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六十四章 她压根就没想过这问题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是玉露姐姐吧,”林玉茗跟在后面,忍不住想搭个话。

  玉露笑着回头,“小娘子折煞了,奴不过是府里的一个丫鬟罢了,怎当得起姐姐二字!直接叫我玉露即可。”

  “好的,玉露。那我能不能问一下,刚刚那位靠在阑干上的,摇着扇子的郎君是谁啊?”

  玉露听到这,先是顿了下,睁大了眼睛。随即仔细地看了看林玉茗,摇摇头又点点头。

  见林玉茗一脸不解,这才小声问道,“小娘子可是看上了周大官人啊?”

  “……?”林玉茗茫然。随即猛地摇头,

  “没有,没有。玉露你误会了。”

  玉露噗嗤一声笑出来,“没关系的,小娘子。看上周大官人,不丢脸。”

  林玉茗额上流下一滴汗,她真不是这个意思。虽然这位姓周的官人看上去是很风流俊秀,但年龄应该有些大……啊不,不对,这是年龄的问题吗?!这是她压根就没想过的问题。

  见林玉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玉露出安抚,

  “这真没什么的!我们府上还有些小丫头,也欢喜周大官人来做客呢。”

  “不是,我就是,”林玉茗也不知道怎么说了,她感觉再解释下去就有些欲盖弥彰了。本来她只是觉得这周大官人有些眼熟,但她一时又想不起来,便想着打听打听。

  “嘻嘻。小娘子,你是不是没听说过周大官人啊?”

  “我是玉溪村人,并不是县城里的。对城里的事知之甚少。”

  “这样啊,”玉露一边引着林玉茗走在各种游廊月门间,一边和林玉茗八卦起来。

  “周大官人,是咱们龙溪县有名的俊秀郎君。不过别看他长相年少,其实他已经四十多了。”

  四十多?看来林玉茗猜得不错。不过她只以为对方也就三十五左右吧,这还是她多猜了一些的。本来按照对方的相貌,她觉得顶多三十出头。

  “而且他这人啊,对于貌美的女子,向来都把持不住。加上他又有些家资,所以县城里不少人家的小娘子大娘子,都对他怀着一份痴情。”

  牛的,原来是个海王。林玉茗心里咯噔一下。

  “不过吧,他对每一位娘子,都是真心爱护的。我有个姐妹叫玉珠,之前上元节的时候,还收到了周大官人的一只香囊呢。”

  连丫鬟都不放过,忒没人性了。林玉茗咳嗽一声,

  “玉露,你那位姐妹现在可好?”

  “她之前是在大人面前侍候的,后来就被夫人调去后院,照顾小娘了。”

  “我是说,对于香囊,她是怎么处理的呢?”

  “我记得,她是戴了一日,夫人说味道受不了,她便取下了。后来我有看到她夜里醒着,拿着那只香囊,似乎在翻看吧。”

  “那她身体还好吧?可别犯了相思,愁断肠啊。”林玉茗觉得年轻的小姑娘,被一个情场高手挑逗了,应当是把持不住的。什么为伊消得人憔悴都是轻的,就怕姑娘以身相许了。

  “这个啊,”玉露嘻嘻笑道,把这茬揭过去了。

  林玉茗瞄了眼对方,觉得玉露可能是不想深谈吧。她暗自摇摇头,本也不关她的事。

  “我,我继续跟你说周大官人吧!多年前他原配去世,他便经常往周府抬姨娘,但听说都被他家小郎赶出去了。后来有一次,”

  说到这,玉露看了看周围,没看到什么人,这才小小声地继续说,

  “他又娶了一门妾室。那妾室却是和外面的男人私通,怀了孕,又假装是他的。然后据说是和周大官人的小郎,有一天在后花园观鱼的时候,掉进池子里流产了。周大官人回去后,就把他那小郎狠狠地打了顿,听说差点没给人打死……压根没想到那个孩子是奸夫的。”

  “之后啊,周大官人把那奸夫淫.妇处理了,就再也没往周府抬过什么续弦或者姨娘了。”

  救命!这是什么三俗情节?好精彩啊,居然能在这里听到真实的宅斗文。林玉茗内心的八卦之火也被撩起来了,有一种前世看明星八卦的那种快乐了。

  “他儿子真把那个妾室推下池子了?”

