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十九章 每次遇到你准没好事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7 15:30:5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林玉茗闻声回头。果不其然,约有一个半月没见的赵珩身着劲装,从那喝茶的小摊里几步跨了出来。

  牵马那小厮也转过头,看了看她,又望了眼赵珩,“林师父,这位是?”

  “林师父?”赵珩三两步走到了近前,有些奇怪地审视了一番那牵马的小厮,再看了看林玉茗。他今日回城,先去了林氏那螺蛳粉的摊子,却没有见着林玉茗。

  好在阿丞哥很快就将林玉茗的近况告诉了他,他便想着这回他有好几日的旬休,也不急着回去见儿子们。只等林玉茗从府衙出来后,随她一道回去。

  好吧,他承认,他不好在林玉茗没在家的时候,去看他的孩子们,总觉得那样林氏会很生气。至于为何会有这种感觉,赵珩自己也不是很明白。

  他压根没想到,这午时都没过,林玉茗就坐着别人的马,到了南城门,看那一脸匆忙着急的样子,好像是急着要出城……到底出了什么事?

  “他是谁?”赵珩冷眼瞪着那牵马的小白脸,又对着林玉茗喝问,“你们这是要去哪?”

  “我去哪还要向你报备吗?”林玉茗刚受了顾大人的威压,心里还七上八下的,这会儿口气着实不太好。

  “你,”赵珩眼见着林玉茗,转身就要跟着那牵马的小白脸走出城去,也不管是不是大庭广众之下了,当即猿臂一伸,就把林玉茗拽了回来。

  林玉茗那个无语了,她倒退着差点一个趔趄。好不容易站稳了,她转头就瞪了始作俑者一眼。

  “我有事要回去呢!你想看孩子们,就自己回去看嘛!”

  “回哪去?你不是有府衙的差事吗?”赵珩沉声问道。

  “我回哪去关你屁事!赵珩,你再这样,我喊人了啊!”林玉茗越发不悦。

  她自己的事,凭什么要跟赵珩说。两人不都离婚了,就算有点孩子的牵绊,赵珩完全可以自己回去见儿子们嘛,何必在这里堵着她。这不耽误她时间吗?!

  “你喊啊!”赵珩冷了脸,他身上收敛的煞气竟不自禁散出了些。

  那些路过停留准备看一眼热闹的老百姓,一时都摇着头退开了些许。就连余小珪那小厮,本想叫林师父走的,这会儿都被赵珩那气势压得只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话。

  “你以为我不敢吗?”林玉茗却毫无所觉,她一说完就低头狠狠地咬了赵珩一口,然后抬起头来就喊道,“强抢——”民女啦,后面三个字还没出口,就被赵珩一把拽进了怀里,还被对方无情地捂住了嘴。

  赵珩只觉得如同被一只蚂蚁般咬了手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,竟下意识就把林玉茗拽进了怀里。察觉到周围不少人的侧目,赵珩觉得这样太引人注意了,于是半拖半拽着,就把林玉茗往旁边的巷子里弄。

  却不知这样,反而引得更多的人围了上来。

  那小厮也终于觉出不对,立即帮着喊叫了起来,“强抢民女啦!光天化日之下有人强抢民女啦!”喊话的声音都带着抖。但即便很害怕,他也不能就此走掉。

  他家小郎君可是林小娘子的徒弟,这关系大了去了!

  很快就有路过的人闻声围了上来,门口也有守城的兵士,听到了喊声,也跑了过来。

  赵珩:……

  他怎么一碰到林玉茗,就束手无策了呢。

  眼见人围得越来越多,那小厮也大着胆子,随着跑过来的守城兵士靠了上来。

  赵珩只得把林玉茗放开。

  林玉茗立即趴在一边喘起了粗气。其实赵珩并没有憋她气,就是……她忽然觉得赵珩身上有一股冷冽的气息,令她情不自禁想远离些。

  那守城的领兵,见人已经放开了,看了看周围,摸着兵器的手顿了顿,扬声喊道,“都散了吧,散了吧。人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不少人便散开了去。那领兵上前,对着赵珩就质问道,“兄弟,你哪个营的?再这样光天化日之下欺负女子,我就要拉你去见陆县令了!”

  “她是我,”赵珩顿了顿,“她是我姐姐。”

  那领兵还没反应过来呢,余小珪那小厮就大呼小叫起来。

  “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,怎么谎话张口就来?林师父要是你姐姐,你作为亲弟弟,怎么能这样对她?”

