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八十章 求你帮个忙!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8 02:20:3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幸好骑马回南山的脚程是很快的。

  距离林家还有一小段路程的时候,赵珩已经将马的速度慢慢放了下来,谁知林玉茗立刻离开了他的背,赵珩正觉得心忽然就空落落地,就听见对方侧攀着他的臂膀喊道,

  “别停!直接去陆叔家。”

  “……好,”赵珩也没问为什么,只说了声“抓稳了”,就往陆家拍马而去。

  马一停在陆家院子门口,赵珩刚喊了声“吁”,林玉茗就迫不及待地翻身下去。

  赵珩一转身,正想说“慢点”,林玉茗已经站在地上了。

  这时灶房里似乎已经听到了院外的声音,有人从里面出来了。正是林晏如。

  林玉茗刚刚推开了门。

  “玉茗?你——”林晏如有些惊讶地看着林玉茗,疾步走了进来。这个时辰,玉茗不应该在县衙吗?

  “如姨,我,”林玉茗咽了咽口水,往如姨面前快步走去。

  许是屋中的人都听到了林晏如的声音,正在陆家吃饭的几个孩子,这时俱都放下碗跑了出来。

  待看到是自己的娘亲,先是一愣,随即便又高声地喊道,“娘,你回来了?!”

  老三紧接着问道,“特使大人们走了吗?娘,你是怎么回来的?”话一说完就眼睛一亮,他已经看到了跟着进来的赵珩了。

  “爹——”老三边喊,边就从台阶上冲了下去。立时跟在后面出来的几个兄弟,也都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把赵珩团团围住了。

  林玉茗回头看了眼,转身笑着对如姨说,“如姨,我们进去说吧!”

  林晏如觉得玉茗脸上的笑意,并没到眼底。但她还是笑着回了句,“好啊。”

  既然赵珩回来了,林晏如也不用顾着几个孩子了。任他们自去叽叽喳喳地亲近他们的爹去,她只拉着林玉茗的手往灶房走,边走边问,“午饭可吃过了?”

  “早吃过了。”

  “可是县衙的差事忙完了?”林晏如随口问道。

  “还没,”林玉茗欲又止。

  林晏如看看她,似乎明白了什么,宽慰道,“如姨知道了。”

  “如姨,你!”林玉茗惊觉如姨竟是如此七窍玲珑之人,她还未开口提起任何旁的话,对方就已经知道她的来意了?随即她又觉得理当如此,如姨一直是一个很理性的人,陆家做决策的似乎基本上也都是如姨。

  “我们去堂屋吧。”林晏如携了她的手,转了身,径直拉着她走向堂屋。

  进去后,林晏如就将门关上了。

  然后她拉着林玉茗走到了书桌前。让林玉茗坐下,自己也拉了把椅子过来。

  “你可还记得上回赵小郎君,那日回来的时候,其中一个同行的名叫顾庸的小郎君,”林晏如也没用疑问的语气,她知道林玉茗肯定有印象。

  “当然记得。”

  “他曾和我们的一位故人,在京城里当官的顾大人是亲兄弟。”

  “这我知道,”林玉茗低了低头,还不待林晏如继续说下去,她终于将明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,声音还带着显而易见的急切,

  “如姨,就是这位顾大人,他就是这次来龙溪县的副使。我原先还不知道他和你们相识。今日午膳,他却将我叫了过去,说要请我带他来见一见你和陆叔。”

  林晏如摸了摸她的手,叹口气,“看来真的躲不过了,”

  “不!如姨,陆叔是不是出诊去了?那正好,我让赵珩骑马将你带到邵大哥那里去,然后我去陆叔出诊的地方,我去堵他。你和陆叔都避一避。”

  “避,如何避得过?我们都已经避居到这里来了。”林晏如摇摇头,对着林玉茗安抚地一笑,“你不用担心,他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。”

  林玉茗皱了皱眉,“如姨,该避就避!既然你们相识,若你们不愿意见他,这回避开,那么他作为‘故人’,就应该识趣点,不再来打扰你们。再说了,那位顾大人中午跟我提那话的时候,就被我一口回绝了,我们还有时间。而且,”

  林晏如紧张地抓紧了她的手,“你拒绝了?玉茗,”

  林玉茗不高兴地看了眼林晏如,“如姨,我是那种人吗?”

  “不是,我就是,”林晏如笑笑,又自嘲地摇摇头。她当真是糊涂了,竟连玉茗也不相信了。

  反而林玉茗见她这样子,又把她的手拉过来,“如姨,你是怕我的六个孩子被顾大人威胁吧?”

  “但我看那顾大人不像是这种人啊,”林玉茗皱了皱眉。她忽然有些迟疑了。

  穿到这个时代,当官的她先前打过交道的,也就只有陆景生陆县令一人而已。陆县令其实一直算是聘请她,故而对她倒还礼遇有加。假若她触了特使的霉头,她自己不也早就想过嘛,陆景生到时候还会救她吗?