  “怎么会?他家小郎也是咱们龙溪县出了名的纨绔。但这位周小官人吧,虽然好斗鸡走鸟,却从不近女色。而且人我也见过,我觉着比他爹好看!”

  林玉茗懂了。原来玉露不喜欢美大叔,喜欢小鲜肉啊。

  “他们父子真这么有名?”林玉茗随口问了句。

  “是啊,你随便去街上问问就知道了!周大官人呢,姓周名唤禹宁;周小官人,单名一个轩字,”

  “哎哎哎!小娘子你怎么了?”玉露眼看着林玉茗一愣神,磕到了月门门槛上,差点一个跟头栽下去。

  她急急忙忙扶住她,“小娘子,可是有些体虚?来来来,我们先坐会儿,不急不急。”

  林玉茗摇摇头。她表示没事。

  只不过,她没想到,竟是周轩的爹。原来八卦竟在我身边!怪不得觉着眼熟呢。

  见林玉茗眼神清明了,玉露才带着她继续往前走,也不敢再跟她唠了。

  林玉茗虽然还想再多听点八卦,但到底不好意思主动问了。

  “过了这道门,就是我们夫人所在的桂园了。”玉露笑着介绍。

  林玉茗心中产生了一丝仇富的心理。这县令大人的府衙后宅,也太大了吧。

  站在院中,玉露进屋先去通报。

  再次出来,就是另一个女孩子来给她挑帘子了。

  “林小娘子,请。”

  林玉茗踏进县令夫人的厢房。

  当先两边是会客的桌椅,前面是山水挂屏,一侧用屏风隔着里间。林玉茗在那丫鬟的引导下坐了下来。

  又过了几分钟,才有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。

  “你就是林氏玉茗吧?”

  林玉茗正欲起身,县令夫人摆了摆手,走到上首坐了下来,“不必多礼。我听阮县丞提起过,夫君也比较看好你。既然你现在能来这里,说明已经通过初试了。”

  “这次光厨子就要招六名,我已经着何叔安排好了客房。林小娘子,这段时间就住在府上吧。”

  “夫人——”林玉茗忽然出声。

  “怎么?”县令夫人抬眼看她。

  “禀告夫人,民女有个小小的请求,还望夫人允准。”

  “说吧,什么事?”县令夫人喝了口侍女端上的茶。

  “是这样,民女已被前夫休弃,家中有六个小郎尚需喂养,不敢住在县衙。”林玉茗没有抬头,任凭对方打量。她是觉着,反正迟早都要知道的,还不如她自己先说出来。

  “哦?”县令夫人闻,倒是多看了林玉茗几眼。

  “你是说,你已被所嫁夫君休妻,而孩子则全部归你所养?”

  “是的。再加上民女本也不是龙溪县人,唯一的父亲也早在成亲前就已去世,故而孩子们没有地方寄养。民女不敢隐瞒,还请县令夫人恩准。”

  “好吧,那便允你所求,你每日自行回家即可。我多嘴问一句,你现在家住何处?”

  “玉溪村。”

  “这倒有些远。”县令夫人回想了下夫君之前和她商量的,将玉露叫到近前,

  “大人和几位官人,觉得林小娘子的厨艺如何?”

  玉露照实说了。

  县令夫人挥退了玉露后,笑着问了句,

  “坐得惯马吗?”

  “啊?”林玉茗随即点头,“无碍。”

  “那骑马会吗?”

  林玉茗顿了下,“尚不敢托大。可能慢慢骑还行。”其实她心里是有点打鼓的。

  “这样啊。玉露,你等下到后院,找何娘,着她那外甥薛青,之后每日一早一晚,到玉溪村接送林小娘子。这月工钱给他多加一半。”

  玉露领了吩咐,便带着林玉茗退出来了。

  林玉茗还有些晕乎乎的。我的天,敢情这还是专车接送啊。遭了,有点压力了。

  当天下午,那薛青就骑马送林玉茗回了家,认了路,并约定好第二天巳时初再来接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