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二章 送给你吗?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2 23:27:0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八菜一汤一一品尝完,唐监院、余楼,甚至周禹宁,都相继给出了自己的试菜感受。

  随后余楼诚恳地问了问林玉茗,她对这些菜的看法。昨日他第一次和对方交流过后,便深知林玉茗也是一个资深的食客。

  唐监院也愿意听林玉茗讲一些菜肴的掌故,尤其是蜀地的吃食,让他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。蜀地物阜民丰,百姓生活悠闲,但是蜀道难,外来人很少愿意去到那边,故而中原人士或者像龙溪等江南各州府地,都对蜀地不熟。

  而从林玉茗的娓娓叙述中,可见这位小娘子也是一位见识广博的女子,若不是出身低微,想必也是一位巾帼须眉。

  聊到一半的时候,林玉茗就给徒弟使了个眼色。余小珪很快就把他爹拉出去了,理由很充分,他想去看看嫣然妹妹。这个时辰,嫣然妹妹应该还在桂园,和虞伯母一道吃午饭,他们现在过去的话或还能见到。余楼叹口气,告了惹便走了。

  林玉茗又随意地聊着,没一会儿,唐监院也起身去上厕所了。明轩中便只剩下了林玉茗和周轩他爹,而且刚刚玉露也随小珪和余楼主过去了,对方要先行去通报。

  人一走光,林玉茗也住了嘴。

  她看了看一派写意坐着的周大官人,内心也是觉着,这位美大叔确实自带风流。和赵珩的那种目若朗星、气宇轩昂的清朗帅气不同,也不似顾庸的那种温润儒雅、内敛隽永,周大官人的这种风流韵致,应该是从美人堆里浸染出来的。

  “林小娘子,可是周某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周禹宁忽然笑了笑。

  林玉茗摇摇头,“小女子只是觉得,周大官人像极了我认识的一位郎君,而且他也姓周。”

  “哦?这可奇了。”周禹宁不置可否。

  不知为何,林玉茗觉得对方在装傻,“他叫周轩。”

  周禹宁忽然就住了脸色,直直看了过来,“周轩是我家小郎。”看来林氏知道他是谁了,他也没必要继续隐瞒了。那样,没有风度。

  “那周大官人可就算是长辈了。在我没有被休之前,他倒也称我一声嫂嫂。如此,我该叫您一声叔叔。”林玉茗笑笑。

  “林小娘子,周某看起来有那么老吗?”周禹宁一向不以长辈自居,除了在教训儿子上。

  “当然没有。我第一次见到周大官人您的时候,还以为您和余楼主一般年纪呢。”林玉茗说的是实话。

  “这样啊,哈哈哈哈。”周禹宁将桌上的扇子撑开,摇了摇。

  “客套话也说得差不多了,不知林小娘子有何事,要单独跟周某说呢?”周禹宁仍旧是带着笑意,偶尔望一眼林玉茗。那是一双动人的桃花眼,眼波流转之间,似乎就能将女子的魂勾走。当然,周禹宁此时并没有这种想法。

  林玉茗在前世,也算是见识过各种美男了,但都不及周禹宁的这种风姿。索性她低下了头,避开了对方的眼神。

  过得几秒后,她才抬头,平静地回道,“我家小郎也一直叫您的儿子‘周叔叔’,于情于理,我都该称您一声,周叔叔。”

  这个理由太充分了,周禹宁简直没法拒绝。他沉默不语。

  林玉茗见对方没说话,就当周禹宁同意了,“周叔叔,您可还记得一个叫做玉珠的小娘子?”

  周禹宁当即摇了摇头。但又觉得自己这样太不慎重,他便按了按额头,“容周某再想想,”

  半分钟过后,他再次摇了摇头,“毫无印象。”

  “我猜也是这样。”林玉茗笑笑,“我给您讲个故事吧。”

  上元佳节,新换了香囊的周大官人,因着商会的邀请,去望湖楼赴宴。与会的还有县令大人,和同去的县令大人的侍女。

  中途,周大官人多喝了几杯酒,就出来走走。

  望湖楼坐落在龙潭湖边,夜色宜人。周大官人走着走着,遗失了那只香囊。

  这只香囊恰好,被县令大人的那名侍女捡到了。

  那位侍女眼力极好,当时在宴会上她就看到了周大官人戴着这只香囊。毕竟对方是整个龙溪县都数得上名号的美男子,如何不叫人多看几眼。

  侍女想着把香囊还给周大官人,没想到醉后的周大官人随口说了句,“那就送给你吧。”实在是这只香囊,不值一提。也许他明天就会戴上另一名女子送予他的。

  “……”周禹宁差点喷了,他咳嗽两声,

  “林小娘子,原来你不仅厨艺精湛,这编排人的口才也是一流啊!”

  “不过你这么一说,周某倒有些印象了。虽与你说的有些出入,但大致上也差不离。陆县令的那个侍女好像就叫玉珠,不过我实在没有印象了。我大概只见过她那么一次。”

  “一次足矣。你一只可要可不要的香囊,一次就能抽了她的魂。”林玉茗说完将便玉珠的情况简单说了些,末了又道,

  “周叔叔,我自觉自己的想法过于突兀,您听完也可以把我当作疯子。但我实不忍心一个未经情事的小娘子,就此陷入虚无的幻想之中。你从未给过她任何深情,不过是随手即可丢弃的香囊,她拿到了却视若珍宝,从此患得患失,”

  “她现在的状态太差了,我听玉露说,她夜里常常睡不着觉,就握着您给她的那只香囊……”

  林玉茗不忍再说下去,她直接一百八十度弯腰鞠躬,

  “我也是无意中知道了您是周兄弟的爹爹,想着既然周兄弟没把我当外人,我便也舔着脸把您当作长辈,称您一声周叔叔。我,”

  “说吧,你希望我怎么做?”周禹宁叹口气。这算是他无意惹上的风流债吗?

  可这真不是他的本意啊!他压根就没想到,一只酒醉后随手送出去的香囊,竟然被一名女子当作了定情信物。

  “其实很简单,渣就渣到底。您当着她的面,给别的小娘子送一只香囊即可。”

  “……”要是周禹宁也是穿过去的,这时候便也得说一声。林小娘子,牛的!

  “送给你吗?”周禹宁忽然开了句玩笑。

  林玉茗露出八颗牙齿,“周叔叔,只要你不怕被你儿子……周轩知道就成。我是不怕的,毕竟我已经背负了被休弃的骂名了。有句俗话怎么说的,虱多不痒,债多不愁嘛。”

  “……周某还是送给别人吧。”周禹宁站了起来,“我这便告辞了。你替我向唐监院道声不是吧。”

  “周叔叔慢走。”林玉茗愉快地挥挥手。

  休完假再到陆府,林玉茗就听到玉露来给她报喜了。

  听说玉珠得到了虞夫人的特别允许,被玉露带着去胭脂铺挑胭脂,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周大官人。玉珠当时那个惊喜啊,还以为周大官人是来等她的,谁知他走向了随后出来的小娘子。

  然后当着玉露玉珠两姐妹的面,将腰际的香囊解下来送给了对方。

  玉珠并不死心。一见周大官人带着那小娘子去了河边,玉珠就跟着去看了。然后就看到了周大官人随手摘了一朵玉兰花,簪在了那个小娘子的头上。

  回去后,玉珠就把香囊扔进了臭水沟。

  林玉茗听到这,已经能想象到玉珠当时亲眼所见的愤慨了,那是足以将之前的爱恋都打碎的怒气。她不得不感叹一声,周禹宁真不愧是情场高手,居然能举一反三。牛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