  “他说的在理。”那领兵站在原地,仔细打量了一番赵珩,始终觉得对方的气息有些不同寻常。若是不注意,像是能很快融入到周围的人声中去似的,但若是放出来,好像立时便能给周围的人造成一股威压。

  “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“我,”又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苦训和磨砺,赵珩越发内敛了。作为一名斥候,本来是不能引起众人的注意的,谁知刚刚他一看到林玉茗,立时就将顾训的教诲抛之脑后了。

  “他是我弟弟,”没想到林玉茗终于站直了身体,立时冲着领兵打了个哈哈,“实在不好意思,这位军爷。我弟弟跟我开玩笑呢,他这个人就是这样,仗着人高马大的,总是欺负我这个当姐姐的,也没个轻重。”

  “真的是你弟弟?”那领兵皱了皱眉头。

  “真的。我弟弟有月余没回家了,这回是来城里寻我呢。以前他就爱这样跟我开玩笑。”林玉茗又是拱手又是作揖的,好不容易打消了那名守军的疑虑。

  要是真闹大了,她那什么报信的想法,还是趁早打消了吧!

  见赵珩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地,林玉茗心下翻个白眼,真是没眼力见。但还是上前就扯了对方的胳膊,使劲拽了拽,“还不跟人军爷赔个不是?!我这个当姐姐的,为了你操了多少心了,你怎么还是这么不长进呢?”

  赵珩越发冷了脸。这许久不见,林氏这胡说八道的本事又见长了啊!

  “你听到没有?快跟军爷认错!”林玉茗边说着,边狠狠地掐了赵珩的手背一把。这厮全身穿的衣服都太严实了吧。

  见赵珩无动于衷,林玉茗继续跟那守军赔笑,“实在对不住了,这位军爷。我弟弟他啊,就是一根木头,啊不对,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。”

  “根本就不带听人劝的,而且死性不改,犯了错也从不自省,家里的人都操碎了心,还总让我这个做姐姐的来给他擦屁股……”

  ……???

  赵珩怕再听下去,林玉茗指不定说出什么更不堪入耳的话呢,他只好打断了林玉茗,“姐——”

  “唉,弟弟!”林玉茗瞪他一眼。

  赵珩终于扯了扯嘴角,对着那守军拱手做了个揖,“对不住了军爷。小人确实,经常和‘姐姐’开玩笑呢!”林玉茗被“姐姐”两个字震了下,她明显地听出了其中的杀气。

  虽然这小子神情看上去有些不情不愿的,但好在这番作为,确实如同这位小娘子所说的一般。

  领军点了点头,似乎终于相信了他们是认识的。他沉声警告了一句“下不为例”,便转身返回了他的岗位。

  林玉茗这才甩开了赵珩的手,退开了两步,嘀咕一声,“每次遇到你准没好事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赵珩不悦。他还觉得每回见到林玉茗总没好事呢。

  “我是说,弟弟,姐姐我可以回家了吗?”林玉茗扯起嘴角,假笑。

  “回家?玉溪村?”赵珩皱了皱眉。

  “不然嘞?我家就在玉溪村啊!”林玉茗白了他一眼。赵珩是军营里呆傻了吗?

  “那他是谁?”赵珩又看向了那小厮。

  此时,余小珪那小厮已经完全呈呆愣状了。原来这位郎君,真的是林师父的弟弟!那他岂不是第一次见面,就得罪了对方?完了,回头他怎么跟自家小郎君交差啊!

  “我徒弟的小厮。”林玉茗想着,反正赵珩是不问清楚不准她走了,便只好没好气地回道。

  “他送你回去?”赵珩随即便想明白了,仿佛没听到林玉茗不善的口气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让他走。我带你回家。”赵珩下了结论。既然是送林氏回村的,那他在这,就不需要什么“徒弟的小厮”了。

  “我,”林玉茗正想开口拒绝,就见余林立即堆满了谄媚的笑,

  “这样也好,这样也好。林师父,就让您弟弟送您回去吧。我这便回去跟我家小郎君说一声。”边说着,就要把手中的缰绳递给赵珩。

  林玉茗抚了抚额。算了我累了,就这样吧。坐谁的马还不是一样。

  赵珩很快将那小厮,连同对方的马都打发走了。他自己骑马回来的,有坐骑。

  刚那招子的小二,正好也将赵珩的马牵了出来。两人便往城外走去。

  “骑快点,我赶着回家。”林玉茗跟着上了赵珩的马,就嘱咐了一句。

  赵珩点点头。马腹一夹,纵马往玉溪村而去。

  在路上的时候,他却觉得林玉茗有些奇怪,仿佛有什么心事似的,竟然难得地靠在了他的背上。之前林玉茗坐他后面,可是恨不得离他八丈远呢。

  夏日的衣甲都很薄,即便是军营里发下来的,也就比常服厚了那么一点点。故而林玉茗脸贴在他背上,赵珩一下子就感觉了出来。他的心忽然跳得很快。

  这天也太热了吧!赵珩看了看日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