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六十八章 选为主厨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林玉茗每天都可着劲做那六道菜品。八大菜系知名的菜,她能找到食材的,基本上都试了一遍,不过主要以淮扬菜、川菜和鲁菜为主。

  淮扬菜精细,京城里的达官贵人应该会喜欢这种类型的;鲁菜呢,北方菜系,特使大人若是想念京城的味道了,应该也可以满足;至于川菜,那就是针对西南王世子了。

  这样大约过了十来天,林玉茗每日按量完成菜品,从不重复,倒也做了六十来道菜了。最先前几日,其他两组还能跟上她的速度,每日做出六道菜品。到得后几天,因为想不出新的菜,只得把之前做的菜又挑着做一遍。

  只一天的话,县令大人还觉得可能是要求太高了,便减少为每日三道。可即便如此,丁易春也最先跟香儿提出了,自己愿意退出。他实在做不出什么新的拿手好菜了。

  随后是汤月月,她也表示尽力了。

  这下县令大人不得不亲自将三个人,都叫到了明轩问话。

  丁易春一来就跪在了地上。汤月月低眉敛目,请了安就在一旁安静地站着。唯有林玉茗行了礼后,泰然自若地询问县令大人,所为何事。

  “本官见这两日有重复的菜肴,便想问问是怎么回事。”陆景生坐在上首,不紧不慢地问道。

  丁易春头低着,“大人,小民的拿手好菜有限,实在想不出新的菜品了。还望大人恕罪!”

  “汤小娘子,也是如此?”陆景生看向汤月月。这小娘子是望月楼楼主的女儿。

  望月楼是龙溪县知名的酒楼,他之前虽有听闻,但这次县衙选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汤月月。据传这汤月月是因为长得太过倾城,故而一直以面纱遮面,从不轻易示人。

  汤月月点了点头,面纱随风轻轻飘荡。那双眼睛,确实很美。陆景生及时收回了目光。

  “那林小娘子,你有什么话说?”陆景生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人选,但他一直没有下决定的原因,就是听说这林氏是被休弃的。

  而且他也派人查过了,林玉茗被休的原因是有伤风化。

  “民女没什么话好说。大人说什么,民女就做什么。如果还要做六十道,想来是不成问题的。”这不是林玉茗吹,她六岁时就开始背菜谱了;八岁时就踩着凳子,站在灶台前了。

  “你既然有此手艺,为何你被休妻前,不曾让人知道你会做菜,还做得如此之好呢?”陆景生不怒自威的样子,还是让林玉茗有些压力的。古代当官的官威,现代人基本上是没有的,至少林玉茗不容易碰到。

  “回大人话,我想大人既然知道我被休弃了,肯定也知道我有六个孩子的事吧。在生下第一个孩子之前,民女要为父亲和公公守孝。之后相继生下六个孩子,也一直在怀孕和坐月子之中。不经常下厨当然也是这个原因。”

  “再者,即便我告诉我前夫又能如何,我只不过下河捞个鱼,就被斥为有伤风化,若是我再想抛头露面出来当厨娘,那岂不更是有失体统。而且,‘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’,若是让赵家二伯娘知晓……民妇实不敢深想。”林玉茗的回话条理分明,清晰可辨,一点也没有隐瞒的意思。

  不过她内心还是有点愧疚的。不好意思了,赵珩,我不是故意找你背锅的。实在是,我毕竟不是原主,总得把这个差异圆过去。

  陆景生点点头,倒是和他知道的一般无二。林玉茗的理由也说得过去。

  “那你如今为何又敢了?”陆景生当然也查到了,林氏之前一直被赵珩的二伯娘磋磨的事。

  “大人,若您父母双亡,举目无亲,还得养活六个亲生骨肉的时候,就谈不上什么敢不敢的了。我们是求生,没有选择的余地。”林玉茗苦笑。当然,这话半真半假吧。

  陆景生扣了扣桌子,似乎相信了她的说法。

  “若你被选为主厨,之后要跟着夫人一段时间,学习一下礼仪。万一之后特使大人要你近前见礼,你不能丢了我龙溪的脸面。”

  “那恐怕要麻烦夫人了,民妇愚钝。”林玉茗拜首。

  陆景生似笑非笑,“我看你倒不算笨,还是蛮会说话的。你识字是不是?”

