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六十章 能拿得起菜刀吗?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虽然林玉茗还没说过自己会赢,但邓丞已经想好了。他在林家吃过的饭也不是一回两回了,深知林玉茗的手艺,所以他认为林玉茗一定会脱颖而出的。

  于是,从报名的第二天,就不由分说地将二丫留在了林家。让二丫跟着林玉茗学习,如何熬制骨头汤。

  邓丞在牛车上跟林玉茗和自家二女儿挥挥手,“二丫好好学,要听你婶娘的话。”

  又严肃地看了林玉茗一眼,“玉茗,你好好想想,比试的时候做什么菜。另外,虽然你不会误会,但我还是得说一声,让二丫留下来,不是,”

  林玉茗笑着打断了他,“丞哥,你都说了我不会误会,怎地还废这么多话!早些回去吧,天色不早了。二丫最近就跟我睡了,你们别想她就是。”

  邓丞道一声“好”,赶着牛车就走了。

  当晚,林玉茗就在做饭的间隙,仔细地给二丫示范了一遍,如何熬制骨头汤;第二天早上起来后,又教二丫如何炒螺蛳酸笋,每一步都讲得很细致。

  “没关系。这些天你都跟着婶娘住,有什么没记住的,多学几日就会了。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  二丫甜甜地应了一声,林玉茗满意极了。二丫这小丫头聪明伶俐,还很活泼,嘴巴也很甜,和她家老三性子倒有些相似。很快就和自己的小子们打成了一片。

  儿子们在她穿过来的这段时间,每日耳提面命的谆谆教诲下,已经养成了饭前洗手饭后漱口,不随地吐痰,勤换衣,自己的贴身衣物自己洗,等等好习惯。

  本来儿子们就很懂事,林玉茗又给他们变着法子地输入,“人人皆平等,男女都一样”的观念,虽然他们不懂,但是还是按着林玉茗期待的方向在悄然改变。

  她知道,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,若想改变孩子们固有的认知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但是哪怕只有一点点,在孩子们的心中种下,“人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”的这样一颗种子,她相信,终有一日,这颗种子会生根发芽,并且扎根在孩子们的心中的。

  好在儿子们没有让她失望,在二丫住在她家的这段时日,几个小子们表现得礼貌,却又不失姐弟之间的亲密。

  很快,比试的这一天就来了。

  林玉茗昨日提前了半个时辰收摊,为的是去附近的成衣铺,又买了一套新衣裳。毕竟是要见县令大人,人靠衣装马靠鞍,精气神总得提上来。

  然后又在这个世界里,第一次走进了胭脂铺。在老板娘的推荐下,挑了眉黛膏、胭脂、唇纸,以及一面铜镜。由于最近赚了不少钱,林玉茗也没吝啬,挑的还是比较可以的。

  早上激动地打开来,林玉茗给自己细细地上了妆。最近肤色养得不错,这样简单地一修饰,林玉茗再换上新买的褙子和旋裙,等邓丞来接她们的时候,都明显愣了一下,随即意识到自己失礼了。后来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。

  林玉茗还以为,是因为今日要在巳时初到县衙,所以提前了一个时辰出门,以至于阿丞哥没什么精神呢。

  约莫辰正一刻进了城,邓丞直接将林玉茗送去了县衙。

  下车的时候,才对林玉茗说了一句,“玉茗,等你的好消息。摊子不用担心,有我和二丫在呢。”

  林玉茗嫣然一笑,“好的,阿丞哥。我肯定不会担心,你们先去开摊吧,我自己能行。”

  二丫也在车上跟林玉茗挥着小手说,“加油!加油!”,她跟三狗子弟弟学的。

  林玉茗本来以为自己来得挺早了,没想到进去后才知道,就她来得最晚。

  偌大的庭院里,都是已经握着铭牌的男子,一眼望去,起码有五六十号人。在这么多的彪形大汉甚或是大腹便便的厨子中,加上林玉茗,竟只有三名女子。另两位正坐在游廊下,背对着他们。

  林玉茗还待再看,在院中发放铭牌的县丞已经看到她了,当即就叫了她一声,

  “林氏——”

  林玉茗方才回过神来。她尴尬地收回自己的目光,险些忘了正事。

  在众目睽睽之下,她目不斜视地走到了县丞面前,桌上还剩下没几个黑色的木牌。

  果然是那日的县丞大人,对方记得她,

  “怎地现在才来?”

