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七章 民女愿意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6 01:08:0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世子说哪里话,眼前这位林小娘子,不就继承了那位大厨的衣钵吗,倒也算是后继有人了,是吧?”顾廪出宽慰世子。免得世子生出想寻那位大厨的想法,到时候恐又要浪费一番人力财力。

  “这倒也是。本世子,”世子又再看了看林玉茗,顺带望了眼汤月月,到底没有说出要带林玉茗回成都府的话。

  他有些遗憾,这汤月月的厨艺,怎么就不如林玉茗呢?

  “汤小娘子的酿豆腐做得甚为地道,顾大人可是喜欢?”

  “对,下官祖籍雄安,能在龙溪吃到这么地道的家乡菜,确实有些感触。”顾廪点点头,随口问道,

  “汤小娘子看着年纪似乎更小些,倒不知这身厨艺又是和谁学的呢?”

  汤月月轻轻地抬头,看了眼两位特使,又赶紧低了下去,轻细语地回道,“回大人话,民女的厨艺是跟家中的厨娘学的。”

  站在一旁的林玉茗,敏锐地发现,那位世子的眼神似乎有了些玩味。

  “倒是不错。你家中是做什么的?”顾廪也发现世子有了些兴趣,便接着随口聊道。

  “民女,民女,”汤月月说到这,忽然局促了起来。头也又垂得更低了。

  在世子眼里,此刻的汤月月,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,令他忍不住出安慰两句,

  “慢慢说,不着急!顾大人和本世子,就是随便问问。这回从京城出来,也走了好些地方了,就属龙溪县的菜肴最为可口。”

  说到这,世子笑着拍了拍陆县令的肩,“想来陆县令真是费心了。”

  陆景生拱手,“世子过誉了。这是下官的分内之事,谈不上什么费心不费心的。”

  “这位汤小娘子,她父亲开了一家酒楼,名叫望月楼。就在咱们龙溪县的西郊。”

  “望月楼?望月,望月……难道是汤小娘子的‘月’?”世子端起酒杯,摇头晃脑地,“这酒楼的名字倒是别致。”

  周禹宁笑笑,“望月楼的名字确实不俗,但比之小民常去的望湖楼,似乎少了那么一丝凡尘之气。”

  世子哈哈大笑,“周兄,本世子既已说好,今夜当去望湖楼歇脚,与你把酒欢,一睹那龙潭湖水涌欲陷之景,岂不快哉。”

  “世子,当要三思啊!”顾廪咳嗽一声。西南王世子一路随他南下,似乎总是爱去那些温柔乡、销金窟,看来到了龙溪也不能免俗啊。但他嘴上还是要劝慰一番的。

  “唉!顾大人,人生苦短,难得碰到似周兄这般投契之人,定要与之彻夜相谈,方才不负当下啊。”

  “不过嘛,过两日若得空闲,本世子也想去看看这望月楼,究竟是怎样一处地方,”世子看向汤月月,眼里意味不明,“汤小娘子,届时你可愿,带本世子参观一下望月楼?”

  “民女……民女愿意!”汤月月这话,似乎带上了一丝雀跃,就连林玉茗也听出来了,更不要说在座的诸人了。

  林玉茗心下摇头,旋即又觉得自己想多了。人家愿意攀高枝,那是人家乐意,而且汤月月也确实有这个才貌不是。

  想来若不是她穿过来,这龙溪县的主厨说不定就是汤月月了,也许她无意中挡了人家的道呢。这么一想还真有可能。另外,要是汤月月能跟了世子大人,于陆县令来说未尝不是一桩好事。林玉茗低着头胡思乱想着。

  “林小娘子,”没想到世子倒又看向了她。

  林玉茗眨眨眼,恭敬地应了一声。

  “本世子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下,不知你是否愿意?”

  “世子大人但讲无妨。分内之事,小女子定然竭尽所能。”

  顾廪闻,倒是仔细瞧了瞧林玉茗。这话可有些意思了。

  “你这道开水白菜,实乃上佳的菜品,若是流入民间,实属可惜。既然你说你师父本就是为了给蜀地扬名,才研制了这道菜的,不知小娘子是否愿意割爱,将这道菜的菜谱写给我,由本世子带回蜀地发扬光大呢?”