  “识得几个字。我前夫曾在龙溪书院求过学,守孝的那几年他教过我一些。”

  “不错,很好。汤小娘子,丁师傅,若你二人无异议的话,本官便命林氏玉茗为主厨了。往后你们二人都要听她吩咐,由她来选菜品。”陆景生挥了挥手,将丁易春叫起来站着。

  “小民无异议。”丁易春低头。

  汤月月略一欠身,“小女子……也无异议。”

  “那便这样吧。你俩先下去,本官还有话要跟林小娘子说。”汤月月便跟着玉露出去了,丁易春也紧随其后。

  玉露很快又进来了。在自家大人的吩咐下,给林玉茗端了个凳子。

  林玉茗道一声“多谢县令大人”,便坐了下来。

  “不知县令大人还有什么事要吩咐?”

  “若是特使大人一行前来,本官算着日子,应该就在端午前后,可能会待个三日左右。你最近好好拟一份菜单,把每日的菜品都选好,按照八菜一汤的形式挑选。也不用顾忌食材,只要当季的,本官都能派人给你弄来。”

  “这没问题。”林玉茗点头应了。

  “夫人每日午睡,申时初刻醒来,你到时候随玉露过去见礼。她会给你好好讲一讲两位特使大人的事情的,忌口什么的之类也会告知于你,你要牢记于心,切不可弄错,否则小命难保。”陆景生眼神带上了威压,林玉茗深知她就是只蚂蚁。

  之所以现在陆县令还对她礼遇有加,全凭她一手好厨艺。要是到时候在特使大人面前出了岔子,那她就是弃卒,不会有人在意她的小命的。

  “这个民女明白。民女别的不敢保证,记性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”

  “你知道利害便好,下去吧。玉露,送送林小娘子。”陆景生挥了挥手。

  林玉茗便退出去了。

  玉露走在她旁边。这么些日子,她也熟了。

  “林小娘子,你别看咱们县令大人,刚刚说话的口气有些强硬,其实他啊是为你好。这趟差事办好了,特使大人会有奖赏,咱们县令大人也不会亏待你的。但是可千万不能出了岔子,那可是要掉脑袋的。到时候就算我们大人想救你,也是人微轻,说不上话的。”

  边说着玉露还缩了缩脖子。

  林玉茗笑笑,她当然知道。“谢谢玉露提醒我。”

  “这算什么,我早就看好你了。那日余楼主说要你去望湖楼做他的掌勺,我就觉得你肯定会是最好的那个。”

  “怎么,玉露你也知道余楼主啊?”林玉茗随口问道。

  “那是自然。我们县令大人和余楼主可是从小一块长大的。”

  “那也就是说,余楼主也是越州府人了?”

  “是的。不过你别看余楼主虽然年轻,也有三十来岁了,和我们大人差不了两岁。我们大人,夫人和余楼主都是青梅竹马。大人和夫人都结亲十多年了,不过余楼主倒并未娶妻……”玉露惊觉自己说漏嘴了,赶紧眨眨眼,把剩下的话吞了下去。

  “那小珪?……”林玉茗倒没注意到玉露的异样。这几日的相处,她真心喜欢上小珪这个孩子了。

  “余小郎君啊,他是余楼主的养子。我看他挺黏你的,还以为他已经跟你说过了呢。”玉露捂着嘴,笑着说,“余小郎君虽然是养子,但他性子挺好的。不像有些人家,养子都有些阴鸷的。”

  这倒是。要不是玉露告诉她,她倒没想到小珪是余楼主的养子。那要是有空,收个徒弟好像也不错,反正小珪已经跟着她学了不少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