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六十一章 轮空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林玉茗终于穿过人群,去到了那边游廊里。她随便靠了下来。

  本想养养神,没成想其中一位大婶听到动静,早就在观望着她了,见到她坐下来,倒是挪了过来。

  “你就是林小娘子吧?我女儿之前也曾带着外孙去吃过你那螺蛳粉,她觉得味道好极了。”

  林玉茗坐起身来,看过去。大婶有点胖胖的,但面带笑容,一团和气,周身也散发着一种她生活过得不错的气场。林玉茗倒是没有被搭话的不快,她笑着点点头,

  “好吃就行。若还想吃,千万再来光顾。”

  “我唉,听了我女儿的话,本也想去尝尝。可惜我吃不得酸的,我这牙口啊,不好……”胖大婶有些遗憾地叹口气。

  林玉茗耐心地回道,“其实也并不很酸,是有些腌制的笋子在里面,但酸味没那么严重。当然,对于吃不了酸的,可能他人的口味就做不得准了。虽然可以加糖调和一下,不过这样一来,味道可能就要打折扣了。”

  “我家还有一道凉拌腐竹,要是大娘子有意的话,欢迎也来品尝下。”

  反正现下没什么事,推广推广自己的招牌菜也是不错的,这才是销售人员的典范!林玉茗在内心握了握小拳头。

  没想到大婶倒笑开了,还很高兴的样子,“我女儿给我带了点回家,我已经尝过了。口感是真好。可是大豆做的?”

  见林玉茗愣了下,大婶呵呵笑道,“对不住了小娘子,我并不是要偷师什么的。”

  “哪有哪有,大娘子误会了。我就是觉着,果然内行人一吃过,就能很快摸索出做法的。”

  “也不尽然,不是每个人都有小娘子这般奇思妙想的。”

  “大娘子谬赞了。”林玉茗连连摆手,甚至脸还有些红。毕竟这又不真是她想出来的。

  但是那大婶反而觉得她不仅想法奇妙,人还很谦虚,倒是挺喜欢她的。甚至还出安慰林玉茗,

  “他们那些人啊,就是见不得咱们女子抛头露面的,你别在意。”

  林玉茗真心实意地摇摇头,“他人之语,与我无关。只要不影响我做生意,也不影响我的正常生活,我管它作甚。”

  “不错不错,这心态就很好。”大婶随之就和林玉茗聊了起来。

  她姓陶,和夫君在南城经营一家叫做百花深处的酒楼,这原是她父亲当年酿酒的作坊,客人都管她叫陶大娘子。后来父亲走后,她跟着夫君将作坊改成了酒楼,一边酿酒,一边卖酒,甚至还专门跟公公学了一身的厨艺,自己在后厨掌勺。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。

  虽然酒楼比不过悦来客栈,也比不过一品香,但常年积累下来的熟客也有不少,倒是生活无忧。膝下还有一儿一女,可谓是爱情事业双丰收。

  如今年纪大些了,酒楼便交给自己的儿子儿媳打理,夫君也让她好好歇歇。不过她不怎么坐得住,觉得自己这手艺还是能再吃几年饭的。这不前次刚看到了告示,就赶紧来报名了。

  那可是京城特使啊,谁不想沾沾光,给家里添点贵人的喜气。而且六十两的银子实在是很难让人不心动。

  说到这里,陶大娘子看了看林玉茗,“林小娘子,我听说你有个在冯家军效力的兄弟,可是真的?”

