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八十二章 你们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19 19:49:2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林玉茗自穿过来后,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玉溪村北岸。住在北岸的人确实要比南岸多,田埂上到处都是人。和南岸的村民一样,看到林玉茗就交头接耳了起来。

  好在林玉茗根本不在意,她径直往里正家走去。而当看到里正家时,林玉茗竟有些惊讶了起来。原先她还真没有印象,这里正家竟有一座这么大的宅院。

  就从外面看去,并不是村民那般,用木头或者竹子围起来的院子,而是用什么材料砌起来的高墙。而这墙,也不是村民住的泥巴土墙,像是用类似砖头的方砖砌起来的,上面似乎还有些简单的花纹。

  林玉茗上前敲了敲大门。说是大门,其实就是比普通农居的屋门大了那么些许,倒是和县城里的宅院还是有些距离的。这倒还符合里正家的地位。

  可旁边这墙……林玉茗还来不及细想,屋里就来人了。

  “谁啊?”听声音像是个年轻的小娘子,边说边打开了大门。

  “你是,?”果然是个女孩子,看着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。

  “请问小娘子,陆安陆大夫可是还在府上?”

  那女孩子连忙点头,“恩。陆大夫刚还在给我家夫人看诊呢。你是?”

  “我姓林,原先是赵大家的。”林玉茗觉得这么说,对方肯定能明白。

  谁知这小娘子竟摇了摇头,“俺刚来胡府不久,对村里的人事还不太清楚。”

  见林玉茗有些疑惑,那小娘子笑道,“既然你是来找陆大夫的,俺先去跟夫人说一声吧。请小娘子稍等。”

  林玉茗道声好,便在门外等着。很快那个小娘子就再次来开门了。

  “你是林小娘子吧?”

  林玉茗点点头,“正是。”

  “夫人请你进去呢。陆大夫还在煎药。”

  “好。”林玉茗跟着走了进去。进门后竟然还看到了照壁。

  穿过照壁,她扫了眼这个院子。从里面瞧,都赶得上县城里的小宅院了。脑中不禁想起了殷夫人。原先还奇怪为何殷夫人会嫁到里正家,现在她总算明白了。原来里正家也是很有家底的。确实这么看的话,倒也不算辱没了殷夫人。

  随着那小娘子穿过耳房,到了后罩房,对方说是夫人就住在这里。

  不过她们并没停留,那小娘子边走边说,“夫人让我带你直接去见陆大夫。”

  “多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。”那小娘子看林玉茗的穿着,总觉得对方不是一般人。但她只是个刚进胡府的丫头,不敢多嘴。只是带着林玉茗往西北角走。

  林玉茗从外面看的时候,确实没想到,这院子竟还是个三进的院落。

  终于到了灶房,门是开着的。

  林玉茗走到门边,便看到了陆叔。她走近唤一声,“陆叔。”

  陆安正坐在炉子前拿扇子扇火呢,不时看看锅里的药,“玉茗,你怎地来了?”

  林玉茗跨过门槛,走到了陆叔的旁边。她本想直说,但先看了眼那小娘子。

  那丫头似乎很懂事,立马笑道,“我去看看夫人。”说完就走了。

  “陆叔,有个从京城来的顾廪要见你。”

  陆安的蒲扇顿了下,再次抬头,“当真是顾廪来了龙溪?”

  那回顾庸见到他,便想求他帮个忙。但被他婉拒了。但当时对方并没透露过,顾廪要来龙溪的意思。他虽然有过担心,但想着他和晏如都离开京城这么多年了,总不至于还记着他们。

  “恩。我原先并不知道你和如姨,与这位顾大人相识,这几日回家也便没跟你们提过。主要我想着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。”

  “没想到他今日要我带路,说想见见你们。我便想起了上回,我和你们说我报名了县城里选厨子的事儿,当时你和如姨就追问过我,特使中是不是有一位户部的官员。不过那个时候我并不清楚,我也是特使要来之前才知道的。”

  “但我后来也没多想,毕竟户部不只是一位官员。再者,自从特使一行来了龙溪后,我见到了这位顾副使,可能是被他的表象迷惑了吧,总觉得他不像是坏人。而你们之前给我的感觉,就是不想见到那位户部的官员。”

  “我便猜测,你们也许曾经得罪过对方,或者对方得罪过你或者如姨,却在之后得势了……你们担心会出事,才从京城离开。当然,这些都是我的猜测。我只觉得,你们是不想见到对方。于是今天中午,我直接拒绝了那位顾大人。”

