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十九章 不知道才是最好的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翌日清晨,赵珩去了周府,就和顾庸骑马回军营了。

  顾庸出城后,还打趣般地问了问他,“这就走了?不多停留两日?你可是有三日的旬休啊。”

  赵珩面不改色,打马就跑远了。面对顾兄的调侃,在营外,他可不会应声。

  顾庸在后面摇摇头,又笑一笑。年轻人哪,还看不懂自己的心。

  又过了几日,林玉茗和邓丞二丫在往常的时辰到县城出摊。不过,今日城门口围了好多人,老百姓都在公示栏前指指点点的。

  林玉茗见又贴了新的告示,就让邓丞哥赶着牛车和二丫先进城。她要去看看,又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这个时代,消息闭塞。能获得信息的来源,除了南来北往的客商,就是官府张贴的告示了。

  “请让一让,请让一让!”前面站了不少成年男子,林玉茗的身高不够。她瞧不到告示上的字,只得往里挤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衣服上的螺蛳粉味道,那些人一感觉到身边有一股异样的味儿,都把目光看向了她。林玉茗有些尴尬,她记得她每日回家,都将换洗的衣物薰了香的啊,难不成还有?

  好在众人这么一分神,林玉茗就挤进去了。

  等看了告示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朝廷派了西南王世子和户部的长官到江南等地巡视,估摸着也会来龙溪县。所以知县大人张贴了告示,要招人。招什么人呢,厨子、侍女、伶人等等。这可是难得的大好的机会啊,要是得了特使大人们的青眼,那还愁什么。

  不过林玉茗最关心的是赏钱,上面也倒写得清楚明白。入选的人每人获得三十两的银子,若没有出错,特使们走后,再拿三十两。除此之外,若是获得了特使大人们的青睐,再得五十两赏银。

  林玉茗咋舌。乖乖,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,看来真不是说着玩的。

  一个七品的知县而已,为了招待一次特使,唉说白了就是钦差吧,竟能拿出这么多银两来。这还没算之后特使们若到了,吃喝玩乐所需要花费的费用了。

  公告上还写明了报名时间,即日起三天之内截止,之后会安排几天时间选拔。像厨子和侍女都是定了人数的,而伶人可以以个人的名义参加,也可以和素日的姐妹一起,组成一个舞团报名。

  报名的地点就在县衙偏殿。

  林玉茗进了城,邓丞和二丫在路边等她。等她上了牛车,才问她发生了什么事。林玉茗将告示上的事项简单说了下,也没说自己的想法。

  没想到邓丞倒提了一嘴,“玉茗,要不你去试试?你的手艺这般好,不应该埋没在这个小地方。若是能得那些特使大人的青睐,说不定……”邓丞没再说下去。

  “不过,就算是为了赏银,你也可以试试。”邓丞说道这还笑了下。

  熟了后,他发现林氏是真的非常喜欢钱,但她也秉承着赚钱有道。而且林玉茗也没瞒他,说等她赚够了钱,就带着侄子们搬到县城里,到时候送侄子们到书院去读书。

  林玉茗也在考虑这个问题。虽然她内心鄙视那些搜刮民脂民膏的官吏,但这钱她不赚那别人就赚去了。但是她又担心她的摊子,毕竟最近生意才刚刚稳定下来。就算之后她要盘一个店面,螺蛳粉的生意她也不打算就这么快丢掉。

  “我就是担心咱们的生意,”林玉茗在牛车上嘟囔几句。

  邓丞转头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,“摊子交给我和二丫就行了。现在我们都很熟悉了。”

  “我再想想吧。”摊子交给邓丞哥和二丫她十分放心,问题是每日的准备工作怎么办?邓丞又不能住她家,二丫年纪又太小了,她这个头疼啊。但这六十两银子她又真的很心动。

  不过下午收摊的时候,她还是决定先去报个名。

  螺蛳粉的准备工作是小事,总能想到办法的,实在不行,就让二丫在她家住一段时间。只是在炉子上熬制骨头汤而已,不算什么难事。

  二丫在家中的时候,也是和姐姐轮换着做饭的。手艺不算多好,但肯定不是厨房杀手。只不过这样一来,二丫就要辛苦多了,她得和小丫头商量下。要是二丫表示没问题,还得和邓丞他们商量下加工钱。

