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六十九章 又见柳依依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林玉茗在水井边洗了把脸清醒一下,然后赶紧往县令夫人所在的桂园过去。

  这几日都按照县令大人的吩咐,每日于未时正到桂园报道。

  县令夫人先是给她讲了下西南王世子,和户部那位官员相关的事,包括这两位到江南巡视主要是来干什么,他们的官阶是几品,他们的随行人员有多少,京城里的风貌,两位大人可能有的忌口和忌讳,见到这些大人要如何应对,等等。

  林玉茗确实受益匪浅。而且她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,出身世家确实是一种先天的优势,就像县令夫人。她本是杭州府人,陆县令到杭州的书院求学时认识了她,两人互生情愫。她一行了及笄之礼后,便嫁给了陆县令。两人家世相仿,可谓门当户对。

  怪不得从第一次见到虞夫人,就觉得对方处事落落大方,进退有度呢。

  许是那日林玉茗做的莼菜羹,县令夫人太喜欢了,那之后林玉茗在香儿的提示下,又做了不少的杭帮菜,例如西湖醋鱼、宋嫂鱼羹、八宝豆腐、油焖春笋、糖醋排骨等,虞夫人就彻底被她的手艺俘虏了。

  连带着对她的教导也上心了不少,甚至还将午睡的时间缩短,每天于未时正就醒来,着她过去。

  林玉茗心中那个泪流满面啊,夫人,真不必如此上心的。她也想多偷偷懒午觉多睡会啊!

  宝珠看到她来了,立时就迎了上来,却在唇上做了个嘘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林玉茗悄悄地上前问道。

  宝珠压低了声音,“夫人刚刚醒来时有些头疼、晕眩,我已经着阿青去叫大夫了。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。”

  “那现在怎么样了?夫人没事吧?”林玉茗也表现得很是紧张。

  宝珠摇摇头,“睡前还没什么的,不知为何突然就……我也不懂,还是让大夫来看看为好。”

  “那倒也是。”林玉茗点点头,“宝珠,那我还要进去吗?还是我就在这里等着,”

  其实林玉茗是想问,她是不是可以走了。别怪她这么想,县令夫人身体有恙,她一个厨娘总不能越俎代庖上去诊断吧。虽说摸摸脉她还是可以的。

  宝珠正想说,那要不现在你先回去吧。就听屋中传来了夫人的声音,“宝珠,宝珠,”

  宝珠急急忙忙跑了进去,很快又出来了,“林小娘子,夫人唤你进去呢!”

  林玉茗只好跟着走进去。夫人也太敬业了吧!

  屋中有一股淡淡的桂香。县令夫人喜欢桂花,不仅这院子里种了不少的桂树,屋中熏的香也多是桂香。但却不像真正的桂花那般浓烈,像是冰镇了的奶油似的,带着一股清冽之意,闻上去让人舒爽不少。

  林玉茗绕过屏风走到里间,就看到县令夫人正躺在小榻之上,确实是刚刚午睡醒来的样子。

  她欠了欠身,问了安。

  虞兰心笑着让她坐下,“今日我精神有些不济,听宝珠说,还未来得及跟你说一声,你已过来了。我便想着,不如你复述一遍这几日我教你的那些,我且看看你记得牢不牢。”

  ……不会嫌她吵吗?林玉茗咳嗽一声,便缓缓复述起来。

  虞兰心听得连连点头。

  这林氏玉茗有时候看着,真不像一位出身农家的小娘子。她的厨艺,似乎连杭州府最好的酒楼大厨都比得过;她说话的语气声调,也没有寻常农妇的那种畏首畏尾,似乎从最开始,就并不惧怕她这样的官家夫人。

  按理说,一般的平头老百姓见到官家人,要么就是可着劲地奉承,要么就是唯唯诺诺胆小如鼠,深怕触了官家的霉头,但林玉茗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,似乎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态度变化。

  但她又确实是一位出身农家的小娘子,这一点夫君早已查证过。户籍,来龙溪的缘由,被休的原因等等,都和林玉茗本人所说的一般无二。

  虞兰心有时也是奇怪,为何这样两种完全相反的感觉,竟能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。

  但她与林玉茗的相处还是挺好的,毕竟不骄不躁的人,总能让人心生喜爱。

  “夫人,”银露从屏风后走了出来,唤了一声。

  林玉茗停了下来,和虞夫人都望过去。

  “大夫到了,正在院中。是否现在就请进来?”银露垂首问道。

  虞夫人指了指宝珠,“去吧,请潘大夫进来。”

  林玉茗等宝珠出去后,忽然问了句,“夫人,请问我是否需要避避嫌?”