  林玉茗咽了咽口水,虚心求问,“大人,不是说巳初初刻才开始领牌子吗?”

  那县丞对林玉茗印象甚好,这三日的报名,只有林玉茗对蜀地的吃食极为了解,故而开口解释了一下,“官家的差事,可不能就按官家的时辰应差。”

  林玉茗懂了。给当官的办事,得提前,不能踩点到。

  她道一声“多谢大人提点!”,县丞很满意。孺子可教也。

  其实呈上名单的时候,他也已经跟县令提过了,这么多报名的人中,他比较看好这个林氏。原因无它,对方熟知蜀地气候,至于会不会做蜀地的菜,这要今日试过才知。

  “会写字吗?”县丞问她。

  林玉茗这回倒有些尴尬了,“会是会,但写得不好。”

  “无妨。在这里签下你的名字。”县丞将桌上的签到页指给她,又给她递了一只狼毫笔。

  林玉茗蘸了蘸墨。虽然不会写,但是样子还是要做足嘛。

  县丞本来以为她只是谦虚,谁知等她歪歪扭扭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后,脸色就有些变了。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,看来是他想当然了。

  林玉茗看着前边的人大多数都按的是自己的手印,就有些后悔了,早知道她也说自己不会写了。其实她本来就不会写毛笔字和繁体,她会的,那是签字笔和简体啊。

  但好在县丞很快将铭牌给了她,她就退下了。

  她想去到那两位厨娘的旁边,坐着等。但院子里的厨子都三三两两地聚作一堆,虽然不至于全挤到一块,但如果要去到那边游廊,就得费很大功夫绕一大圈。

  林玉茗可没什么忌讳的,她身子娇小,总还是能走过去的。谁知她离那群人还有三步远时,当先的一位大腹便便的,四十上下的厨子就抱着胸,鼻孔朝天地哼了一声,

  “就这小胳膊小腿的,能拿得起菜刀吗?”

  周围瞬时发出了一阵哄笑声。

  林玉茗却没应声,径直走过去,她要走的路也不经过那厨子面前。眼前站着的是一位三十五上下,个子颀长的瘦高厨子。

  林玉茗走到面前,“这位师傅,还请让个路。”

  那颀长厨子睁开眼睛,看她一眼,退后了一步,“小娘子请。”

  林玉茗点点头,穿过去。

  那厨子却在此时问了一句,“敢问小娘子可是,开‘林氏螺蛳粉’的那位小娘子?”

  林玉茗闻倒停了下来。他这话声量不大不小,但足够周围的人都听到。顿时哄堂大笑就变成了窃窃私语,“是不是最近很火的那个甚么螺蛳粉?”

  “你吃过吗?”“我没吃过,但我们客栈里不少客人都慕名去尝过。”

  “味道如何?”“还行吧!听说要忍着一股臭味……”

  “我也听说了。那么臭,真的不会熏死人吗?”

  “没想到竟是这样娇滴滴的一位小娘子……”也有那语带猥琐的声音响起。

  林玉茗瞥了一眼,那声音的主人被她这么一扫,倒是不由自主地住了声。

  许是自从那日,林玉茗的“弟弟”为她出头后,南城集市就流传起了不少关于林玉茗的传说。后来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风声又道,林氏的“弟弟”还是冯家军的一员猛将,更是为“随身携带匕首”的林氏增添了一分传奇的色彩。

  以至于林玉茗不知不觉中,竟成了众人眼中的一位“眉横杀气,眼露凶光”的悍妇。

  毕竟,有谁能在申钱豹等人的威压之下,泰然自若地掏出一把匕首来呢?

  眼前那位有些猥琐的厨子似是想到了传闻,见势不妙便后退了几步。

  林玉茗对问他的那位颀长厨子笑着招呼了一声,“便是我。若是师傅也有一分好奇,欢迎随时来悦来客栈品尝。”

  颀长厨子微一点头,不再多。

  他是南城一品香的掌勺之一,也曾听过几分流。虽是好奇,但像他们这样在大酒楼掌勺的厨子,多半心中会略有不屑。毕竟对方是女子,还做的是上不得台面的街边小食。

  倒没想到对方也会来参加这个主厨比试,而且听县丞大人的口气,像是还有两分本事。他的心中便起了几分心思,倒要看看这林氏,到底是个甚么来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