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八十一章 真是个没见识的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9 01:30:3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赵珩和如姨一走,林玉茗转身锁好了陆家的大门,便将六个儿子叫着,

  “狗子们,我们直接下山。你们应该都吃饱了吧?”

  自己家中她是不担心的。贵重的东西她早放了起来,谁也不可能找到,除非把她家烧了。

  “唔,半饱不饱吧,”老三嘟了嘟嘴,但还是率先往前走去。

  林玉茗看她家老三一眼,笑着摇了摇头。这别扭孩子,是舍不得他爹吧。随即便拉着小五和小六,招呼着其他儿子们跟了上去。

  带着六个儿子下山,林玉茗想避开众人的目光都不行。最先是山脚下的一户人家看到了她这一行,很快在田间地头干活的不少人都认出了她。

  像看着动物园里的猴子似的,对着林玉茗和她的六个孩子指指点点。

  林玉茗依旧是目不斜视,带着孩子们往前走。很多时候,当你到了一个层级,就不会在意以前的事了。别说她现在有些钱了,就算是没钱的时候,她也没把村里的流蜚语放在心上。

  待走到去北岸和去南岸村头的岔路口时,林玉茗停了下来。她有些纠结。要是先送儿子们去邓婆婆家,万一她正好错过了陆叔怎么办?但要是她和儿子们就在这分开,她倒真有些不放心。

  大狗子看了看他们的娘亲,试探着问道,“娘,你是不是不放心,我们自己走去邓阿婆家啊?”

  林玉茗看着儿子关切的眼神,没有说话。承认了不就表示,她不相信老大有能力照顾好弟弟们嘛!其实她非常信任大狗子,但是做母亲的,还是会担心呀,毕竟好久没带儿子们下山来了。

  “娘,你别担心。我们四个能把小五和小六看好,不会走丢的。”老二也拽了拽她的衣袖,“娘,你早些去里正爷爷家,去找陆爷爷吧。”

  “三狗子!四狗子!”忽然有个小孩的声音从背后响起。

  林玉茗闻声转头。一个和自家头几个小子都差不多大的男孩,正背着竹筐走了过来。走在后头的便是赵珩家原先的邻居,何婶两口子。两夫妻正扛着锄头。

  随着狗蛋的声音响起,老三和老四都转过了头来。老三一看到是之前的小伙伴之一,立马招了招手。

  “狗蛋!”

  本是背对着还有些看不大清的林家婶子,及之前常在一处玩耍的玩伴,这一都转过头来,狗蛋便有些愣住了。

  身后的何婶及其当家的也都愣了下。明明才只过了两个多月,但原先看着和他们家小郎差不多的几个孩子,怎么忽然就觉得都换了个人似的。

  瞧那一个个的,一身崭新的衣裳,一眼看上去倒不像是农家的泥鳅了,倒有些像城里的孩子一般,脸上也干干净净的。最重要的是,感觉不一样了。至于是哪里不一样,何婶表示她也看不大明白。

  而变化最大的却要属赵林氏。尽管林氏已经被休了,但在何婶等人的眼中,她仍旧是赵家的媳妇,被休了只能说是她自找的。

  林玉茗见自家的两个小子,已经走过去和狗蛋拉着手说话了,她也不好当作不认识。便主动笑着打了声招呼,

  “三叔好,三婶好。”何婶夫妇的辈分比赵珩高一倍,虽然几个小郎玩在一处的时候也没怎么论辈分,但林玉茗还是顺着之前的辈分称呼了。

  “林小娘子真是好久未见了。”何婶打量了几眼林玉茗,看着如今仿佛比当初和赵大住在一起时,还要秀气几分的林玉茗,她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这真的是赵大那个被休弃的媳妇吗?瞧这身衣裳,看上去就要花不少的银子,那轻巧的料子,那料子上的绣花,被如今白了许多的林氏穿在身上,就像是……就像是城里的娘子一般。

  何婶词汇匮乏,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林玉茗现在给她的感觉。

  反正她就觉得林氏越发好看了。和以前那个动不动就哭哭啼啼,被赵徐氏磋磨的小哭包样,完全没办法说是一个人。如今的赵林氏,只怕那赵徐氏站在面前,都要认不出了。

  明明这赵林氏走之前,她们私下还互相唠过,这林氏回头肯定要带着儿子们回来哩。要不然,无亲无故的一个被休之人,要如何带着六个娃,在这个地方生活下去啊?可不得回来求赵大,再把她接回来……

  “三婶?三婶?”林玉茗居然已经走到了近前来。

  旁边的何老三伸手撞了撞自己婆娘,“人林小娘子叫你哩。瞧你,跟撞了邪似的,”

  说完堆起满脸的笑,“林小娘子这是带着小郎们,下山来看邓阿婆的吧?”

