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四章 拜师礼成!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4 03:06:5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在余楼的带领下,众人随之来到了后院的厨房。灶上已经挂上了伊尹和灶王爷的画像,灶台上点着一对红烛,三柱高香,香前供奉着茶点果品。

  众人都按照宾主以及观礼人员的位置,或站或坐了下来,林玉茗坐在了上座。陆景生在余楼的请托下,则做了本次拜师仪式的傧相,负责唱喏。

  “今有余氏小珪,欲拜林氏玉茗为师。由伊尹先生和灶王爷,还有现场各位亲朋作证,请余小珪,拜祖师爷——!”

  林玉茗便引着余小珪拜了画像。她其实有点忐忑,也不知道要怎么行礼。但还好,小珪似乎已经提前做了功课,恭敬地对着画像就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。

  “礼毕,起身。拜师——!”林玉茗闻坐了下来。

  余小珪便又跪在了林玉茗的脚下,恭敬地行了三叩首的大礼。行完礼后,又从侍女的托盘中,拿过封好的红封和拜师帖子,双手呈给林玉茗。

  林玉茗双手接过放在灶台上,随后笑着说,

  “我呢,不过是一介民妇,蒙小珪的父亲余楼主看得起我,三番两次提起,希望小珪拜在我的门下。正好我见小珪这孩子,还有点合我眼缘,几番思量后,也便应允了。”

  “往后我会悉心教导小珪,将我的所知所学倾囊相授。只希望小珪你呢,今后切勿做出有违天地良心的事,否则,师父我不会再认你。起来吧。”

  “师父,弟子余小珪谨记教诲。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我在伊尹先生和灶王爷的面前起誓,今生今世会好好侍奉师父,绝不忤逆不孝。”余小珪郑重地举掌起誓。

  孩子,重了。林玉茗心下叹一声。

  也许古代就是如此吧,天地君亲师,师父是仅次于父母的存在。虽然之前同意收徒,可能是盛情难却加上一时兴起,但今日过后,她一定会好好待小珪这个徒弟的。

  “拜师礼成!”陆景生唱一声。

  余小珪起身便挽了林玉茗的手,“师父,这边开宴吧!”说着又看向了自己的爹爹,“爹——”

  “好,好,好。”余楼主笑着回道,又引着众人回了敞轩。

  此时敞轩里已经摆好了桌椅,余楼主安排的侍女仆从也在依次上菜。

  “都坐,都坐。勿要拘束,随意些。”这也是因着林玉茗是一名女子,故而余楼主并没有分男女桌。

  林玉茗先去跟大狗子叮嘱了一声,要好好照顾弟弟们,她便拉着小五小六上了余楼那桌。

  “林小娘子,今后小珪就要劳你多多费心了。他不会到任何酒楼饭庄去做厨子的,你放心!若是学了你的手艺,往后最多也只会在家中做给我吃,其他情况,若是没有你的允许,他不会将你的本事给任何人看的。”余楼主咳嗽一声,还是解释了下。

  陆景生笑骂道,“这回可如你的意了。你也就是瞅着林小娘子好说话,才死缠烂打,要人家收你家小珪为徒的吧?”

  “陆景生,你说谁死缠烂打了?要说死缠烂打,当年若不是你对着兰心死缠烂打,她会嫁给你?”余楼冷笑一声,毫不客气地揭了陆景生的短。

  陆景生立刻脸涨得通红,“你,你,余楼你!”

  虞兰心仿佛早已见惯此等场面,在桌下伸手就握住了自家夫君,又安抚般地道,“都过去十多年了,你怎么还不禁说。几年的为官生涯,于气度也没点长进吗?”

  陆景生这才重重地哼了一声,随即从袖中拿出一块玉佩,递给余小珪,“小珪,这是伯父伯母送给你的拜师礼。别嫌弃。”

  余小珪眨了眨眼,高兴地接过来,“谢谢陆伯父!小珪怎么会嫌弃呢!”说完就系在了腰上。

  转头就对着林玉茗显摆,“师父,好看吗?”

  林玉茗还沉浸在余陆虞三人神奇的三角恋中,闻终于回过了神般,笑着回了句,“好看。陆大人送的东西,定然是极好的。”

  小珪、虞夫人喜欢桂花、住在桂园……林玉茗掩面低咳一声,她怎么之前就没联想过。

  这也太赤裸裸了吧?陆县令可真是好脾气,这么大明晃晃的情敌在眼前晃悠,还能跟余楼主没事人似的继续称兄道弟……林玉茗真的服了。

  她也没听到余楼酸溜溜地说了句,“小珪,这么快就把你爹忘了?”

