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五章 开水白菜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4 13:45:3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虽说是邻县,但从雄安到龙溪并不很近。即便走的官道,特使一行要坐马车来,到的话也得傍晚了。故而陆县令散了值,就招呼着府衙的大小官吏和差役,一道去城门口候着了。

  就在林玉茗和汤月月等人,在后厨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,香儿跑了进来,连声问道,“准备得如何了?准备得如何了?”

  林玉茗觑空看她一眼,擦擦额头上的汗,“怎么?特使一行已经到了?”

  “已经进城了!刚刚大人派的衙役先行到府里通禀夫人的,说是特使一行,已经同意了,今晚就先住在咱们府上。”

  之前陆县令准备了两个方案,一个是包下望湖楼的一座院子,让特使住几天,但被余楼拒绝了。余楼主的意思是,望湖楼可不仅仅是吃饭的地方,若是去玩还好,住在他那里,于当官的恐怕不妥。

  思来想去,陆县令便把自己平日住的院子收拾了出来,准备问问特使的意思,是否愿意就住在他这里。若是特使不愿意的话,便只能去临江阁了,那里是龙溪县最好的客栈。

  林玉茗点点头,好在特使还是比较好说话的。她其实也觉着,陆府还是很有品味的。

  本来县衙建在这里,以往县令上任都是附带一个府邸,以便和家眷同住。陆景生到这里就任后,就近买下了两处宅院,把后面打通了建成了现在的陆府,而且完全是按照江南园林的风貌改造而成的。可谓是曲径通幽,疏落相宜。

  香儿又叮嘱两句,很快离开回了夫人那里。她主要是来再次表达一下大人的意思,叮嘱林玉茗等人千万不能出了纰漏。

  其实林玉茗早已心中有数,她这会儿忙个不停的是,正准备今晚的这道汤品开水白菜呢。这也是她向陆县令提议了两回才定下的。

  本来林玉茗之前做过开水白菜和蟹粉狮子头,虽然两者都很极品,但陆县令还是更为中意后者,觉得第一次的汤品上蟹粉狮子头比较好。但林玉茗却更推崇开水白菜,这可是川菜的巅峰之作,于极繁处见至简的汤中极品。

  她极力向陆县令表示,这道菜一定会让特使惊讶万分的。陆县令回想了下他第一次见到这道菜时的震惊,和尝过后的惊讶,最终同意了林玉茗的提议。

  差不多所有菜都起锅刚刚装好盘的时候,何叔亲自来了后厨,带着玉露和香儿,依次端走了八菜一汤。

  林玉茗这才拖了个凳子坐到了院子里。五月的天越来越热了,一直在后厨里忙着,又根本来不及歇口气,现在全身都湿透了。

  余小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把大蒲扇,站在林玉茗后面就给师父扇起了风来。林玉茗回头看他一眼,拉了下蒲扇,

  “你不累吗?别扇了,来坐着。”

  “师父才累坏了。这是徒儿该做的!”余小珪抹了把额头,继续站着给林玉茗扇风。

  林玉茗见劝不动,只好站起来。将余小珪按着坐了下来,“做我的徒弟,不用那么辛苦。为师知道你有心,但你也跟着我忙了一下午了。师父尚且受不住,你还小,何尝不是?”

  陶大娘子也端了个凳子,坐了过来,闻笑着搭话,“林小娘子,原是收了余小郎做了徒弟啊!”

  林玉茗笑着点点头,“昨天收的。这孩子挺合我眼缘的。”

  “他家长辈也是个有眼光的,”陶大娘子悄声说,“甚少有人愿意拜女子为师的呢。”

  林玉茗摸了摸余小珪的头,“承蒙他爹看得起我,”看来陶大娘子并不知道,余小珪的爹就是望湖楼的楼主。

  两人正说着话,丁易春走了过来,站定后就向林玉茗拱手道,“这些时日多亏林小娘子的教导了,令丁某受益匪浅。若他日小娘子愿意赏光来一品香,请一定报我的名,丁某愿意负担林小娘子在一品香的全部花费。”

  “丁师傅重了,我不过是提了些建议而已,算不得什么教导。”林玉茗这倒是说的实话,她确实只是在丁易春的拿手好菜上,提了些改进意见,又并没有把自己的绝学传给对方。做菜的时候,大家也还是保持着各做各的,并不会互相围观。

