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一章 滋味曼妙得很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2 14:32:1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林小娘子,听说这两日周大官人都要在府中品菜,是吧?”玉露又溜达到了后厨,悄悄地凑上来和林玉茗说话。

  平日自家大人去了府衙处理公务,她不能跟着同去,自然就有了空闲,又因她是大人的贴身侍女,府中除了何叔和何大娘子,也没有人管她。夫人对她是很放心的。

  玉露便随着自己的性子四处溜达,听些八卦小道。

  林玉茗偏头笑看她一眼,“怎么,你的那位姐妹想见见他?”

  “……林小娘子,你怎么知道的?”玉露睁大了眼睛,有些惊讶地问道。

  林玉茗噗嗤一声笑出来,这有什么难猜的。上回玉露给她讲了周轩他爹的八卦,其中不是提到了她的小姐妹玉珠吗?

  玉露见林玉茗笑她,捂着嘴捶了捶对方的手臂,“你可别笑我。我就是替玉珠来问问的,看能不能在明轩看一眼周大官人?”

  林玉茗摇摇头,“不行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玉露不高兴了,又凑上来,“咱俩关系都那么熟了,你就帮帮我姐妹呗,就当是帮帮我嘛!就远远地看一眼就行。”说着还摇了摇林玉茗的臂膀。

  “我要是帮了她,那就是害了她。”林玉茗非常有原则,“夫人也知道玉珠,欢喜周大官人吧?”

  “唉?你怎么知道?啊不是,”玉露再次捂住了嘴。

  林玉茗看向对方,“你和玉珠是同一时间进府的,一开始你在夫人面前侍候,玉珠在大人面前侍候。之后夫人有了女儿后,府中又来了宝珠和银露,夫人身边留下了宝珠,将银露派给了小娘。”

  “后来嘛,你的姐妹玉珠在大人身边,常常见到周大官人,于是心生情愫。但正如你所说的,咱们县城,谁没听说过周大官人风流的名声呢。夫人心疼玉珠,便将她调到了小娘身边伺候,把你放到了县令大人面前。”

  “我说的可有误?”

  “你都知道了啊?”玉露叹口气,“我和玉珠是从夫人嫁进陆府,就跟在身边伺候的。一晃也十多年了,当年我俩还是俩个小丫头呢,所以一直感情都很好。”

  “后来有一天,她告诉我,她对周大官人产生了那样的感情后,我第一时间就劝她别再想了。且不提周大官人有没有那个心思,就是咱做下人的,如何能有那样的妄想啊!”

  “她是不是听不进去?”林玉茗其实说的是肯定的话。

  玉露点点头,“我们都一般年纪,今年刚刚二十二。玉珠从没对别人动过情,就算是咱们大人也没……这一下对周大官人动了情,好像就止不住了。”

  “我也是看她夜里睡不着觉,就想着帮她想想办法,也好过她一直在小娘的院里,人也见不着……”话说到后面,声音越来越小。

  “那你知道她是什么时候,对周大官人动情的吗?”林玉茗装作随意地问了句。

  玉露枕着手仔细回想了下,“应该就是上元节前后,我记得那时候她还在大人面前伺候。后来上元节那天有商会的人做东,请我家大人赴宴,她和阿青也跟着去了。回来就说什么路上碰到了周大官人,对方还送了她一只香囊。”

  林玉茗听到这,大致也能明白了。

  她在虞夫人那里见过玉珠,对方带着小娘过来玩耍。不是她看不起玉珠,实在是玉珠长得太一般了。若是按照周大官人的风流劲儿,怎么也不该是看上了玉珠,看上玉露倒是有可能的。

  所以,最有可能的就是,周大官人无意中遗失了香囊,被玉珠捡到了。玉珠去还给对方,周禹宁就随口送给她了。

  当然,这只是她的猜测。

  想到这,她语重心长地对玉露说道,

  “玉露,想必你也明白。周大官人这样的郎君,先不提丫鬟能不能对世家子弟动情,单就是周大官人的脾性,就不适合女子嫁给他。不会有好结果的,你要多劝劝玉珠。这个你比我比这府里的任何人,都要在行。”

