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六章 我看起来就那么普通吗?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5 02:07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玉露边走便嘱咐汤月月,“汤小娘子,等下见了两位大人,问什么答什么,不该说的咱不提,记住没?”

  “……恩。”汤月月垂了垂眼,让人看不出她脸上是什么表情。

  “见了大人们该行什么礼,你跟着林小娘子做即可。万不可在大人们面前失了仪态,明白吗?”

  “……小女子明白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玉露不再多。她的高兴劲已经过去了,现在的任务就是赶紧带两位小娘子到明轩。可不能让特使大人等得太久了。

  走进花厅所在的院落,玉露先停了下来。她回头仔细端详了一番,汤月月和林玉茗的仪容,到底还是皱了皱眉,

  “汤小娘子,你这面纱不能取了吗?”

  “……这,”汤月月看了看两人,手垂在身侧,到底也没动。

  玉露无奈了,“这怎么去见特使大人?你又不是伶人舞姬。”

  林玉茗瞄了眼汤月月,见对方有些局促地紧了紧自己的袖口,便想起刚刚对方听到要见特使时,那一丝惊喜划过眼眸的情形,她当即有些了然了。现在听到玉露这话,她拽了拽对方,

  “别让特使们等久了,我们先进去,等下让她站我后面。要是大人们问话,见她没摘面纱,估摸着会有所好奇……到时候,”林玉茗转向汤月月,

  “汤小娘子,我虽不知你为何一直戴着面纱,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,我无意打听。只希望你到时候,不要惹得大人们生气就好,否则若是连累了无辜之人……”她的话不而喻。

  “我,我,”汤月月头越发低了,“我不是要连累别人,”

  “好,既然你不是想连累别人,我也相信你。等下进去后,若是大人们问起来,你就说近日脸颊烫伤了,怕污了大人们的眼,便拿面纱遮住。”林玉茗笑着提议。

  玉露点点头,“林小娘子这个主意甚好。汤小娘子,你可千万不能惹特使大人们生气啊!”

  汤月月很快点了点头,然后抬头望向两人。

  林玉茗对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。她的想法很简单,不管汤月月有什么目的,只要不让她惹上麻烦,那她就管不着对方,也没必要管。

  她知道汤月月长得很美,尤其是这双露在外面的眼睛,若是男子见了必要怜爱。故而对方对特使有什么想法,实乃意料之中。

  玉露叮嘱完毕,便让两人在这候着,“我先进去通报一声。”随之就进了花厅。

  很快屋里就有人走了出来,瞧打扮像是个侍卫,对方看向了林玉茗两人站立的地方,“你俩就是厨娘吧?进来吧。”

  林玉茗便拉着汤月月走了进去。一握住汤月月的手,便感觉到了对方的抗拒,林玉茗立即放开了。别说有那么一瞬,她真怀疑对方是什么杀手,袖口里藏着刀具,这是要去刺杀特使的呢。

  随即觉得自己想多了。陆县令还不能将接待特使的人查个清楚的话,那他这县令也别当了,还是趁早回家继承家业去吧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跟在那名侍卫的后面进了花厅,穿过屏风,到了另一边的明轩。走近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几人的谈笑声,林玉茗只能分辨出其中一人,是周大官人。

  果然进去后,首先看到的便是周禹宁周大帅哥。对方这回很正经,没有朝林玉茗勾唇一笑。

  另两位坐在上首的,看样子便是西南王世子,和那位户部的顾大人了。余下一位,就是陆县令。两位大人身边,还各站了一名侍女,正在布菜。玉露则恭敬地站在陆县令旁边。

  除了桌边的贵人,靠墙站着好几名锦衣侍卫,两边的游廊也每隔几步都有人把守。看样子,应该是保护二位大人的。冲这架势,林玉茗再次打消了,汤月月可能是杀手的想法。也为自己的无聊在心里翻个白眼。

  陆县令看了看林汤二人,笑着对两位上官介绍,“世子,顾大人,这两位便是府上的厨娘,林玉茗和汤月月。”

  “民女拜见世子大人,顾大人。大人们安好!”说着林玉茗就欠身施礼,半蹲下身的时候还一把拉了下汤月月的袖子。汤月月当即很快蹲下了身,跟着口呼问好。

  “起来吧。不必多礼。”那位顾大人看了眼世子,便抬手虚扶了下。

  林玉茗立即站了起来。想她来到这个世上,还是第一次行如此大礼。感觉真有点不爽呢!

  “倒没想到能做出这般佳肴的,竟是两位年轻的小娘子。”顾大人摸了摸自己的胡须,笑着称赞一声,“龙溪县还真是人杰地灵啊。”

  “大人谬赞了。不过是两位略有厨艺的厨娘而已。”陆县令客气道。

  “唉!这话就谦虚了。似这样一桌菜,就算是宫廷御膳,也不过如此了。更何况,本官生平还是第一次,尝到如此美味的汤品,真是令人回味无穷啊。”

  “世子,你觉得呢?”

  居中而坐的那位世子,约莫二十五到三十的年纪,闻看了看两位厨娘,笑着点头,“顾大人说的极是。本世子也觉得今晚这顿佳肴,甚合口味,故而确实也想见见,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竟能做出媲美我王府后厨的菜肴?”