  县衙的偏殿,有两个门。左边一个,右边一个。林玉茗按着指示去了左边那个殿。等她进去后才知道,这边是厨子和侍女报名的地方。

  院子里摆了个桌子,一名县丞在登记,两名衙役在维持秩序。

  人不是很多。很快就轮到林玉茗了。

  “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林玉茗,双木林,玉茗花的玉茗。”

  “是龙溪县人氏吗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哪个府上的?”县丞见林玉茗没有回答,终于抬起了头。看了林玉茗一眼。

  林玉茗长得很年轻,穿着也不算差,但通身的气派并不像大户人家的丫鬟。县丞皱了皱眉,他又问了一遍。

  林玉茗有点尴尬,难不成要大户人家的厨子才能报名?

  “对不起大人,我并不是大户人家的厨子,但我会做菜。所以您看,我能不能报名?”

  县丞到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,他喃喃道,“厨子?”,不是报名侍女的?

  “你是来报名厨子的?”

  林玉茗点点头,“我听说特使大人是从西南过来的,我恰好会做一点那边的菜。”

  县丞这可是有点奇了。林玉茗不仅是今天第一个来报名的女厨子,而且竟然会做西南那边的菜。也不是没听过厨娘,但到底抛头露面的极少。

  “你明明是龙溪县人氏,如何会做西南那边的菜?”县丞打算问个清楚。

  林玉茗微微低着头,“民妇祖籍并不是这里。我幼年时是随走南闯北的父亲来到此地的,后来嫁到玉溪村,自然就是龙溪县人了。”

  县丞点点头,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“那你说说看,西南的菜式一般是什么口味的?”

  “蜀地湿气较重,百姓多食辣除湿,历来有之。”

  “好好,不错不错,你竟然知道这个。林氏玉茗是吧,我记住了。”县丞在报名表上做了标记。

  “记得三日后巳时初,再到此处领牌子。到时候所有报名厨子的人都要先行比试一番,县令大人最终只要一名主厨,两名副厨,以及三位在厨房帮忙的。可莫要迟到了。”

  “谢谢大人。民妇记下了。”林玉茗略一福身就出去了。

  后面又排了一些人,看到她转身,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她,仿佛在看什么稀奇似的。

  这年头有厨娘也不奇怪,但谁敢抛头露面?家里男人也不管管吗?而且,听这小娘子和那位大人的对话,似乎对方还很是看好?

  林玉茗真是一点都没有得意。但凡吃过川菜的人,谁不知道蜀地为除湿而好辣。

  谁知晚上吃饭时,陆叔和如姨听说这事后,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。林玉茗眨眨眼,不该是这个反应啊。

  “如姨,叔,你们……怎么了?”

  林晏如和陆安对视一眼,“玉茗,你说的可是真的,朝廷要派西南王世子和户部的官员下来巡视?”

  “这还能有假?我都报名了。”林玉茗还是有些不明就里。

  “上面可有说是户部哪位官员?”林晏如停下了筷子,看着林玉茗。

  “没说。这个应该不重要吧?反正说明了缘由,县衙要招什么人才是正经。”

  林晏如和陆安没再说话。林玉茗也没有再问。她觉得,如姨要是想说肯定会说的。

  收拾完碗筷,又将猪骨汤炖上。林玉茗到院子里歇会儿。

  看到她过来,林晏如终于还是决定跟玉茗说了。

  “玉茗啊,”林晏如看着玉茗如同往常一样,搬了凳子坐过来。

  “如姨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又不想说啊?这样吧,要是对你们,对我,对儿子们都没什么实际影响的话,就不用说了。他人的事我管不着,我只关心我在乎的人的事。而且,有些事,不知道才是最好的。”

  林玉茗手枕在膝盖上,偏头笑看着林晏如。

  林晏如眉梢眼角的隐忧终于消失了,陆安也轻呼了一口气,他俩瞎担心个什么劲儿呢。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不想见到故人罢了。

  最终,林晏如还是什么都没告诉林玉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