  然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就赶人了,“先别提这事了,小珪要回来了。”可别带坏了小朋友。

  “好吧,那我先走了。”玉露挥挥手,又跑出去了。

  今天是第二天,唐监院、余楼主、周大官人昨日都没有任何意见,反倒是把林玉茗叫过去,好好地和她聊了聊各地美食、风土人情等等。

  林玉茗最近通过虞夫人的教诲,对这个时代已经有了更清晰的认识,版图还是天朝版图,就是朝代并不存在于历史上的任何时期,或者说她目前也不是很清楚。

  所以她斟酌着将自己的见解融汇进去,选择性地跟三位聊了一下,若是想要更细致的,一律被林玉茗以当时年幼为由挡了回去。

  这倒使得余楼主对她更加信任了,尤其是对方也尝了她被选上的那几道杭帮菜后,更是赞不绝口,声称她完全当得起杭州府望湖楼的总厨。

  潜台词林玉茗就当没听到,余楼主还待再说,林玉茗就说她午休时间到了,就不和各位聊了。然后就溜之大吉。

  余楼主有时太热情了,她有些招架不住。

  不过今天嘛,她决定在明轩多待一会儿。

  八个菜被陆续端到了明轩,林玉茗也端上了最后一道汤品。

  屋中的几个人都相继望过来,自从第一日见识了林玉茗的厨艺后,余楼和周大官人竟都相继坐回了凳子上,不再一副美人斜倚美人靠的姿势了。

  玉露将桌上的菜都再移了移,她没想到林玉茗这个汤盅选得这么大。

  林玉茗将汤盅轻轻放到桌中央,然后揭开盖子,

  “今日的汤品是蟹粉狮子头,请慢用。”

  余楼眼睛一亮,“狮头甩水!绝!”

  林玉茗望向他。厉害,不愧是专好美食的望湖楼东家。蟹粉狮子头据说已经有一千年的历史了,这个时代有这道菜确实不奇怪。

  余小珪乖巧地站到了自家爹爹的后边,小声地说道,“光慢炖都炖了一个多时辰呢。”

  余楼瞪了自己儿子一眼,“你爹爹我会不清楚吗?”

  余小珪立马脸就红了,然后就蜇摸到了林玉茗的旁边,懒得看他爹了。好像还是未来师父好。

  林玉茗用汤勺一一舀起了一颗狮子头,依次盛进了唐监院、周大官人和余楼的汤碗中。

  三人纷纷用小勺舀起来,准备品尝。

  林玉茗站在一旁提醒了一句,“请不要用牙,各位可以试试用舌头向上颚顶去,然后它会像雾一样在你的嘴里散开。”

  经过林玉茗的提醒,三人纷纷试了试。很快余楼就惊喜地睁开了眼睛,然后又闭上了,感受到狮子头在自己的嘴里散开。

  “滋味曼妙得很哪,”周禹宁也随之点点头。不过今次他不再看向林玉茗了。

  那日他在家中,无意中听到自己的独子提起了,最近那个在南城很火爆的“林氏螺蛳粉”。

  周轩的意思是希望他有空去捧捧场,他本来怀疑自己的儿子,是不是脑子又被驴踢了,居然让他去吃那种街边小摊。谁知三两语下,他竟从儿子嘴里知道了那螺蛳粉老板娘的闺名。

  他这才知道,那日县衙比试时的林氏玉茗,竟也是“林氏螺蛳粉”的老板娘。儿子听说了林氏参加了主厨比试后,竟开始一个劲儿地追问他,有没有吃到“他嫂子”做的菜。

  周禹宁再次抚额。林氏居然还是自己那宝贝儿子多年前,在书院交到的唯一一位真正的朋友,赵珩的前妻。

  于是他自动地将第一次见到林氏的场景从脑海中抹了去,希望对方并不知道他是谁。否则这回就要换他,给他那个纨绔儿子丢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