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八十三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20 01:21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林晏如也没想到夫君第一次参加皇家晚宴,就发生了这种事。

  思来想去,她劝安哥放宽心,就当什么也不知道。宫闱之间,这种事说不清的,她来京城前也听父亲讲过不少,深宫中的晦暗阴私之事,比这不忍直视的多了去了。而且两人只是在偏僻的宫殿说说话而已,又没发生别的什么。

  陆安也便安下心来。

  “那你们后来,怎么又都离开京城了呢?”林玉茗也觉得,其实不是什么大事。

  “也许我和你如姨,就不适合在京城待着。”陆安叹了口气。

  太仪有些孕吐的反应,要延请医丞。没想到太仪把他召过去了。

  林玉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不会是假怀孕,要陆叔你帮着隐瞒,然后事后说流产了吧?”

  “……”陆安无语地看了眼玉茗。

  林玉茗的舌头开始打结了,“啊……陆叔……不会真被我猜中了吧?”

  眼看着陆叔点了点头,林玉茗开始黑人问号脸了。宫斗怎么都这一套啊,能不能换点新花样?

  “我没答应。”陆安见林玉茗没出声,又接着说了下去。

  “你不答应?陆叔,你真以为皇宫的水是那么好趟的?你都知道了,这太仪要是不把你弄死,她就得惶惶不可终日了。”

  林玉茗该猜到的,陆叔就是这样正直。想必那位太仪也是看中了他的品性吧,既能保守秘密,医术还很精湛。

  “那时候我没想那么多嘛……哪知道那么复杂。”陆安摇摇头,皇宫的水太深了。

  没想到的是,太仪竟然把他放走了,事后也没找他麻烦。但是半个月之后,他收到了一张字条,要他去京城的某个宅院见一个人。不然,晏如就会被太医署除名。

  陆安觉得自己被除名无所谓,但是晏如学了十几年的医术,就想以女子之身在京城大展拳脚,怎么能被除名呢?每年太医署也就招三名医女。

  于是他没告诉妻子,就独身一人去了。没想到,见到的就是顾廪。

  而且顾廪对他使了一招狠的。他开门见山地告诉陆安,在太仪进宫前,他们就两情相悦了。可是崔家看不上他,直接把崔绿云送进了宫。他虽然死心了,但是碍不住太仪对他旧情未了,希望他帮她一把。只要她成了四妃之一,就不再找他。

  顾廪决定冒这个险。

  而且顾廪告诉他,之所以他会被召过去,就是他顾廪给太仪提议的。因为他在京城没权没势,虽然岳父曾经是院判,但是早就辞官回乡了。另外一个理由,和林玉茗猜得差不多。

  “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。陆大夫,只要你帮了我,这件事之后我们不再相识。”

  这位顾大人够狠啊,而且还深谙她陆叔的性子。知道这么一说,陆安肯定不会拒绝了。

  陆安确实同意了,因为顾廪又拿晏如要挟了他。当然他自己也认为,这是他无意中撞见了对方和崔太仪的私会,上天在惩罚他呢。

  之后他按照顾廪的意思,诊出太仪怀了孕,而且还是男胎。之后顾廪果然如不再找他。

  很快宫里传出太仪被贤妃冲撞动了胎气,胎儿流产了。

  贤妃被废,崔太仪晋为贤妃。可是陆安却无法抑制地想起,皇宫中传出的贤妃疯掉的模样。官家仁厚,尽管废了贤妃,却只将对方降了两品。可这于曾经的郑贤妃来说,却是灭顶的耻辱。

  郑贤妃出身于荥阳郑氏,是郑家的嫡女。而据说新晋的崔贤妃,只不过是博陵崔家的庶女。三个月后郑婕妤不堪其辱,悬梁自尽了。

  陆安已经忘记扇扇子了。通红的火光映照着陆叔的脸,令他难得有了一丝倦容。

  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。

  之后陆安将这些都告诉了林晏如,因为他整夜整夜都睡不好觉。如姨不愧是如姨,给父亲写了一封信,告诉父亲自己不能完成他的心愿了,然后她便悄悄地和陆叔离开了京城。也没回应天府,一直往南,最后竟回到了龙溪。

  这下林玉茗终于明白,为什么陆叔和如姨听到京城来了户部的官员时,会是那种神情了。

  这位顾大人,和贤妃有这样的往事,到了今天却还没有倒台,甚至还荣光地被官家派来江南巡视,手段可真是令人胆寒。

  她又看了眼陆叔,对方这会儿似乎陷入了无尽的回忆之中。也许又想起那位郑贤妃了吧。

  “陆叔,你们离开京城是什么时候啊,不会就直接丢下官职跑了吧?”林玉茗觉得陆叔和如姨,应该不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人。

  “我和你如姨离开京城都十五年了。当然不会直接走了……是那年岁节前,京城里下了大雪,我和你如姨跟太医署报备,说要去京畿附近救济贫苦百姓。后来在深山里‘失踪’的,”

  “之后太常寺也派人寻过。大雪纷飞的,那帮尸位素餐的怎么可能认真寻我们呢!自然就会报上去,说我们被大雪埋了。”

  “这法子不会是陆叔你想的吧?!”林玉茗觉得,就陆叔这性子,肯定不会想到死遁。

  陆安明显沉默了一会儿,“是顾廪给我支的招。不过他那时候,也并不知道我们离开京城会去哪里,毕竟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。其实他确实是个好官,如果没有遇见崔贤妃的话。可惜啊,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”

  “这很正常嘛,陆叔。你不也一样。”林玉茗如今和陆叔他们熟了,偶尔也敢开对方的玩笑。历来温柔乡是英雄冢,何况得不到的,肯定是最好的。这不怪顾廪。

  “那他如今,为何又要来见你们?”都已经十五年了,顾廪肯定不会是因为想见一见故人,才会来龙溪的吧。

  “上回他弟弟来找我,说是想问问我,有没有吃了可以生下男胎的药。”

  “什么?顾庸还单独找过陆叔你?”林玉茗眉头都皱在一起了。她记得,顾庸就来过南山一回吧。

  “就是上回他和赵珩一起来的时候,当时玉茗你好像在灶房忙着呢。那顾庸一见我来,就私下和我说了这个事,我当即就拒绝了他。他也许并不知道他大哥为何要这种药,所以见我拒绝了,也没再坚持。”

  “……怪不得顾廪想见见你这个‘故人’呢。不过,世上哪有什么生男胎的药。要真有,那么多家族怎么会断子绝孙,烟消云散呢?”

  别说生男胎的药了,生孩子的药都没有。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

  “连玉茗你都懂这个道理,他顾大人活了大半辈子,那么精明的一个人,竟然还不明白这个。唉,看来他这辈子,算是栽在太仪的手上了。”

  我去,这个顾大人够“痴情”的啊!心爱的人都成了皇帝的女人,竟还要为了对方,遍寻生男胎的良方。绝了。

  陆安看了看锅中的药,觉得熬得差不多了。起身就去拿碗。

  “陆叔,我来吧。”林玉茗上前按住了陆叔。陆安便又坐下了。

  林玉茗便先去拿了碗,然后将锅中的药汁慢慢倒出来,边倒便说,

  “等下我们从里正家出去,直接去邓阿婆家。到时候赵珩会来接我们的。陆叔,你和如姨不管怎么说,听我的,先避一避。”

 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,但林玉茗心中却又想起了,中午顾廪召她过去时所说的话,还有后来让侍卫“安抚”她的行为,再结合陆叔口中所说的,顾大人竟是个那样狠绝的性子,她的心里不免就有些发毛。

  是不是她的好日子,快要到头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