  林玉茗掩唇一笑,点点头,“确实如此。”

  “那可真是不错!这些年不少临海的村落都受过海盗山匪的侵扰,就连咱们龙溪县,几年前也有……”说到这,陶大娘子还压低了声音。

  林玉茗也只好凑过去。

  “当时说是更南边来了一队山匪,连着打劫了两个村庄。没想到到了卧峰脚下的那个小村子,却被咱们龙溪书院的韩山长,带着几个学生抓起来了,后来就直接给送进了县衙大牢。之后再也没有别的匪徒敢来咱们龙溪了。”

  “这么厉害?”林玉茗隐隐约约记得,赵珩好像就是龙溪书院出来的。

  “那是自然。小娘子竟不知道韩山长的大名?”陶大娘子的八卦欲来了。

  林玉茗配合似的摇摇头,“我原先并不是龙溪县人氏,只是嫁到此地。”

  “这样啊,看小娘子年纪也不大,估计嫁过来没几年吧,不清楚倒也正常。我跟你说啊,这韩山长,原是京城里的大官,后来辞官回了龙溪,就建了这个龙溪书院。别看他辞官了,就连咱们龙溪上面,州府的那些个大人们,都要卖他三分面子。”

  “这回这京城里来的特使大人,听说曾是韩山长辞官之前的门生,必然是要来咱们龙溪县的。”

  林玉茗点点头,怪不得龙溪县这么大的阵仗。“那特使一定会来咱们龙溪县咯?”

  “这个嘛,老身就不清楚了,我也是听客人们这样说的。韩山长在咱们龙溪开这个书院都十几年前了,谁还记得他当官时的门生有哪些啊,毕竟咱都是小老百姓不是!”陶大娘子也不敢确信,不过她又搓搓手,

  “就算不是,我猜呐,那特使只要来了咱们州府,估摸着也会顺道来龙溪。虽然我们不像雄安有那威名在外的冯家军,但龙溪是美人针的故乡。这美人针可是贡茶,想必特使大人也会专程来尝一尝的。”陶大娘子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。

  林玉茗笑笑,她也是常到县城里卖螺蛳粉后才知道的。

  龙溪县是著名的美人之乡,这美人不是指人,指的就是这名为“美人针”的白茶。据说此茶冲泡之后,茶中会看到白云光闪,美人如在云端的情景,顾名“美人针”。

  林玉茗虽然没喝过此茶,但估摸着是茶叶的颜色和冲泡后的形状,给了品茶之人美好的幻想,才附庸了这一堆风雅。但美人针确实因此远近闻名。特使专程来一趟,倒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不过说到底她比较俗气,她就是为了银子来的。她对所谓的特使大人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念想。不过她很喜欢陶大娘子这样的性格,虽然八卦,却没有什么复杂的心思。人也很好懂,和她在一起聊天也很愉快。

  当然陶大娘子也很喜欢她,所以拉着她絮絮叨叨说了不少事。以至于通往县衙后院的门开了,负责安排比试事宜的县令管家站到了门槛前,两旁的仆从敲了一声锣,那声音方才把两人拉回来。

  “马上巳时正就要到了,各位领了铭牌的,到台阶下排好队。不要推攘,也不要喧哗,大人们都在后院等着呢。”

  立时,院中的所有人都在两仆人的引领下,排成了好几列。林玉茗当然就顺势跟着陶大娘子走了。

  那位之前独自坐在角落里的小娘子,此时也走了出来。林玉茗这才看清对方的身量,给她的感觉就是很娇弱,年龄估摸着和她也差不多。奇怪的是,对方居然还带着幕离。

  不过她也不好东张西望,很快就将目光放到了管家身上。

  管家见众人都排好队了,便咳嗽了一声,

  “好了,我说一下规则哈。今天领了铭牌的一共有五十七位,但是我们只搭了三十张临时灶台。所以需要现场的每一个人,按顺序上来抓阄。若是抽到‘空’字,那么就继续在这里等着;若是抽到‘比’字,就依次从这个门进去。”

  “每个‘比’的下方,有一个数,那便是你们比试所用的灶台,按照这个数到里边找到位置即可。可不要弄丢了,上菜的时候是要放到盘子里的。”

  众人便按照管家所指的方向,从最右边一列依次上去抓阄。

  没想到林玉茗竟然抽到了“空”字。她的额头落下一道黑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