  虞夫人笑笑,“不用,你坐着就好。是惯常来府中看诊的女大夫。”

  林玉茗便坐着不动了。很快宝珠带着两个人进来了。

  “夫人好。”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刚落下,很快另一个声音就响起来了。林玉茗觉得这道声音有些耳熟,她抬头望了过去。

  竟是柳依依。

  对方跟在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大夫后面,正提着药箱。

  “银露,端个凳子来。”

  那位女大夫依坐了下来。柳依依将药箱在榻边的几案上打开。

  那女大夫便询问了些先时的情况,然后又把了把脉。柳依依自始至终都恭敬地站在后面,目不斜视,一声不吭。也没发现坐在屋中的竟然是熟人。

  林玉茗觉得这也不奇怪。柳依依走的时候,还矜持地说,若将来有事,可上邵氏药堂寻她。没成想,一朝林玉茗和邵氏药堂的大郎成了熟人,如今还到了县令的府上应差。

  女大夫一一询问了县令夫人最近的饮食,以及睡眠等情况,又问了最近几次葵水,分别是什么时候来的。这些,宝珠都如实告知了。

  “夫人,老身觉得,夫人是有喜了。”潘大夫斟酌着说道。

  虞夫人立时露出了惊喜的神情,“真的吗,潘大夫?我真的有喜了?”

  “夫人,脉象确实不甚滞涩,只是,有些弱。恐是时间太短,若要确认,还需一个月左右。”潘大夫非常谨慎。女子是否怀孕,一般两月之后把脉较准,如今只有一个多月,她不敢妄下结论。

  “那多谢潘大夫了,麻烦下个月你再来一趟吧。此事你先不要跟大人说,若是空欢喜一场不好。”虞夫人叮嘱一句。

  “夫人说哪里话,老身下个月再来便是。您说的我都记下了。我先给夫人开点安神的药,若是再有头疼晕眩,可着薛小郎君来唤我。”

  虞夫人点点头。潘大夫便到桌前研磨,准备写张方子。

  这时柳依依才跟着转身,随即终于看到了林玉茗。

  大概是不相信,林玉茗竟然能坐在县令夫人的厢房中。柳依依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。林玉茗便仰起头,对她露出了八颗牙齿的羞涩笑容。

  自从她被休后,每日到县城里就把发型换了,不再梳那妇人发髻,换了个轻便的。反正县城里也没人知道她有六个儿子,如姨和邓丞哥更不会多说。而且,那日何大娘子先支付了三十两银子后,林玉茗立即就去订做了两身换洗的衣裳。

  俗话说,人靠衣装马靠鞍。加上如姨调制了不少美容养颜的药膏,经常拿给林玉茗敷,林玉茗的气色绝对好了不止一个度。

  如今的林玉茗,和两个月前的林玉茗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了。柳依依认不出是一回事,认出了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是一回事。

  潘大夫都走到桌边了,才发现柳依依还没跟上,“依依?”

  “唉,师父,”柳依依三两步走过去。

  在给师父研磨的过程中,柳依依还不时看林玉茗两眼。

  谁知林玉茗根本没把她当回事,露出了八颗牙齿后,就坐在凳子上养神了。虞夫人也没管她,宝珠更是不会来说她。

  以至于潘大夫将方子交给宝珠,带着徒弟告辞往外走时,柳依依都有些晕乎乎的。

  出了陆府,潘大夫上了驴车,嗔怪地看了眼自己的徒儿,

  “依依,今日是怎么回事?可知县令府上怠慢不得。”

  “依依省得的,就是,”柳依依不说话了。林玉茗今日给她的打击太大了。

  原先在玉溪村的时候,林玉茗穿着什么的都太农妇了,一点都上不了台面的样子。再加上对方问她要诊费,给她留下了一个市侩的印象,以至于她从头到尾都觉得是司鹿哥哥瞎了眼,才会看上林玉茗这样的人。

  如今两月没见,林玉茗竟然变得如此光鲜亮丽,至少衣衫整洁,肤色也很健康,精气神非常不一样了,和之前的样子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。甚至让柳依依引以为傲的,可以让司鹿哥哥另眼相看的容貌,似乎都有些逊色了。

  啊不!我怎么能这样想呢。司鹿哥哥岂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。柳依依摇摇头,极力想把林玉茗现在的样子从脑中去除。

  潘大夫忽然握住她的手,给徒儿把了把脉。

  没什么问题啊,依依这是怎么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