,还旺着呢。

  “要是等大家吃饱了,这烧烤也没肚子尝了。所以我就想着,大家边吃饭,我边给大家烤一下。”

  说完,林玉茗又从灶房提了一个木架子出来。上面每一层都摆放了笸箩,里面放着各种各样切好的食材。周轩看了看,还挺多的。不过很多他都不认识。

  林玉茗将几样肉食刷上油,用竹夹子夹到铁丝网上。

  油滋滋地冒起来,林玉茗翻个面,刷一层料汁,又放上一些蔬菜。

  众人看着林玉茗熟练的动作。再看看那烧烤的东西,这个倒和烤肉有些像啊。冬日在院中架了柴火烤火,偶尔也会烤个野味,这个赵珩最熟了。

  他之前经常三五天不着家,在山中寻摸野物。尤其是冬日,很多动物都不出来了,他要寻好几天,才能猎到一两只。带的干粮要是吃完了,偶尔也在山中烤个雀鸟之类的。不过实在没像林氏弄得这么复杂。

  也不知道那个网状的东西是用来干嘛的?

  林玉茗边将烤好的放到桌上的空盘子里,推到桌子中间,让大家尝尝。

  边招呼大家,“你们想吃什么,记得跟我讲哈,我就先烤。不过有些东西估计各位从来没有烤过,这回啊,我烤了给大家尝个新鲜。比如这扁菜,”

  林玉茗用筷子夹了一茬起来,“大家不要介意哈。我也想尝尝。”

  在桌子上等着尝的各位,当然都表示不介意,桌上还有很多东西呢。林玉茗先吃了一口韭菜,满足地叹气。虽然吃这个老是卡在牙齿里,但这个真的是烧烤必点啊。

  众人见她吃得很香,等林玉茗将烤好的扁菜放进盘子里,也都尝了尝。纷纷表示,这样烤了确实很好吃。

  再喝上一口各自的饮品,那滋味不要太美好。

  周轩喝一口镇过的豆浆,他平日家中不大有这种东西。凑到赵珩耳边悄声问道,“珩兄,嫂……啊不,林小娘子他们,不会每日都吃得这么好吧?这也太幸福了!”

  赵珩自是没应他。旁边的顾庸看他一眼,抿了口杯中的蜂蜜百合饮。林小娘子,这日子还真有些仙人般的趣味啊。

  桌上的凉菜也很可口。兴许是龙溪和临近的雄安都濒临沿海,口味偏咸甜,不大能吃得到诸如这拌猪耳的味道。口齿间有一丝香辛的余味,不是让人受不了的那种辛味,只是让吃食变得更为下饭。

  对,就是非常下饭。往日在顾府,他吃得就不多;即便入了冯家军,日日奔波劳累,不得不多吃一些,他也只觉得是为了强身健体,但林家这凉菜,俱是下饭,他碗中的一碗饭很快就见底了。

  大狗子非常懂事,起身就给他这个做叔叔的盛饭去了。

  那盆土豆炖排骨也非常嫩。这道菜陆安和林晏如非常喜欢。他们年纪不轻了,喜欢吃一些炖菜。但是玉茗的手艺不错,他们也尝了些烧烤,对于烤过的豆腐和白菜很是喜爱。

  几个儿子倒是吃了不少烧烤,镇过的饮品也一杯接一杯的。许是今晚有客人,娘亲也没拦他们。只有小五和小六在喝了两杯后,林玉茗不准他们再喝了。

  “当心晚上画地图,啊不,”林玉茗惊觉说漏嘴了,“当心晚上在床上画图。”

  幸好众人没注意到。这个世界地图应该不叫地图,叫堪舆才对。

  吃饱喝足,赵珩就打算离开了,他要回一下山下的家。顾庸和周轩本打算跟他一起回去,被赵珩拒绝了。家中这么久没住人,肯定没法睡觉。

  “那珩弟,你跟我们一道去周府吧。”顾庸劝他。

  赵珩摇头。他说他明日一早再去县城找他们,那里毕竟是他的家,他总得回去看看。

  说道这里他还望了眼院中的林氏,对方正在和陆夫人收拾东西。阿丞哥已经先行带着俩女儿下山了,他们赶牛车要慢一些,走前让他回去后去邓家歇脚。

  将顾庸和周轩送走后,赵珩从马上取下了包裹。他从里面拿出了七两银子,进了灶房。

  林玉茗正将锅碗放进木盆,此时正在倒水。

  “这些是我这个月的军饷,你收着。”

  林玉茗想起赵珩上次离开时说的话,她便没有推辞,谁还会嫌钱多呢。回头她把账记下来就行,将来给孩子们用作学费之类的。

  “你等我下。”林玉茗冲了冲手,又用巾子擦了擦。她跟如姨打声招呼,就去房里了。

  等到她把东西拿出来,赵珩就在廊下等着她。儿子们很有眼力见地没有来打扰他们,顾自在院中和陆爷爷玩耍。

  “这是我早先去县城里卖白术的时候,给你顺手买的一套衣裳。恩,那时候我们还没分手。你若是不嫌弃的话,就带去穿吧。”

  赵珩乍听此,仿佛周遭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,只有林玉茗的嘴唇在一张一阖。等他终于回过神来,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后,林玉茗却已经打算收回去了,

  “……不要啊,那算了。”

  赵珩一把拿了过来,在林玉茗震惊的眼神中,嘟囔了句,“你总不能送给阿丞哥吧。”

  “这都哪跟哪啊,”林玉茗莫名其妙。但她对于赵珩莫名其妙的次数太多,也见怪不怪了。见对方好歹是收下了,也不再计较。又将手中的两份契书递给了赵珩。

  “这是你家的田契和房契,我一并拿来了。怕你家中没人,若是徐氏去了……”剩下的话不而喻。

  赵珩想说一声谢谢,但怎么都说不出口。“你家”是吗?

  他还想说,要不你再收着吧,也觉得不合适。最终默默地接了过来。

  “还有一事,你想不想,”赵珩说到一半,又住了嘴。

  “什么?”林玉茗没听清,但她再看赵珩,赵珩又不说。她耸耸肩,爱说不说。

  赵珩咳嗽一声,从袖中拿出一块木牌,“若是之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,就去西城升龙巷周府,找周轩。这个是他让我给你的信物。”

  林玉茗接了过来,顺手就放进了袖中。

  “那我走了。儿子们就多劳你费心了。”赵珩没再回头。

  林玉茗招呼一声,“孩子们,跟你们爹爹说声再见。”

  儿子们听到爹爹又要走,虽然还是很不舍,但知道爹爹下次还会回来,不再像之前那样伤心了。

  赵珩骑上马,打马往山下而去。

  他回头看了眼那座小院,第一次深刻地意识到,林氏是真的从赵家走出去了。这是一个他之前从未认真想过的问题。以至于刚刚,他本想将那件事提前告诉对方,让对方做个准备的,但后来还是住了口。

  第一次,他对自己心中产生了些许困惑。他赵珩,何时也有了私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