  如今这从京城里来的这位世子,和这位户部的官员,她竟然仅从面相就把人家想得比较好,她是不是太天真了啊?

  果然就见如姨摇了摇头,叹道,“玉茗啊,官场可没你想象得这么简单。”

  “那位顾大人,我们离开京城前,他就是四品大员了,”

  “唉,如姨,这些咱就先不管了。我也不关心。”林玉茗说着站了起来,“你在这给我写个字条,我到时候带给陆叔。现在我去跟赵珩说去。”

  说着便将林晏如留在了屋里,她自己走了出去。

  林晏如似是也听从了她的话,走到书桌边便提笔写了起来。

  推开门,就见到六个儿子还紧紧地围着赵珩,在问东问西呢。

  赵珩一听到声音,便抬头望了过来。那目光似是带着无奈,又似是有着三分惊喜和两分期待,以及一分他自己也不明白的紧张。

  林玉茗招招手,“赵珩,求你帮个忙!把如姨送到县城的邵氏药堂去!”

  “……”赵珩忽然就想起了上回他回来的时候,林玉茗让他去接侄女大丫时说的话。虽然林玉茗的请求说得很恳切,但是他赵珩生平第一次后知后觉,自己是被对方当成了马夫。

  林玉茗见他不说话,便从台阶上跳了下来,然后提着裙子几步跑过来。几个儿子立时就乖巧地散开了,让娘亲和爹爹好好说话。

  林玉茗第一次对赵珩鞠了个九十多度的躬,“事情比较紧急,还请赵郎看在如姨帮我们,照顾了这么久的孩子的份上,能允我所托!”

  “好。”林玉茗太郑重了。赵珩似乎终于明白,他在县城时见到的对方为何那般着急了。原来是陆家出事了。

  其实,他本来也没打算拒绝对方,没想到只是略一迟疑,林玉茗竟然……看来陆氏夫妇在林玉茗心中的位置很重要啊。儿子们也很重要吧?!那……赵珩不敢再想下去了。他这是怎么回事啊。

  林玉茗一听到对方的这个“好”字,第一次觉得心踏实了起来。她抬起脸来,对着赵珩感激地一笑,“谢谢你,赵珩。”

  “……无妨。”赵珩撇来了脸去。

  正好这时林晏如出来了,叫了一声“玉茗”。

  林玉茗很快转了身,走到如姨面前,“如姨,你的幕离呢?把幕离戴上。”

  “好,我这就去拿。”林晏如忽然觉得,自己没白疼林玉茗。这丫头是真心实意地关心她。

  她把字条交给了林玉茗,便进屋去拿幕离。

  待林晏如再次出来,林玉茗已经在院门口了。赵珩手中牵着缰绳,正在听林玉茗的叮嘱。

  “……一定要将如姨送到邵氏药堂的大郎,邵冬青的手中,一定要见到他本人。”林玉茗别有深意地看他一眼,“别见着了故人,就把我的事忘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赵珩还没听明白。

  林玉茗却已经转而说别的了,“进城的时候不要走南城,绕一绕。”其实她觉得戴了幕离的如姨,若是顾大人一行坐马车而来,应该是认不出的。但还是要谨慎行事为好,有时候就怕那个万一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完事后,如果不耽误你什么事的话,你来接我。我肯定在,”林玉茗转头,看向院子里,朝着正在锁门的如姨喊道,“如姨,陆叔今天去哪出诊了?”

  林晏如回头也扬声回道,“就在咱们村上,那胡里正家。”

  林玉茗便又看向赵珩,“我正好要把孩子们带到邓婆婆家。到时候你看情况吧,直接到里正那里来找我也行,或者去邓婆婆家等着也行。”

  这时林晏如也关好门窗出来了,她手中带着一个小包裹,头上戴着幕离。

  林玉茗看了看赵珩,“你们快走。”

  赵珩已经上了马,很快将林晏如也拉了上去。

  林玉茗忽然想起了,“等等!”

  “怎么?”赵珩侧头看她。

  “你从邵氏药堂出来后,先去县衙所在的那条弘文街上,找一家叫做徐记的铺子。刚刚送我出城的那个小厮就在那里,你来找我的时候,叫他骑马跟着来。他叫余林,双木林。”

  林玉茗从颈中取下了一枚玉坠,递过去,“这是我徒儿送我的。你带上,到时候给他看。”

  赵珩伸手接过来,他虽不懂,却也看得出这块玉坠很贵重。小心收了起来,就道一声“那我走了”。说完也没等林玉茗回声,便驾马而去。

  林玉茗欣慰地笑了。关键时刻不拖拖拉拉,赵珩这性子,作为朋友还是挺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