  “怎么会,爹?儿子这不是刚拜了师,高兴嘛!对吧,师父,”余小珪侧头便向着小五套近乎,“小五,想吃什么,大师哥给你夹!”

  小五脆生生地拒绝了,“小五自己会用筷子。小五自己夹。”

  但伸了手,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手太短了,只好转头扯了扯林玉茗,“娘,我能站起来吗?我够不着,”

  林玉茗还没回呢,余小珪就站了起来,对着小五伸出手,“小五,大师哥把你抱到腿上,好不好?你站在我的腿上,就能够得着了。”

  小五瞥瞥余小珪,又看看林玉茗,扁了扁嘴,“我不,我只要娘亲抱!”

  余小珪沮丧了,扭头就朝林玉茗撒了声娇,“师父——”。

  林玉茗噗嗤一声笑出来,伸手将小五抱到了腿上,“想吃什么?”

  “想吃鸡腿!”小五伸出筷子就去夹。余小珪仿佛已经忘了,刚刚五弟弟的无情拒绝,立即将那盘鸡腿换到了林玉茗的面前。

  林玉茗用筷子夹起一只鸡腿,放到了身前的盘子里,“吃吧。”

  这时小六也唤了声,“娘,我要吃那个菜,”说着指向了桌上的莴笋。

  林玉茗看看他,又看看怀中的小五,头上险些就要出井字了。娃多了就是这点不好,端水不太能端得平。

  虞兰心就坐在小六的一边,闻笑着问小六,“是叫小六吧,婶婶抱你,好不好?”

  林玉茗立即将小五放回了他的凳子上,把那盘鸡腿也移了过去,又伸手将小六想吃的夹了一筷子过来。

  然后笑着对虞兰心摇了摇头,又看了眼对方的肚子。

  虞兰心看看自家夫君正和余楼相谈甚欢,女儿也能自己夹菜。她侧过头来,小声地对林玉茗回道,

  “不碍事。近些时日好多了。”

  “还是得注意着点。潘大夫来看过了吗?”

  “还没呢,她着她那个女徒弟过来问过,跟我约了这个月中旬,再亲自过来。”

  林玉茗点点头,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
  “你认识潘大夫那个女徒弟吗?我听玉珠说,她私下打听过你。”自从玉珠斩断了对周大官人的单相思后,虞夫人还是把她叫到了身边伺候,银露照顾小娘也更顺手一些。

  林玉茗差点噗嗤笑出声,她是真的觉得好笑,“她都问我什么了?”

  “玉珠说,她问了你如何会在我那里。玉珠回她,说你是县令大人招来做菜的。然后,那个小娘子就拐着弯透露了你被休弃的事,还惊讶是不是县令大人不知道你的品性。她私下给了玉珠银子,没想到玉珠拿了银子还把她卖了。”

  林玉茗这下倒是真笑开了,没想到玉珠竟是这样……聪慧的女子,干得漂亮!

  “你是不是奇怪玉珠的性子?”虞夫人捂着嘴偷笑,“其实往日她就是个极聪慧的,算是我府上四个丫鬟里最有灵性的一个。我一直怀不上儿子,本想着把她扶作姨娘,给景生做个妾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林玉茗这下倒是真无语了,她使劲抑制住内心的黑人问号。虞夫人,你也太为你夫君着想了吧?

  在这一刻,她再次深深地感受到了,古代女子根深蒂固的“以夫为天”的思想。

  原先还觉着虞夫人算是个比较幸福的女子了,府中下人也没有什么勾心斗角,陆县令看起来也很爱护她,没想到也会因为“不孝有三无后为大”而烦恼,甚至还萌生了给自己的夫君纳妾的想法。

  “不过现在好了,暂时不用了。”虞兰心再次看了眼陆景生,便小心地摸了下自己的肚子,“我最近老想吃青梅。以前我都不爱吃的,怀嫣然的时候也不爱吃。”

  林玉茗当然也不好告诉对方,这什么酸儿辣女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。不过她还是等虞兰心说完后,提前恭喜了声,

  “那倒挺好的。要是生了,你这马上就是儿女双全了,真是好福气。”

  虞兰心嗔怪地看她一眼,“还没个准信呢。不过你可是一连生了六个儿子,我可得好好沾沾你的福气。”

  那这福气也是原主的。林玉茗片偏头看了看小六,又看了眼已然能接受余小珪照顾的小五,还有另一张桌子上的四个儿子。其实她现在倒也挺感谢原主,给她留下了六个孩子的。

  想当初她刚穿过来的时候,有时候还觉得六个儿子是拖油瓶呢。没想到不过短短三月,她就已经把六个孩子当成了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这六个小子,就是她林玉茗的六个心肝宝贝。想到这,她对着虞兰心回以衷心一笑,“你一定也会有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