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八章 不情之请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7 01:47:1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昨日是特使一行来龙溪县的第四天,本来一般情况下,特使视察了政务和军务后,这最后一天都会在县城里逛一逛,放松一下。

  不过,这回因着先帝朝的韩大人致仕后在龙溪办了个书院,故而昨日,两位特使大人一早就在陆县令的陪同下,轻车简从去了西郊龙踞山拜访,直到傍晚才回来。

  林玉茗和其他人忙了一下午做出来的菜,也就顾大人一人赏光用了些,那西南王世子连影都没见着。

  “师父,你知道世子大人昨晚去了哪里吗?”余小珪边看着师父如何麻利地处理食材,边悄悄地凑到林玉茗耳边闲话。

  “怎么?你知道啊?”林玉茗瞥他一眼。

  “那是自然。”余小珪扬了扬下巴。

  “不是在望湖楼,就是和汤小娘子在一处,这有什么稀奇的。”林玉茗不免觉得好笑。

  世子来的第二天,在县城里视察的时候,就邀了汤小娘子作陪。汤月月也没拒绝,当时就跟着去了。两人完全无视了在一旁叹气的顾大人。

  这几日晚膳都见不着那位世子,只有顾大人一人还在府中用膳,林玉茗倒乐得轻松。这样一来,她只需要照顾好顾大人的胃就行了。

  “师父,这你都知道啊。”余小珪的脸垮了下来,一时也没了语。

  “那是自然,”林玉茗瞪他一眼,“好好看着师父的手法。”

  “我睁大了眼睛,一直看着呢!”余小珪张开五指,崩了崩他的眼皮,朝林玉茗做了个鬼脸。林玉茗扑哧一笑。

  香儿刚刚已经来传过话了。今日午膳也不用做那么多的菜,因为世子大人去了望月楼。陆县令便让上五菜一汤即可。

  午初初刻一过,香儿就来传菜了。但她让丫鬟们把菜都端走了,人却还站在厨房门口。

  “怎么了?”林玉茗净了净手,又擦了擦水。

  “顾大人说,请你过去说说话。”

  “我?”林玉茗真是愣住了。好几天了,她没看出来顾大人吃饭还要人作陪啊。这位大人,看上去就是个清廉自律之官啊。

  “是你啦,林小娘子。走吧,别墨迹了。”香儿拉了她的手就走。

  “吃过饭了吗?”顾大人筷子顿了下,看了林玉茗一眼。

  “回禀大人,民女已经吃过了。”她和府上的下人,都是巳正三刻就开始吃饭了。

  “坐吧。”顾廪吩咐侍卫,给林玉茗端来了一张凳子。

  “不知大人叫民女来,所为何事?”林玉茗实在猜不透,顾大人有什么话需要再跟她说的。毕竟菜谱也写了,夸赞的话头一个晚上就客套完了,也没必要再接着说吧。她也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市民,应该没犯什么事吧!

  “本官听说,你住在玉溪村南山上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顾廪顿了顿,没再说话。又开始吃起菜来。

  林玉茗依旧笔直地坐在凳子上,上面不问她就不回呗。不过这样沉默的氛围,还是令她有些不安的。

  “你与陆安陆大夫,以及他的妻子林氏,相识是吧?”顾廪终于又看向了她。

  “……”林玉茗霎时便忆起了,那日她告诉如姨和陆叔自己入选时,两人当时追问她的话。难不成如姨他们,当时提到的那个户部的官员,竟就是顾大人?

  记得如姨和陆叔当时心事重重的样子,明显是不想见到那个户部的官员。如果真的是顾大人,也就是说,如姨他们不想见到的人就是顾廪!

  “林玉茗!”陆县令唤了她一声。

  林玉茗这才往桌上看去,陆县令的脸有一丝凝重,应该是怕她无形中惹恼了顾大人吧,那样的话就前功尽弃了。而顾大人,倒没有催促她,脸上的神情也很温和,就是眼中的情绪她看不大懂。

  不过也难怪,顾大人只怕有五十来岁了吧,这样位高权重的人要遮掩心思,岂是她一个小娘子能够读懂的?

  “民女确实和陆安夫妇相识。”林玉茗恭恭敬敬地回了句。

  顾大人既然这样问她,想必是已经查到了什么消息。她现在不承认,万一给她安一个欺瞒特使之罪,岂不就惨了。再说了,也有可能就是顾庸告诉他大哥的呢。

  “本官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林小娘子愿不愿意,”

  我能说不愿意吗?

