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六十五章 英雄马上就要出现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虽说约定的是早上巳时初,但林玉茗依旧寅时一过就起床了。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二丫一个小丫头起来给她做事,而她却躺在床上。所以送走了邓丞和二丫后,林玉茗难得有了些闲暇的时光。她本想去林子里采些山货,但几个儿子都把她拦住了。

  老大拉着她的手,“娘,你难得不用这么早就去县城,就在家好好休息呗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娘,你要的东西,儿子们下午都能给你搞定。你就放宽心吧!”老三拉着林玉茗的另一边,拍了拍胸脯。

  林玉茗忽然觉得很欣慰。虽说是便宜儿子,但也不便宜了,毕竟都懂得心疼她这个便宜娘亲了不是。

  “那好吧。娘最近都难得有点空,不如今日我教你们跳一个健身操吧!”

  “什么什么?什么是健身操?”老三激动了,他就喜欢新奇玩意儿。

  林玉茗咳嗽一声,“就是……就是一种强壮身体的功夫。”

  “快快快!娘快教我们,我想学!”老三立马拉着林玉茗到院子里站好,抓了抓脑袋,“娘,你说吧!怎么个健身法,还是怎么个操法?”

  林玉茗无可奈何地看了眼她家老三,点了点对方的额头,“你呀!”儿子,咋能不断句不?

  随后她捏了捏指关节,“我要开始啦!”

  见儿子们都点点头,林玉茗马上让他们都站远些。然后单膝跪地,双手撑在地上。

  “娘,你这是干嘛?你要给我们磕头吗?”老三眨眨眼,绕着林玉茗转了一圈,“这可使不得!做儿子的怎能受母亲如此大礼,我们会被人骂大逆不道的,”

  “噗——”死孩子,是想笑死她吗?

  林玉茗瞪他一眼,“这个是准备动作,你们看着我。娘先做一遍,然后再一步步教你们。”

  “哦——”老三拖长了声调,就见娘忽然站了起来,开始原地踏步了。

  “娘,你怎么不往前走啊?”

  “老三,你闭嘴!”林玉茗深觉儿子再吐槽下去,她就崩不住要笑场了。

  老四扯扯三哥的袖子,“哥,看娘做完嘛!”

  “好吧!我就给我的胞弟一个面子!”老三一跃攀到了亲亲老四的肩上。

  林玉茗走了两小节后,就开始又唱又跳起来,

  “立正站好看这里,太紧张的先稍息;英雄马上就要出现,最棒的人得第一!”

  “加油加油打打气,我给你人工呼吸……”

  “……红豆,大红豆,芋头!绿豆,粉圆,米还嫩;花生,爱芋,和鲜草;芋圆,混沌,小汤圆;清冰,糖水,牛奶冰……”

  等她一曲《挫冰进行曲》跳完,几个儿子都傻了一样看着她。这还是他们生平第一次见娘亲这么精神!

  看着四个儿子都瞪圆了眼睛,林玉茗叉了叉腰,歇口气,“怎么了你们这是?很难吗?”

  老二咽了咽口水,“娘,你不累吗?”其实他想说,娘,这样很不注意形象唉。但娘下河捞螺蛳好像也没注意形象……

  “是有点!毕竟好久没运动了……”林玉茗扭了扭腰,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欢乐?要不要跟着娘来一遍?”

  几个儿子互相看看,果然还是老三最先做了一个,“英雄马上就要出现”的动作,“娘,我是不是英雄!”

  “你是个小狗熊!”林玉茗憋不住笑,白了她儿子一眼。

  “你不是说英雄马上就要出现吗?那我做这个动作,就是英雄来了啊!”老三不服气。

  随即上前拉住娘亲的袖子,“娘,我想学!看起来好开心!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林玉茗又指了指其他三个儿子,“你们三个呢,要不要学?”

  老四立马站到了三哥后面。老大和老二再互相看看,大狗子咳嗽了声,“娘!你先教弟弟们,我们先看看,先看看……!”

