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六十七章 想拜她为师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阿扁带林玉茗等人在后厨熟悉了一圈后,便交由他们自己在各自的灶台做菜了。

  虽说那三处灶台临时搭在后院,但也都是五脏俱全的。林玉茗从个人的角度来说,觉得后厨的环境还挺好。至少干净整洁,井井有条。

  而且他们只是在外边做菜,但清洗料理大半还是在屋内。主要是屋中没有地方可以处理灶台的烟火了,只能搭在外面。

  许叔也是个很和气的人,虽然年纪看上去有些大了,但那姿势那手法,真不愧是县衙的大厨,竟让林玉茗恍惚忆起了她前世的外公。

  自从六人两两分组后,余小珪真的就没离开过她。

  “我如厕你也要跟着吗?”林玉茗抚额。

  余小珪嘟嘟嘴,“林姐姐,你是不是不喜欢小珪啊?”

  “你哪里看出我不喜欢你了?”林玉茗觉得好笑。

  “你不喜欢我跟着你。”余小珪有些难过。

  林玉茗叹口气,“你看起来也不小了哇,怎么还这么黏人?”目测余小珪有一米七五了,看着很高。

  “我没有娘……看着林姐姐很亲切,就想跟着你。而且,其实我今年才十三,”余小珪低下了头,但很快他又高兴地抬起脸来,“不过爹爹说了,等我到了二十岁,就会成为真正的大人了。”

  “……什么,你才十三岁?那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林玉茗自动忽略了对方把她当娘的想法。她儿子已经够多了。

  “爹爹跟陆伯伯说好的。”哦。原来是关系户啊。

  “那你按照我说的好好准备,这段时日你想学多少就学多少,如何?”其实林玉茗觉得,做菜没有什么偷不偷师一说,有人愿意学,那她教一教也是无妨的。再说了,余小珪除了有些黏人外,她还是非常喜欢的。

  “那我能不能拜林姐姐为师啊?”余小珪用他真诚的大眼睛看着林玉茗。

  “再说吧。我真的得去如厕了,好吗?”林玉茗挥挥手,就溜了。

  余小珪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孩子,他喜欢做菜是真的,但他问题多也是真的。林玉茗只不过刚做了一道松鼠鳜鱼,就被余小珪打翻了话匣子,各种问题层出不穷。

  “这道菜为什么叫松鼠鳜鱼,但是却没有松鼠肉呢?”

  “……”鱼香肉丝也没有鱼香,夫妻肺片也没有夫妻,佛跳墙更没有佛……不过林玉茗不能直说。这些名菜在前世出现的年代,大部分不是很早,或者说有记录的时间都比较晚,她也不知道这个时代到底有多少名菜已经出现了。

  那天,虽然给县令大人他们报了一大串菜名,但其实也有一部分是欺县令不识蜀地。毕竟,若是懂蜀地菜肴的话,也就不会邀唐监院来了。

  “这个鱼肉是怎么切的啊,怎么堆得这么好看?林姐姐你切得好快!我都还没看清呢,你就弄完了。”余小珪只看到林玉茗横着切,斜着切,一会儿就切完了。

  这个刀法呢,需要一回生二回熟的,不是看几眼就能学会的。

  “为什么要用青梅汁呢?”

  因为没有番茄嘛,只能用青梅汁兑糖水试试,带个酸甜味。要是有酸枣和山楂也可以试试,但是那两样还不是这个季节的水果,林玉茗只能退而求其次。

  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?”

  为什么?

  林玉茗被为什么打败了。她去厕所歇歇脚,顺便找个地方掏掏耳朵。

  大户人家就是大户人家,如厕的地方在竹林中。虽然蚊虫很多,但是胜在臭味都被竹子的清香掩盖了。

  中午的三道菜其实已经做完了两道,还有一道林玉茗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。正在炉子上熬着呢。

  绕着这片竹林往另一个方向慢慢走着,林玉茗呼吸着林中的氧气,觉得心情舒畅了好多。

  等她出了竹林,回到后厨的时候,发现那个戴着面纱的汤月月好像也出去了。陶大娘子便过来和林玉茗说悄悄话。

  “玉茗啊,今日你做了些什么菜啊?”

