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三章 往后就靠你罩着他们了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3 03:35:0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没过两日,就到了端午。就在前一天,特使大人已经从雄安县派侍从过来,通知了陆县令,原定的五月初四到龙溪,改为初六了。他们要在雄安多停留两日。

  直到这时,林玉茗才从陆县令口中得知,副使竟然是周轩他爹的大舅子。当然了,也是顾庸的大哥。

  怪不得主厨选拔会把周大官人请过来呢。林玉茗总算知道原因了。

  “既然特使要在雄安多待两日,你明天就再休一天吧。反正也没什么事了,正好和你家的小郎们一道过个端午。”陆县令晚膳的时候把林玉茗叫到桂园,挥挥手又给林玉茗放一天假。

  起初林玉茗还感恩戴德,县令大人真是好官,太为民着想了。直到现在,她带着孩子们和邓丞哥一家,坐着余楼主亲自派人来接的马车到了望湖楼,在门口看到了陆府的马车后,才明白自己想多了。

  原来县令也是因为今天要休假,才放了她。她还以为当官的越是节假日,越会忙得很呢。没想到大胤的公务员,福利待遇这么好。

  林玉茗刚下车,门侍看到他们乘坐的马车,立马对着林玉茗道一声“小娘子稍等”,就冲了进去。很快就见余小珪跑了出来,到了近前就喊道,“师父!”

  林玉茗咳嗽一声,“还没拜师呢!叫姐姐就行。”叫姐姐多好,叫姐姐显得我还年轻。其实原主本身也不算大,不过林玉茗始终觉得自己是活了两辈子的人,故而她内心已经自诩为老人了。

  余小珪嘟了嘟嘴,“反正今天就拜师了,早叫晚叫还不是一样。”

  林玉茗装作没听到,将自己的几个儿子和大丫二丫都叫到面前,“来,叫小珪哥哥好。”

  余小珪就听到整齐划一的,八个弟弟妹妹齐声喊他的“小珪哥哥”,立时仿佛有一朵朵花在心中绽放。余小珪的眼睛亮了。

  他没有什么兄弟姐妹,除了嫣然。但陆府对女儿的管教甚严,再加上嫣然也不爱说话,他体会不到当哥哥的乐趣。如今一下子多了八个弟弟妹妹,别提多高兴了。

  林玉茗咳嗽一声,“这是我家的六个小子,分别是大狗子、二狗子,依次往下数就成。都是小名,还没取大名。这俩丫头是你邓丞叔家的小娘,叫大丫二丫。往后就靠你罩着他们了。”

  余小珪立即拍了拍胸脯,“师父,我肯定好好护着他们。谁敢欺负他们,就是跟我余小珪作对。”随即便招呼着八个小娃跟着他往里走,真就仿佛孩子王似的。

  林玉茗看得一阵乐呵,小屁孩一个。不过她倒乐得轻松,转身招呼着邓丞哥往里走。

  邓婆婆年纪大了,不喜欢这样的场面,所以林玉茗也没强求。陆叔如姨推不了冬青哥热情的相邀,今日一早到林家挂了百索,就去邵府过节了。

  林玉茗是那日休假,在县城里置办端午要供奉的东西时,正好碰到了余楼主带着小珪,也在街上玩耍。余楼主便趁机上前询问林玉茗,收他儿子为徒的事,林玉茗见对方都说到这份上了,也便应了。

  余楼主便说择日不如撞日,就端午那天吧。

  林玉茗当时还说不行,端午节她要准备招待特使大人呢。谁知余楼主笑着摇摇头,还神秘莫测地回了句,特使肯定是端午后才会来,陆景生是以不变应万变呢。

  还真被对方说中了。

  到了今天早上,林玉茗刚送走陆叔如姨,就看到院外来了两辆马车。原是余楼主专程派了人,到林家来接他们了。甚至对方还非常贴心地邀请了林氏螺蛳粉现在的负责人,邓丞,及其家小。想来也是考虑到了林家和邓家如今的关系。

  林玉茗虽然已经想到余楼主会来接她了,倒没想到会这么隆重。第一次坐马车的感觉,就是古人的防震技术做得还挺好。速度也比牛车快多了,她很快将之前赚钱了买牛车的想法,抛之了脑后。

  等攒够钱了还是买马车吧。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啊。

  望湖楼不仅仅是一座酒楼,它还坐落在龙潭湖边唯一的一座小山旁。这一座山都是余楼主的产业,他把他整个建成了一座山庄。

  内里有诸多乾坤,路上余小珪给林玉茗等人介绍时,林玉茗边听边猜测,这可能是一处私人会所吧,吃饭应该只是其中的一个业务。

  但之前不管是和余小珪相处,还是和余楼主聊美食,她都没发现余家竟然这么有钱。林玉茗很是为自己的目光短浅而自责,她太小看古人了。往后还是要更加谦虚谨慎,不要以为自己来自现代,就把古人看扁了。

  终于来到一处院落,余小珪推开门,笑着招呼林玉茗等人,“师父,请。这便是我们望湖山庄的后院了。这里是我和爹爹两人住的地方,除了爹爹请来的朋友,不会有人来打搅我们的。”

  林玉茗点点头。一行人跟着进了后院,穿过花厅,来到了后边的游廊。

  这时便看到了游廊尽头,是一处临湖的敞轩,和陆府有些相似,但却比陆府的更大,而且视野也更为开阔。不愧是建在龙潭湖边。

  她很快想到了西湖边上的那些私家房产,心中泪流满面。她又仇富了,怎么办!

