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章 余楼主这是作甚?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1 05:03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距离端午节还有半个月的时候,陆县令就得到上峰召集去了一趟州府,从知州大人那里得到了准确的消息。

  特使一定会来他们州府巡视的,目前确定的,是肯定会去雄安县,因此,顺道来龙溪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。毕竟致仕后的韩大人在他们龙溪开了个书院,那位户部来的副使作为朝廷命官,绕过韩大人的可能性不太大。

  陆县令回来就把林玉茗叫过去,耳提面命了一番。这几天他们基本上已经确定了三十道菜,只需要再确定二十四道即可。当然这其中被选剩下的,又从中挑选了不少菜作为备用。陆县令的担忧不无道理,万一特使大人要多待两日呢。

  不过她只要把菜单拟好,呈给陆县令过一遍,由陆县令决定用与不用即可。陆县令非常谨慎,每一顿都按照三道蜀地菜肴,三道北地菜肴,再加两道龙溪当地的美食进行挑选。

  汤月月和丁易春非常擅长本地菜,所以龙溪的菜基本从他俩做的菜品中选。林玉茗似乎很擅长大菜,这点陆县令虽然一直有怀疑,但到底觉得,只要能把接待特使的事情办好,不出岔子就行了,也便没有过多询问。

  选好的菜品,林玉茗自己的她可以忽略不计,汤月月和丁易春的菜品她都会把一下关。于口味和食材上,林玉茗都尽力从她的角度给出一些建议。

  这点真要感谢她前世的外公,外公不仅仅是个厨师长,还是个喜欢研究菜品文化的学者。在他老人家的熏陶下,林玉茗耳濡目染地对各种食材,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。当然,其实仅仅站在今人的角度上,也可以对古人的菜品品评一二了。

  陆县令在这件事上,对林玉茗的信任度非常之高。基本上林玉茗要什么食材他都尽力找来,提出的建议也是思考再三后,都最终采纳了下来。故而林玉茗也多用了三分心,也想帮陆县令在特使大人面前挣个好的表现。

  这也是她跟玉露和宝珠熟了后,这两个丫鬟告诉她的。

  陆县令二十四岁就中了进士,但在京城中待了一年,才得到一个下放中县的机会。

  这大胤朝的县城是分等级的,按照最好的从上往下分为十级。

  赤县、畿县是前两等,也是肥缺中的肥缺,一般是当朝官员中前三品的门生才有机会,而且大都是世家子弟;望县、紧县为中等,一般是当年科考排名靠前的去处;至于排名靠后的、地方上的士族豪绅,就只能被调去上县、中县了;而寒门出身的子弟,完全不敢想,只要有地方可去就谢天谢地了。

  陆景生虽出生于越州府的世家,但陆姓在朝廷上根本不入流。而且他虽然年纪轻轻就中了进士,但排名也并不靠前。所以这个中县的机会,也是各方走动才拿到的。

  之后陆景生就带着虞夫人去了绛州府的绛县,在那里干了三年。而且刚刚进士及第的陆景生很有干劲,年轻的后生嘛,都是如此,把绛县治理得非常好。以至于上峰来视察的时候,都有些惊讶。

  好在陆景生运气还不错,虽然没有升任,但也平调到了龙溪。龙溪属于望县,是县城中的第五等,其实某方面来说也算是升迁了。

  而陆景生今年已经三十岁,再有一年龙溪县的任期就满了。若是这回能得到这位户部大人的赏识,那么升迁或者调往第一二等的县也不是不可能。所以陆家私下出了不少钱,来为这次特使大人的到来做准备。

  说来,陆家是真的很有钱。陆景生原籍越州府诸暨县,龙泉在这个时代就属于诸暨,所以陆家沾了不少冶银的地利,成功跻身越州府一等世家。

  林玉茗再次为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愧疚,虽然她没看出来陆景生治理县城的才干,但好在县令他家的钱并不是搜刮民脂民膏得来的。