  林玉茗正想回她,余小珪就抢着说了,“林姐姐今日做了松鼠鳜鱼和雪梨坨子肉,还有一道汤。”

  “唉,你这孩子。大娘就是随便拿个话开头,”陶大娘子笑笑,她对着林玉茗叹口气,

  “那位汤小娘子问她什么,都爱答不理的。唉。”

  林玉茗没有接话,“没事,大娘。反正许叔说了,中午和晚间你们只要负责一道菜就行了。你把自己的分内事做好,准没错。”

  “也是,咱不过是拿钱办事的人,想那么多干嘛。”陶大娘子笑笑,又回去处理食材了。她问也问了,汤月月不说她就当她默认了,反正汤月月也没说她处理得有问题。

  林玉茗将砂锅里所有的食材都捞出来,只留汤汁。待鸡胸肉稍凉一些,将其撕成一条条的鸡丝。

  “小珪,你去把那肉切成丝。”林玉茗用下巴点点案板另一端的火腿肉。

  余小珪的刀工还是挺好的,很快就切完了。

  林玉茗将鸡丝和火腿丝一道,重新放进鸡汤中,撒上一点盐,倒入水淀粉。

  然后将汤汁淋到已经用沸水烫熟的莼菜上,这道西湖莼菜羹就完成了。

  林玉茗用筷子蘸了点莼菜羹的汤汁,支到余小珪的面前,“抿一口。”

  余小珪伸出舌头,轻轻舔了舔,眨巴眨巴眼睛,“真爽口,还有股清冽之意。”

  “小嘴挺会说的嘛!”林玉茗笑笑。

  “那是自然。林姐姐愿意收我为徒了吗?”余小珪眨巴着真诚的大眼睛,又逮着机会问她。

  林玉茗高深莫测地笑笑,“再说吧。大概等下香儿就会来传菜了。”

  随意地坐在花坛上,林玉茗等着县令大人和县令夫人,对她中午做的菜的反馈。余小珪竟然安静地坐在她旁边,没有打扰她。

  林玉茗还有些不习惯,“怎么了,小珪?”

  “林姐姐,你是不是觉得小珪很吵啊?”

  “那肯定没有啊。我有个儿子,和你一样的性格,不过没有你好学。我觉得他的性格很好,你的也很好。更何况,你也没去吵别人啊!”林玉茗笑笑。

  “林姐姐竟然夸我好学。”余小珪捧着脸,笑了。

  “林小娘子,林小娘子。”香儿的声音由远及近,很快冲了进来。

  林玉茗赶紧站起来,“香儿,怎么了?是不是菜不合胃口啊?”

  “不是,不是。”香儿喘口气,这才说道,

  “夫人,请你过去明轩一趟。”

  林玉茗便跟着香儿前往明轩。竟还是那日县令等人品尝菜品的地方。

  桌上坐着县令陆景生和他的夫人,另外还有个小女孩。林玉茗估摸着,这应该是县令大人的女儿吧。

  请过安后,县令夫人指着桌上的莼菜羹,

  “这道莼菜羹是你做的?”

  “是民女做的。”林玉茗俯身。

  “你为何会选这道菜?”

  “民女只是觉得莼菜正当时。”

  莼菜是春天的味道,她本来只是随口问了问阿扁。没想到这里真的种有莼菜。

  “你做的莼菜羹很地道。甚至比我娘亲还做得好吃。”虞氏叹了口气。

  “都说见莼菜而生莼鲈之思,原来夫人是杭州府人。”林玉茗低头,“让夫人心生思乡之情,民女纯属无意。”

  “无妨。实在是你做得非常地道罢了。我原也没想到,竟能在此地喝到如此正宗的莼菜羹。我还得谢谢你呢,林小娘子。”虞氏用帕子擦了擦眼角,又笑着对夫君陆县令说道,

  “往日你做决定时我从未干涉过你,今天我倒想替林小娘子美一句。”

  陆景生握住虞氏的手,“夫人,你说的哪里话。这林小娘子竟也能得到你的一句赞美,也算是她的福气了。”

  “林小娘子,你先退下吧。玉露,带她去何叔那里领赏。”陆景生挥挥手。

  意外之喜啊。林玉茗拿着手中的二两银子。在县衙当差就是好,不仅薪资丰厚,还有外快可以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