  余楼主已经看到他们了,站起来朝他们这边招招手,又从敞轩里迎了出来。

  余小珪很快喊了声爹,跑了过去。

  林玉茗走上前去,欠身施了施礼,“余楼主好。”邓丞随之也喊了一声。

  几个儿子和两个小丫头很快随着大狗子,都喊了声余叔叔好。

  虽早听陆景生提起过,但当真见到林玉茗带着六个小郎来了时,余楼仍旧愣了一瞬,但很快又笑了下。挺好,他儿子以后有六个兄弟了。

  一行人随之走进敞轩。

  虞夫人很快笑着招呼了声,“林小娘子”。

  林玉茗正待向县令大人行礼,就见对方摆了摆手,

  “今日,在下只是余楼的朋友,林小娘子不必多礼。且唤我一声郎君即可。”

  “这怎么使得?”林玉茗心道不行,她可没和陆县令到那么熟的地步。

  陆县令笑道,“林小娘子,你马上就是小珪的师父了。我好歹也是小珪的亲伯父,与你平辈相称,怎么就使不得了?怎么,林小娘子看不上小可?”

  “别别别,县令大人……啊不,陆郎君。您可别开我玩笑了。”我怕你回头给我穿小鞋。林玉茗一激动,竟抱了抱拳。

  陆县令倒是愣了下,很快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林玉茗咳嗽一声。便介绍起了自己的孩子,以及邓丞一家。

  陆县令和虞夫人不愧是世家出身,尽管听到大狗子二狗子等名有一瞬的愣怔,但很快就笑着将自己的女儿陆嫣然,介绍给了林玉茗的孩子们。

  虞兰心甚至当场从自己的手上褪下了两个银镯子,送给了大丫二丫作为见面礼。

  “倒没想到今日,还能见到两个和嫣然年纪相仿的丫头,也算是有缘了。小小礼物,拿着耍吧。”

  虞夫人正准备给两个小丫头带上,大丫和二丫就退到了林玉茗的面前,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她们的婶娘。这么长一段时间相处下来,两丫头俨然是把林玉茗当作她们的女性长辈了。

  林玉茗便推辞道,“夫人,这如何使得?”

  虞兰心摇摇头,“不是甚么值钱的东西,什么使得使不得的?还是你今日就会这一句了?”

  “她们,”林玉茗欲又止。她倒不是认为大丫二丫不配,而是古代的尊卑观念极重。虞夫人出身世家,想来是看不上大丫二丫这样,出生于农家的小孩的。她也从未觉得,县令夫人待她亲厚,是真心喜欢她。

  虞兰心见林玉茗推辞,笑着补了句,“我平日也送着给丫鬟们耍的。”

  林玉茗这才将大丫二丫往前推了推,“那你俩便收着吧。快向县令夫人道声谢谢。”

  “多谢县令娘娘。”虽然俩丫头这是第一次见到虞夫人,但她们直观地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气势。阿婆以前教过她们,遇到这样的大夫人,得叫娘娘的。

  “唉!”虞兰心笑了,“好,好。”

  她将自己的女儿从凳子上唤下来,“我家嫣然今年十一岁。可能大丫二丫要叫一声姐姐了。”

  “嫣然姐姐好。”大丫和二丫对视了一眼,两个小丫头从腰上解下了自己的香囊,

  “嫣然姐姐要是不嫌弃的话,大丫(二丫)把这个送给姐姐。这是今晨,我们阿婆系到我们的腰上的,说是能驱邪。”

  嫣然看了看自己娘亲,很快腼腆地伸出小手,接了过去。

  “谢谢,我很喜欢。”她把两个香囊都系到了腰上。

  虞兰心看着五色丝线缝制而成的香囊,想着这所谓的阿婆大概是俩小丫头的祖母吧,没想到这手艺还挺好。但其实这两个香囊饱含着长辈的心意,这可比什么银饰珍贵多了。

  “爹,现在我可以拜师了吗?”余小珪见众人都相见完毕,便提起了今天的首要大事。他心心念念好久了。

  余楼咳嗽一声,看向林玉茗,“林小娘子觉得呢?”

  林玉茗微微点头,“我随时都可以。”

  “那好,我们这便开始吧。”余楼做了个请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