  何老三一直知道赵大家和邓阿婆一家交好,后面林氏被赵大休了,本来以为林氏会和邓阿婆他们断了联系,倒没想到这两家反而更亲密了。

  他也是日前才听村里人说,这林氏随着邓家那个小子,在县城里开了个摊子,卖什么螺蛳粉,听说臭死了。但说的那几个有人去了南城集市看过,说是生意还蛮红火的,就是受不了那个味儿,他没好走近瞧瞧。

  只远远地看了眼,说是那邓丞带着二丫在忙哩。他们就是奇怪,不是说这螺蛳粉叫什么“林氏螺蛳粉”吗,而且早就有村里的人见过,这林氏螺蛳粉是那被休的赵林氏在掌管,那邓丞就是个帮忙的,怎么如今林氏反而不见了?

  几个人下田的间隙,凑在一处闲聊几句,最后得出了结论。这赵林氏说不定和邓家那小子勾搭上了,说是林氏螺蛳粉,其实是邓家的生意,不然林氏怎么都不去出摊,反而是邓丞和那个小丫头在忙活哩?

  “是啊,三叔三婶这是忙完地里的活了,准备回去?”林玉茗随口问道,这个时辰离申时还有一会儿,村里下田的应该不至于这么早回去。

  “可不是嘛!杂草长得多起来了,这不,我和你三叔打理了好几天,才清完呢不是?当家的,你说呢?”何婶终于回过神来了,笑着说道。林玉茗变了模样,连跟对方说话,何婶都有些不自觉的紧张。

  “是啊是啊,忙了好几天哩。”何老三尴尬地笑笑,随即瞪了自家婆娘一眼。这没见过世面的,连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  林玉茗觉得这两夫妻看着有些奇怪,不过她也不在意。估摸着是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自己了,这两人对她觉得有些陌生吧。虽然林玉茗知道自己变了很多,但她并不知道,在这两人的眼中她变了如此之多。

  她正有些想麻烦这夫妻俩,把她六个小郎顺路带过去。能带到赵珩原先那个家也行,赵家离邓家的距离就短了好多。

  而且她也是没办法了,想来这何婶两口子应该不会拒绝吧。之前她还住在赵家时,自家老三老四和何婶家的狗蛋玩得还可以,两人常常到对方院子里一起玩。虽说她和何婶关系也不能说多亲近,但好在见了面还是能笑着打声招呼的。

  “三叔,三婶,”林玉茗喊了一声又顿住了。她有些开不了口。毕竟不熟,人家平白无故地,凭啥要帮她把孩子带过去。

  “咋哩?许久没下山,不认得路了?”何婶笑了笑,“走走走,我带着你们走一段,你就记得了。”她正好想路上瞅个机会,问问赵林氏如今在做什么。

  “不是,三婶,”林玉茗咳嗽一声,终于还是说了出来,“我还记得路的,毕竟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了,怎会说忘就忘。不过我这会儿有点事,要去胡里正家一趟,想麻烦你和三叔,把我的六个小郎带一路。”

  “我有些不放心。”林玉茗说到这,眼神很诚恳。她知道乡下人其实都很淳朴,虽然喜欢八卦喜欢传谣,但其实都是闭塞偏僻造成的。实际上大部分人并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就算是说话难听,还能要了她的命不成。

  “等到了赵家,就让他们自己走就行了。”

  “我道是啥事呢,这算个啥。我和你三叔这就带他们过去。等到家了,我再让你三叔把他们送到邓家。”何婶笑笑,这回表情自然多了。

  尽管林氏变了样,几乎也不怎么下山,但好歹一个村的,也做了那么多年邻居,而且还是他们的小辈,只是看顾几个小孩一会儿,再送一段路,真不算啥事。

  “你甭担心!你要是有事去找里正,赶快去吧。”何婶挥挥手。

  林玉茗看了看何婶,又看看何叔,总得人家当家的点头不是。

  何老三也回了句没事儿,“我等会儿就把他们都送过去。”何三光这会儿想得好,正好趁机探探邓阿婆的口风,看看那邓小子是不是看上了这林氏。

  别说,他今日仔细一瞧,这林氏倒真长得挺俊的。以前村里只传林氏就是个纸糊的小人,风一吹就倒。如今换了身衣裳,倒显得俏丽了起来。

  “多谢三叔三婶,真的谢谢了!当真是麻烦你们了!”林玉茗连连道谢。

  随即她便跟老大和老二仔细嘱咐了一番,再跟何婶一家道了别,就从另一条往北岸的路健步离开了。

  何婶看一眼她家狗蛋,刚刚赵林氏走时从袖口里摸出了一大把糖果,全塞给她儿子了。这会儿她那不争气的小子,正拉着三狗子四狗子说一起吃呢!

  这死孩子,也不知道都收起来?她又瞪了眼何老三,看看你教的好儿子。

  何老三正望着林玉茗的背影,若有所思呢。这一幕被何婶看到,上前就踩了对方一脚,“看什么看,还不快走!”

  何老三也不瞒着自家媳妇,“我就是想,这林氏去里正家会有什么事?”

  “关你什么事?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。人林氏现在跟着陆大夫两夫妻采药呢,发达了你管得着吗?”

  何老三那个无语啊,真是个没见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