  “陆叔,先避开吧。能避则避,如果对方没什么坏心思,那肯定会知难而退,否则无论躲到哪里都会被他找到的。刚刚我已经拜托赵珩,把如姨先行送到邵家了,这会儿我是来跟陆叔你说一声的。等赵珩回来后,也把你送到邵家。”

  林玉茗将袖中的字条取出,递给了陆安。

  陆安展开看了看,随即叹了口气“唉——”。

  “玉茗,你坐。”

  “好。”林玉茗端了条凳子,就坐在了旁边。陆叔又递给了她一把扇子。

  林玉茗高兴地接了过来。陆叔这时候都还记得她怕热,真好。

  “玉茗啊,我和你如姨,这么些天过来,也没把你当外人。唯独这件事,从来没跟你提过,就是觉着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,只要我们离开了京城,顾大人就不会再找上门了。”陆安叹了口气,陷入了回忆当中。

  林玉茗静静地看着炉子,还是那句话,“陆叔,您要不想说就别说。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,你们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陆安却顾自讲了起来。

  当年,陆安是邵氏药堂的当家,邵方元最小的弟子。虽是外姓,却天赋异禀,尽得邵老爷子的真传。他和大师兄邵广白,也就是师父的儿子,亦是邵冬青的父亲,从小在一处长大。

  他师父临终时想把邵氏药堂传给他,陆安不愿意,他真心希望自己的师兄能够接手邵氏药堂。为了不让自己和师兄,因为邵氏药堂的事情反目,他最终留下一封书信,悄悄地离开了龙溪县。

  陆安也曾有年少气盛的时候,想着自己的医术如此独到,总要出去与其他名医讨教一番。天下之才,莫过于京城最多。陆安便一路向北,去了京城。

  当时京城的太常寺正在举办三年一次的选拔,陆安成功入选了。还以第一名的成绩,被拔擢为了太医署从六品的吏目。

  他还在太医署认识了小他三岁的林晏如,当时对方还是从九品的使唤医女。不过彼时林晏如已经在太医署待了四年了,再有一年,考核良好就可以升任为正九品的实习医女了。

  两个人相识并且暗生情愫,陆安便去了应天府向林家求亲。去了他才知道,林父曾经是太医署的院判。本以为门不当户不对,谁知林父很看好他,不仅同意了他和女儿的婚事,还将林家祖传的医书作为嫁妆送到了他手上。

  于是陆安发誓至少也要坐上院判的位置,为了不辜负岳父对他的栽培和厚望。短短三年,他就从吏目升到了正五品的医丞。这已经是能给后宫嫔妃看病的官位了,当然也是可以面圣的级别了。

  于是,那年的中秋晚宴,陆安也有了参加的资格。尽管在座的每一位官位都比他大,但他也很高兴,就多喝了几杯。

  喝多了就要去解手,他随便问了个宫女就离开了。他这官职是在座所有人中垫底的,故而不会有宫女太监亲自来给他引路,他就随着那宫女的指示,自己出去找地方。

  到底走没走岔他也不记得,反正最终他在一个很偏的殿小解了。出来后他路过一座假山,却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谈话声。

  虽然醉了酒,却能听得出是个男人和女人的声音。这可让他的酒当即就醒了一半。此时此刻,在这样静悄悄的地方,究竟是什么人在私会呢?

  他本想就此溜走,但那声音却越来越近,很快里面的人就出来了。他一时心急,赶紧躲进了游廊一边的花丛。

  就着十五的大月色,他看清了那名男子的长相,竟是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四品大员的顾廪顾大人。他之所以认得,是因为顾大人很受官家器重,晚宴时,官家还给对方赐了酒。

  而那名女子,他虽然不认识,却能从对方的宫装识别出,对方是后宫里的小娘,而且位分还不低。

  陆安直觉自己遇到了麻烦事。在皇家当差,不该知道的千万不能知道。而他虽是无意,到底是撞见了前朝大臣和后宫妃嫔的私会。

  林玉茗皱了皱眉,“那陆叔你也不用怕啊。你总不至于被对方发现了吧!明明你在暗唉,”

  “那倒没有。”只是没成想,他很快就知道了那位小娘是谁,竟是后宫的太仪。

  因为有一回太仪身子有恙,召了左院判过去诊治。因着林家的关系,那位左院判很提携陆安,于是把他也带上了。

  这么大的事,他肯定不敢说出去。但是一直埋在心底,总觉得心慌。他到底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晏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