  “想必这位便是林小娘子了?”世子望着的却是汤月月。

  他想当然地以为,能做出这样一桌好菜的定是一位佳人。汤月月的眼睛太美了,是那种秋水一般的剪水双瞳,顾盼生辉之间,令人望之便心生怜意。

  汤月月愣了下,随即头埋得更低了,没想到特使竟然看向了她。林玉茗也眨眨眼,我看起来就那么普通吗?

  不过和汤月月相比,林玉茗自觉自己,确实没有那种弱柳扶风,令男子生怜的感觉。

  就连陆县令也愣了下,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世子,旁边的这位才是林玉茗。

  好在桌上还有周大官人,听闻此先是顿了下,然后瞟了眼林玉茗,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能看到林小娘子吃瘪,他竟有一丝愉悦。

  顾大人看到自己的妹夫无端发笑,终是忍不住侧过了头去,“禹宁,何故发笑?不如说来,让我和世子也听一听,”

  周禹宁咳嗽一声,“对不住,内兄。实在是……”

  他恭敬地朝着世子拱了拱手,“世子莫怪。小民想说,其实旁边这位才是林小娘子。”

  “啊?这,”世子看了看林汤二人,又看了眼陆县令,见对方脸上也有一丝尴尬,他便自嘲般地摇摇头,但是又很快洒脱地笑了声,“原是本世子认错了,”

  “这也难怪,”周禹宁撑开扇子随意挡了挡,侧过头去和世子调笑,“不怪世子认错。似汤小娘子这般佳人,定是让人见之忘俗,眼中再看不到旁的人的,”

  夹在中间的顾廪抚额。他这个妹夫啊。

  好在周禹宁这话似乎很对世子的脾性,两人相视一笑。

  世子这才转向林玉茗,“小娘子年纪不大,倒是厨艺非凡啊。”

  “世子大人过誉了,民女当不起。”林玉茗很平静地回道。

  “当得起,当得起。这几道菜都甚合本世子和顾大人的口味,这道肘子肥而不腻,肉质细嫩有嚼头;这道菊花鱼酸甜可口,外酥内嫩,刀工也是了得;当然这道麻婆豆腐,虽然看着很家常,但是味道真是可口,本世子忍不住多吃了几勺;以及这道开水白菜,”

  世子看看桌上几人,终是有些好奇,“实在惊艳非常。本世子听陆县令说,这道菜竟是蜀地的佳肴,为何本世子从未在蜀地吃过呢?”

  那是当然的啦!这道菜据说是清朝时发明的嘛。但这话可不能说,林玉茗低垂双眼,恭敬地回道,

  “回世子大人话,我师父走南闯北几十年,学过不少州府名菜,很多人一听说他是蜀地出身,便嘲笑他,说蜀地的菜‘只会麻辣,粗俗土气’,实际上这些人从未去过蜀地,对蜀地的菜肴并不了解。”

  “蜀地的菜,麻辣只是一部分,相当一部分的菜并不以辣为主,譬如宴席主菜,粉蒸肉、眉山肘子、咸烧白,等等。但是其它地方的人不知道啊,我师父便结合了几十年所学的本事,经由百般尝试,终于创出了这道开水白菜。”

  对不住了,那位创出这道菜的大师,我不是有意冒领名声的。林玉茗在心中小声地表达歉意,口中却娓娓道来,

  “那时民女年纪尚幼,并不十分懂得这道菜,我师父也只给我做过三回,实在是过程繁复非常。好在后来走的时候,师父给我留了一本菜谱,让我自己钻研。民女如今有机会在县衙应差,便想着将这样一道菜做给大人尝尝,也算是传承我师父的衣钵了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你师父的厨艺定然已登峰造极、臻至化境了,想必如今你也无处寻得他了吧?”世子叹口气。这样的名厨,若是能带回蜀地,送给父王,岂不叫老头子高兴几分。

  “这……民女也是幼年时遇见的我师父,如今当然不知道他老人家所在何方,”说到这林玉茗有些伤感,“也不知有生之年,我还能不能见到师父呢?”

  有生之年,我是真的见不到我外公了。

  似乎林玉茗说得太有感染力了,就连顾廪都有些伤感。倒没想到这位小厨娘,竟如此重情重义。

  只有周禹宁心中笑笑,他是见识过林小娘子的口才的。这样的故事有几分可信,他倒是持保留意见。但若林玉茗并不是跟这所谓蜀地出来的大厨学过的,那她这一手令人惊艳的厨艺,又是从何而来呢?

  他不经意扫过陆县令。见对方也是点点头,并不十分触动的样子。可见他的猜测十有八九是真的。不过这些事并不是他该关心的,他也没必要戳穿林玉茗。

  今次他来,主要是因为陆县令的盛情相邀,请他给他的大舅子作陪。毕竟顾大人只是副使,不能主动提出住到周府去。当然他也不想顾廪去他的府上歇脚,他那纨绔儿子肯定不会高兴的。

  半晌,世子有些遗憾地抿了口酒,“看来本世子,注定与这样的大厨无缘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