  距离端午还有一周左右的时候,林玉茗和陆县令终于将菜品确定完毕。前三天的菜品都非常完美,后几天备用的也已尽可能完善。

  “这几日本官除了公务,再就是要看选出来的伶人编排的舞乐,没甚时间过来了。本官便将唐监院和另两位你已见过的郎君,都请了过来,这几日你便和汤小娘子,以及丁师傅,把咱们选好的菜做给这三位品尝。也听听他们的意见。”

  林玉茗跟在陆县令的身后,边走边恭敬地听着对方的吩咐。

  今日一早到了陆府,县令大人居然就在侧门边等她。着实把她吓了一跳,这可使不得。还好陆县令明说了,是早上东街出了点事,他刚处理完毕回来。

  随陆县令穿过花厅,两人就到了后边的明轩。林玉茗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桌边的唐监院,以及仍旧靠在美人靠上的周轩他爹,和小珪他爹。

  三人一看到陆县令过来了,俱都站了起来行礼。

  林玉茗也跟着点了下头。周轩他爹朝她笑了下,露出了风流公子哥的气派,林玉茗看得一阵牙酸。小珪他爹则明显一副熟稔的样子,朝着林玉茗亲切地笑了笑。那眼神仿佛在说,多谢她林玉茗这些时日对小珪的照顾了。

  “林小娘子,他们三位的意见回头你转告本官,届时我再决定。”陆景生对着三人依次点了点头,“就有劳各位了。本官还有公务要忙,这便要去县衙了。还望三位恕本官无法相陪,且请自便。”

  “大人说哪里话,折煞我等了。”唐监院连连摆手。

  “陆大人,请问我方便在这见见我家小珪吗?”余楼挑了挑眉。

  陆景生瞥他一眼,“那是你小郎,你想见便见,何须问我。”

  “我儿这不是在陆大人的府上应差嘛,总得听听主人家的意见不是。”余楼摇头晃脑地。

  “那也是我侄子,我还真能把他当下人使唤啊。再说了,什么应不应差的,不是你非要把他送过来吗?”陆景生无语。

  “唉,我这不是想着给小珪找个好师父吗?”说着余楼望了一眼林玉茗。

  林玉茗只当没听到,并不作声。

  “好了,有什么事你着玉露前去便是。我先走了。”说完陆景生便离开了。

  余楼当即走了过来,对着林玉茗竟然深施了一礼。林玉茗避让不及,只得受了。

  “余楼主这是作甚?折煞民女了。”

  “小可这是代子行礼,多承林小娘子这些时日,对我家小珪的悉心照顾了。他素日于厨艺一事上有些痴迷,如今能得到林小娘子的教诲,当真是他的福气。”余楼辞恳切,也少了他和陆景生斗嘴时的那股玩笑之意。

  林玉茗听得出对方话中真切的感激之情,她摇摇头,“余楼主重了。有人想学,我便一教,又有何妨。再说了,小珪非常懂事,而且悟性很高,谁会不喜欢他呢?”

  “那林小娘子这是答应,做小珪的师父了?”余楼忽然就明白了林玉茗的意思。

  “若是余楼主不嫌我一介农妇上不得台面,收小珪做徒弟还是无妨的。不过此事咱先不提,容日后有空再议。现下我便要去后厨了。还希望唐监院和两位郎君,稍后多多指教。”林玉茗欠身施礼。

  “好好好。那林小娘子先去忙吧。”余楼主做个请字。

  另两位也都点头致意,林玉茗便离开了。

  请余楼主过来她还能明白,毕竟余楼主是龙溪县第一等的酒楼,望湖楼的东家。据说余楼主喜好天下美食,这望湖楼已经是他开的第三家了。还有两处分别开在越州府和杭州府,日日都是人流如织,高朋满座。

  但是这请周轩他爹来,是为什么呢,林玉茗有些不明白。

  算了,这些事不是她一个农家小女子能弄得懂的,就先不想了。她还是争取让这三位贵客都满意吧。

  陆县令已经答应她,若是这几日三位都很满意,菜品没有大的变动,那么端午节之前可以给她放一两天假,着她好好回家休息一番。她真的已经迫不及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