  “大人但说无妨。”林玉茗硬着头皮回道。上回顾庸在摊子上的请求她还记着呢,这回这个顾大人不会也是同样的要求吧?

  但是,为啥都要通过她引荐呢?难不成以前顾大人得罪过如姨和陆叔?也不对啊,要是得罪过了,为啥如姨他们当时那样心神不定呢?

  “林小娘子不必惊慌,本官不过就是想见见故人罢了。多年未见,贸然登门,恐陆大夫及林夫人闭门不见,本官又难得来龙溪一趟,便想着既然林小娘子认识他们,可否带本官去见上一见?”

  “若是不方便的话,”顾廪试探着说道。他当然不觉得不方便,只不过为了打消林玉茗的疑虑,才这样说罢了。

  “确实不方便,还请大人见谅。”林玉茗直接回绝了。

  “……”这下,就连陆县令拿筷子的手也顿住了。他万没想到,竟真有人直接开口拒绝了特使。

  倒是顾廪愣了下,随即呵呵笑了起来,便笑边摇头,“哈哈哈哈哈,本官,真是,哈哈!”

  随即他挥了挥手,“既然林小娘子不方便,本官也不强求了。你且退下吧。”

  林玉茗就退了出去。刚走过屏风,她就险些站不稳。缓缓地,一步步地,林玉茗从屋中挪了出来。

  好不容易来到院中,林玉茗找了个角落坐了下去。她的背上都湿了一片。

  口中说出拒绝的话时,林玉茗已经做好了被特使发难的准备。虽说她可能想多了,但想到如姨和陆叔他们当时的神情,她直觉两人是绝不想见到顾大人口中,所谓的“故人”的。

  如姨和陆叔对她那么好,她没有理由将两人不想见的人领回去。万一陆叔他们隐居避世,就是为了逃离京城的纷扰呢,那她同意顾大人的请求了,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吗?

  她做不到。虽说她很爱惜自己的小命,但要是让她做一个无情无义的人,她往后的所有日子都不会安心的。

  但好在,顾大人似乎真如她感觉到的那般,算是一个好官,并没有为难她,也没有强逼她带他去,只不过不知道之后,会不会找她麻烦罢了。看来接下来的几天,她要谨慎行了。

  等她回到了后厨,小珪一看到她虚弱的模样,就立即给她去端了一碗绿豆汤来。

  “师父,晾凉了的,还有些余温。喝一些,你这会儿气色看着有些不大好。”

  “好徒儿。”林玉茗接过来,慢慢地喝了几口。似乎心中的忧虑,被绿豆汤的清爽渐渐冲走了不少。

  “师父,难不成那位顾大人难为你了?”余小珪担忧地看着她。

  “还好,没事。已经过去了。”林玉茗摇摇头,这种事当然不便跟孩子讲明。

  没想到她才坐了一会儿,有人就随着玉露过来了。林玉茗看着玉露后面的人,好像是顾大人身边的侍从。

  玉露担忧地看她一眼,让开了。

  那名侍从声音不带一丝起伏地对她说道,“我家大人让我来给林小娘子你,送点东西压压惊。”

  边说着边从衣衽中摸出两张纸,给了玉露,让玉露递给林玉茗。

  林玉茗接过来,随意地看了眼。竟是两张银票。她抬头又无语地望着侍卫,可这让她更紧张了啊!

  “大人说,无意惊扰林小娘子。只因见故人之心日切,便冒昧请托了,还望林小娘子勿怪。在下告辞。”

  说完转身便走。

  林玉茗看着来去如风的侍从,捏了捏手中的银票,一时心中纷扰。

  顾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啊,什么叫“见故人之心日切”?也就是说,顾大人一定要见到如姨和陆叔?她是不是得早点回去报个信啊。

  对,我得回去给陆叔他们报个信。

  林玉茗这样想着,便起了身。她把余小珪拉到面前,“徒儿,师父现在有些事,得回家一趟。你能不能给师父找个会骑马的人,最好和你没什么关系,送我一趟啊?”

  本来她收了望湖楼楼主的少东家,也从没想过要借徒弟的势,这回也是没办法了。她可不能去找薛青,别到时候还连累了陆县令,那可非她本意。

  “这有何难?师父,你跟我出府。我这就带你去。”余小珪当即便带着她往府外走去。

  谁知林玉茗刚到了南城门时,就被一道声音喊住了。彼时,载她的那个小厮刚下了马,她也要随之下马走出城门时,就听见一道久违的清越之声,从旁侧的招子里响了起来。

  “林玉茗——,你要去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