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六十三章 投其所好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现在,请各位和身边的小厮按照桌上的顺序,一起端上做好的三道菜,随我到前边,敬献给各位大人。”

  林玉茗看着前面的顺序一个个被叫号后,端菜离开。

  她觉得还挺快的。每个人间隔的时间也就一分钟左右。似乎有那么几个人,会稍微长一点,但肯定也没超过五分钟。

  其实这个比赛比不得正式的那种厨师大赛,菜若是放久了,失了刚出锅的味道,就难以弥补了。但参加的人太多,又是县衙选人,林玉茗只好静静地候着。

  好在衙役很快叫到了她的号数,“伍拾叁号!”

  林玉茗将冷吃兔递给小厮,她则双手端着麻婆豆腐和玉簪虾球,随仆人穿过假山,到得对面。

  原来这假山另一边是花园池子,环绕着池塘的水榭中有一亭台。几位大人正坐在亭中,临池观鱼,品尝佳肴。

  林玉茗随着引路的人到得亭台前几步远,那亭中的人皆转过了头来,看着她。林玉茗低垂了眉眼。

  保持着平常的心态走到近前,那站在水榭边的侍女伸出手来,“给我吧。都不用施礼,候着就成。”

  林玉茗依将菜品呈上。

  侍女将三道菜依次放到桌上,一一揭开盖子。

  “抬起头来。”亭中有人扬声说道,是县令大人的声音。林玉茗便依抬起了头,她向亭中望去。

  里面竟然坐了五个人,桌上有三位,临池靠着两位,之前的县令管家则站在一边侍候。

  县令大人居中而坐。右边是一位年纪看上去约莫五六十的爷爷,看穿着也像是富家翁,不过没有那种铜臭味。另一边则是,林玉茗只看了一眼就确信了。这位一副教书先生的打扮,应该就是唐监院了。

  看上去还很严肃的样子,有点像学校里的教务处长。她不敢多看,很快移开了目光。

  美人靠近前是一位三十上下的男子,和县令大人看起来差不多年纪,林玉茗猜测莫不是某个老板。往后望过去,她一时呆了几秒钟。

  对方见她望过来,还对她勾了个笑。眼波流转间,林玉茗差点魂都没了。

  她赶紧收回目光。我的个乖乖,竟然是一位美男子!比之赵珩多了几分潇洒风流,而且年纪肯定不小了,但是那种气质很难叫她镇定。

  “这位小娘子,你先说说,你这三道菜分别叫什么?”

  不是该先品尝吗?林玉茗眨眨眼。但她还是欠身回道,

  “回大人话,这三道菜,一为麻婆豆腐,一为冷吃兔,”说到这林玉茗稍微顿了下,她扫了眼唐监院。

  见对方眼中好像一直盯着那盘兔子,林玉茗又很快接道,

  “最后这一盘,名为玉簪虾球。请各位大官人品尝一二,小女子愿意聆听教诲。”

  那一边的侍女拿着小碟和勺子,在管家的指示下给临湖的两位送了去。县令首先尝了玉簪虾球。那位老人家的勺子本来伸向了麻婆豆腐,但是似乎看了看颜色有些犹疑,最终还是舀了一颗玉簪虾球。

  唯有唐监院先是用勺子舀了一勺麻婆豆腐,喂进嘴里,细细地抿了抿,咽下去,微微点点头。又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兔肉,待嚼了几嚼,便有些惊喜的意味。

  林玉茗在心中给自己比了个欧克。看来她成功了。

  果然唐监院一连吃了三块兔肉,这才转向林玉茗,脸上带了些微微的笑意,令他一向有些严肃的脸也温和了不少,

  “你就是林氏玉茗?”

  “民女便是。监院大人可还吃得习惯?”

  “你怎知我就是监院?”

  “据说蜀地人好吃兔好食辣,刚刚盖子揭开,监院大人就看向了民女做的冷吃兔和麻婆豆腐。却对看起来就很清淡的玉簪虾球,并没有任何好奇。”

  “你是投我所好?”

  “民女不敢。西南王世子要来巡视,县令大人还特意请了监院大人过来主考,可见县令大人确实想找一位,能做蜀地菜肴的厨子。民女便斗胆一试。”

  陆县令笑着对唐监院说道,“先生,看来这林氏的确会做蜀地的菜啊。”

  唐监院并没有否认,“确实有一番蜀地的风味。”

  “林小娘子,你可曾去过蜀地?”