  这个什么健身操确实很欢快的样子,但是,但是,好像不符合爹爹教他们的“行事要稳重”的要求啊。

  林玉茗也不再劝,她就又原地开始跳。

  老三很快跟着她吼,“红豆,大红豆,芋头!”

  林玉茗喊一句,他就跟着喊一句,喊完了还咂咂嘴。听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。

  教了几遍后,林玉茗就累得直不起腰了,瘫在了躺椅上。

  看着老三和老四还很兴奋地用其中几个动作,互相比划来比划去的,林玉茗觉得,这回这个学会了就算了,不能再教这种类型的了。下次有空还是教广播体操吧,广播体操可没这么累!

  薛青到的时候,就看到林小娘子没精打采地来给他开门。

  但他也不好问什么,林玉茗也没让他进去,就让他在门口等着,她拿点东西就出来。

  等着的时候,薛青听到院子里传来小孩子的喊声,什么“四四,本英雄出现了!还不快快下马受死!”他有些不解,这后半句听着,怎么像说书先生说的词啊。

  但林氏出来后,他到底没好意思问对方,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不是。

  薛青今年约莫十八岁,是个孔武有力的大小伙子。人也很爽直,虽然被当家主母指派了这样的差事,倒也没嫌麻烦。在路上的时候,还给林玉茗讲了些县令府衙的注意事项。

  林玉茗连连点头。抓着薛青的手很自然地攀着对方的腰部,和坐赵珩的马一点都不一样。

  坐赵珩的马她内心其实很紧张,既不想显得过于亲密,也不想真将自己摔下去。要是她也会骑马就好了。

  下马的时候,林玉茗随口问了句,“薛小郎君,骑马学起来难吗?”

  薛青牵着马,在下面虚扶着她。听闻此,虽然不知道林小娘子为何这样问,但还是诚实地摇了摇头,“小人觉得不难。”

  “是吗!”林玉茗若有所思,在现代只能简单地骑在牧民的马上,散散步,看看草原的风景,却并不能真正将马骑起来。

  “怎么,小娘子竟想学骑马?”薛青牵着马进府衙后院,林玉茗跟着往里走。

  “有这个想法,倒不知有没有学骑马的地方?”林玉茗也就是随口问问。男的还好说,但女子想要抛头露面找人教骑马,应该有点难。

  薛青果然摇摇头,“这小的就不知道了。我们是陆府的家生子,自小就要学会驾马、骑马等等,毕竟要照顾好主家。”

  “这样啊。”也就是说,县令大人在当官前,应当也是世家子弟出身。不然一般家庭,如何能够豢养家奴?

  她开始还怀疑县令大人贪赃枉法呢;现在想想,也许是她误会人家了。

  看县令大人那三十岁上下的年纪,估摸着中进士时也就二十出头,也算是年轻有为了,应该是有点真本事的。要是任期满能够调回京城,也算是青云直上了。想来这回那京城派下来的特使大人,说不定就是县令大人的机缘。

  她也得好好争取下,将一百一十两银子都尽力拿到手。毕竟,这也算是她的一个好机会了。

  “咱们县令大人是哪里人啊,薛小郎君?”林玉茗小声地问他。打听一下县令大人的籍贯,说不定做菜的时候可以投其所好呢。

  “咱们大人是越州府诸暨县人氏,你问这个作甚?”薛青回头看她一眼。这小娘子昨日什么问题都没有,今日问题倒是蛮多的,还好这些问题都是属于可以回答的范畴。

  “不瞒小郎君,我是想着知道了县令大人的籍贯,若是有机会,做点大人家乡的菜……也让大人选主厨的时候,多考虑考虑我嘛!”林玉茗也不瞒着对方。

  听到这样诚实的回答,虽然有些势利,但薛青居然笑了,“小娘子倒挺聪慧的。咱们县令大人平日好吃鱼。”

  “真的吗?谢谢,谢谢!真的谢谢了,这可太好了……”林玉茗连连道谢。

  薛青倒被她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小的等下栓了马,就带你去后厨。”

  林玉茗连声道好,之后就一路安安静静地跟着对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