  “世子,你这,”顾廪没想到世子竟起了这等心思。他看了看垂着眼还未回话的林玉茗,又看看神情不似玩笑的世子,到底摇了摇头。

  突然提出这种要求,人小娘子能答应吗?要是将这事说出去,可不就是以势压人?而且这样一道菜,到底是人家师父毕生的心血,非亲非故的,人家凭什么把菜谱让出来啊?

  “民女愿意。”林玉茗思考半晌,终究是开了口。她并没看到说出这四个字时,就连陆县令都有些惊讶了,更不要说顾廪看向她的眼神,都难得地带上了审视之意。

  然而在林玉茗看来,一道菜而已,既不是她发明的,而且她已经借用这道菜,取得了特使大人的好感,那五十两银子也有望了。故而,现在就算把这道菜谱送出去,也不会损失什么。

  她腹中还有很多道菜谱呢,毕竟教了她十几年菜的外公,压根没想到她会走上她爸爸的路子。

  “不过,民女有一个小小的请求,还望世子大人能够答应。”

  “你说说看。”这倒在世子的意料之中,银子什么的其实他已经准备好了,不过他有些好奇这小娘子会要点什么。

  “民女的师父姓黄,名敬临。若我写下这道菜谱,由世子大人带回蜀地,届时希望世子大人能够将我师父的名声传扬开来。那也算是不枉我师父一片心血了。”

  这黄敬临便是开水白菜的发明者,林玉茗猜测世子肯定不会专门去寻找这个人的。而且就算找了,他也找不到。

  孟子悠倒没想到这小娘子提出的,竟是这样的要求。他先是愣了下,随即抚掌大笑,

  “好,好,不错。难得你一介民妇,竟有这等孝心,果真是名师出高徒啊!本世子一定将你师父的名声传扬开来,你这个要求我应了。到时候这道开水白菜便叫做,‘黄敬临开水白菜’,如何?”

  “多谢世子大人!”林玉茗再次福身。

  “不必多礼。”孟子悠用扇子敲了敲手心,“你俩暂且退下吧。”

  陆县令便朝两人挥了挥手。林玉茗和汤月月就一后一前走了出去。

  “世子,可是有些不舍?”周禹宁看了眼世子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那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,不免调笑道。

  “这有什么舍不得的?”孟子悠笑笑,浑不在意。他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,汤月月的容貌虽属上乘,但那心思太明显了,也太过单纯。他也就是闲来无事,陪着对方玩玩罢了。

  “哦?既然没什么舍不得,那我们尝过佳肴,便看看陆大人,专门为世子挑选的乐伶舞姬吧?”

  “好啊。陆县令百忙之中,还为本世子和顾大人准备了这么多,总得给陆县令一个面子嘛!”

  又是一阵笑声。林玉茗走出去老远,还能听到。以至于她都没注意到,汤月月竟叫了她一声,“……林小娘子,”

  “啊?啊!你叫我吗?”林玉茗有些诧异。

  “恩……我,”汤月月也不知道怎么开口。她停下了脚步,却看着自己的脚尖。

  林玉茗见她半天不语,以为她是想解释一番自己刚刚在明轩那事,遂善意地摇了摇头,

  “你千万别想那么多。你有什么任何想做的事,只要不耽误到其他人,也不给其他人添麻烦,就不要愧疚,随你自己心意即可。我是不在意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汤月月终于抬起了头,看了看林玉茗,明白对方显然是误会了。但她最终还是垂下了眼,什么都没说,只凄笑着回了句,“好。”

  然后就当先离去了。

  林玉茗看着对方的背影,忽然觉得汤月月今晚有些奇怪,似乎有一种说不上的孤寂与萧瑟。她的心里没来由地紧了紧,随即还是觉得自己多虑了。

  人活在世上,大都不容易,故而汤月月想凭借自己的容貌,飞上枝头变凤凰,她能理解,只是无法苟同。这古代的女子,果然大都是攀附男子的心理。却并没想到,若他日时光逝去,容颜已老,到那时会是何等凄凉的下场。

  又或者,汤月月并不像她看到的那样,单纯不谙世事,也许她是预见了往后的事,才会这样难过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