  “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,民女倒未曾去过。只是幼时随父亲走南闯北,和一蜀地出来的厨子学过。”

  “原是这样。你这麻婆豆腐和兔肉都做得甚为地道,竟还知蜀地路径难走。”

  “谢监院大人赏识。”林玉茗微微弯腰。

  “除了这两道菜,你还会做什么蜀地的菜肴?”陆县令接着问道。

  “鱼香肉丝、宫保鸡丁、灯影牛肉、蚂蚁上树、夫妻肺片、回锅肉、酸菜鱼、水煮鱼、毛血旺……”林玉茗还待继续报菜名,陆县令挥手打断了她,

  “好了好了,本官知道了。除了这些菜肴,你可会做蜀地的小吃?”

  “凉粉、肥肠粉、锅盔、豆花、凉面、叶儿粑、蛋烘糕、豆腐脑、钵钵鸡、樟茶鸭、盐边牛肉……只要是能叫得上名的,我都能做。”林玉茗边说着眼神就亮了起来。四川的小吃,那是真的一吃上瘾就能让人走不了。

  “先生,这林氏说的这些你可有印象?”

  唐监院点点头,又摇摇头,“蜀地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小吃菜品,我离蜀时也并未所有地方都曾去过,故而也不敢妄。但林小娘子做的这两样菜,确实很合我胃口。其他的,还请县令大人自行斟酌决断。”

  陆县令便又问道,“林氏,为何你选了两道蜀地风味的菜,第三道却又不是呢?”

  林玉茗略一欠身,“回县令大人,主考官虽是唐监院,但他并不会是唯一的考官。正如下来巡视的除了西南王世子,还有其他从京城来的大人。厨子做菜,不能只考虑到其中一个人的口味,应当兼顾其他人。今日在场的,我不知道有没有从京城来的,”

  “于是我选了一道符合咱们龙溪县口味的玉簪虾球,想来京城的大人吃多了北地的菜肴,也会想尝尝咱们龙溪的风味吧。”

  陆县令点头称是。他转头询问另外几人的意见,“周郎君,余楼主,不知二位尝过这玉簪虾球之后,有什么感受或者看法呢?”

  周禹宁微微摇了摇扇子,“虾肉很嫩,笋也很脆,形也很好……倒确实像女子头上的簪子一般。”说着还意有所指地看了眼林玉茗。

  陆县令咳嗽了声,“本官知晓了。余楼主呢?”

  一直默不作声的余楼忽然看向林玉茗,“林小娘子,不知是否有意到我的望湖楼,”

  “来掌勺呢?我愿意高薪延请,”

  “好了好了,余楼。你怎么能在我的府衙里,开口招人呢?”陆县令摆摆手,站了起来。

  余楼瞟他一眼,“陆景生,你耽误了我一天的功夫,就让我尝那些菜,现在还有脸管我招人?”

  “你,我,”陆县令脸胀得通红,来回走了两步。

  “我这正事还没忙完呢。何叔,你把余楼主先请到花厅歇息。”

  何叔看看在座的,叹口气,“余楼主,请。”余楼瞪了陆景生一眼,到底没有继续拂对方的面子,跟着离开了。

  只不过离开前,还对着林玉茗喊了句,“望湖楼就在龙潭湖边,随时恭候林小娘子!”

  林玉茗眼观鼻鼻观心,免得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。

  陆县令等人走了,这才走到林玉茗的面前,清了清嗓子,

  “虽说本官要招一名主厨,两名副厨。但仅凭今日这样浅显的比试,还是无法决定的,所以头三甲都是副厨。之后这段时日本官还要继续考较一番,等考较完毕,我再决定谁是主厨。林小娘子,你可有异议?”

  “民女怎会有异议,多谢大人提携。”林玉茗拜首。

  “好。玉露,你带林小娘子到桂园,见过夫人去。”陆县令招来刚刚接菜的那名侍女,这才对着剩下的几位考官说道,

  “有劳几位,继续陪本官试吃一番了。多有担待多有担待!”

  “大人客气了。”

  林玉茗跟着玉露往后院走去,还能听到水榭中几人相互谦让的声音。

  她摇摇头。随即又高兴了起来,她这是入选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