  “虽说在小娘子看来只是一点点建议,但于丁某来说,却有茅塞顿开之意。小娘子不必谦虚,原先丁某还曾看轻过你,如今明白,是丁某自恃过高了。当真是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啊。”丁易春连连抱拳。

  他虽没有特意看过林玉茗是如何做菜的,但对方每回做出来的菜品,他和汤小娘子等人都会第一时间看到。有很多菜是他这辈子都不曾见过的,那样的新奇菜式,那样的色香俱全,令他震撼不已。

  “敢问,林小娘子师从何人?”丁易春确实非常好奇。

  “幼年随卖货的父亲走南闯北,认识了一个从蜀地出来的厨子。我师父他老人家走过很多地方,学了不少各地名菜,遇到我时曾和我父亲说我有些天分,便把一身的手艺传给了我。可惜我那时候太小,并不知道这门手艺能够安身立命。”

  这话林玉茗已经说过很多次了,就仿佛确实如此一般,她面不改色地又讲了一遍。

  “原是这样。”丁易春不再继续追问,也找个地方歇息去了。

  余小珪这时又端了一碗水过来,递给林玉茗,“师父,已经用井水镇过了。喝一点,润润嗓子。”

  林玉茗看他一眼,“你呀,怎么和我之前认识你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。现在这般殷勤孝顺。”

  “天地君亲师,师父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爹爹,最亲的人了。我孝顺师父是应该的。”林玉茗听着这话,眼睛竟有些酸涩之意。这死孩子,没事说这么肉麻的话干嘛。

  她眨了眨眼,端起碗就喝了起来。冰冰凉凉,甜丝丝的,一直甜到了胃里。

  突然有人从一侧月门跑了进来。

  林玉茗转头看去。是玉露。

  她将碗放在一旁,站了起来,“怎么了?可是不合胃口?”

  玉露似乎跑得有些急,一手撑在了墙上,喘了口气方才回道,

  “九道菜依次揭开盖子,本来我们看到两位大人脸上,并没露出什么惊喜的神情时,都有些忐忑了。谁知大人们一道道菜尝过去,竟是连连赞叹起味道很好来。尤其是那道开水白菜,”玉露说到这掩唇笑了起来,

  “两位大人尝过后,都惊讶万分。都说一开始看到汤盅,还以为那就是普通的水煮白菜呢,谁知味道竟是如此地美味。那位副使大人还说,看上去很简单,却没料到竟有这般滋味,真是大道至简,令人大开眼界啊。”

  众人都听得非常高兴。林玉茗倒觉得很正常,这可是前世国宴中的顶级菜品。就连总理宴请别国宾客都会上这道菜的,这样还拿不住两位特使大人的胃,她还是收拾收拾回家种菜吧,也别想着在这个时空靠这手厨艺发家致富了!

  “你不会就是高兴得专程跑过来,跟我们说这个吧?”林玉茗瞧她一眼。

  “啊?!瞧我,都忘了正事了。两位大人说,想见见咱们的厨子。”

  “要见谁?”林玉茗见玉露望着她,眨眨眼。

  “就是见你!特使指名要见做开水白菜的厨子,”玉露伸手就点向她,“咱们大人和夫人真是未卜先知,还好让林小娘子你事先学了不少礼仪。”

  “不过嘛,”玉露望了望院子里的人,没看到汤小娘子,“副使大人还想见见做那道酿豆腐的厨子,他觉得很有家乡的风味。”

  “汤小娘子啊?她,”林玉茗走进灶房,没人。

  她只好出来问陶大娘子,“陶大娘子,可有看到汤小娘子?”

  “她刚刚好像出去了。”陶大娘子摇摇头,“也许如厕去了吧?”

  正说着,就见有人推开了院门。正是汤月月。

  林玉茗笑着走过去,“汤小娘子,我们就等你呢。特使大人派玉露过来传话,说让我和你一道去面见。”

  汤月月仍旧戴着她的面纱,往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然有一丝欣喜,“好。”

  “那便随我走吧!”玉露拉上林玉茗的手,招呼着汤月月,就往明轩而去。留下陶大娘子一脸羡慕的神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