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八十四章 下来,我抱你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21 07:09:0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林玉茗端着药,随陆叔去了胡夫人那屋。

  她没有跟着进去。陆叔将药端给了先头给她开门的那个小娘子,也很快退了出来。

  两人等胡夫人喝完药,陆叔问了问情况,又嘱咐了那丫头几句。二人便告辞出府了。

  从始至终,林玉茗都没看到胡里正和他那个胖儿子。不过此时林玉茗并没想那么多,她的首要任务还是将陆叔送到邵氏药堂。虽然听完了顾廪和陆家的恩怨后,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,就像个螳臂当车的傻子一样。

  但既然做了,就不能后悔。尽人事听天命,老天到底会站在哪一头,不争取下她怎么知道呢?就像那回去山上采蝴蝶草似的,若她根本不去试一试,哪里会真的挖到了蝴蝶草,更何谈救下赵珩的命了。

  林玉茗也不知道,她怎么忽然就想起了赵珩。也许此时此刻,心中那种紧张的情绪,令她想起了赵珩吐黑血的那个场景吧。那时候她刚刚穿过来,明明和赵珩非亲非故,却还是不忍心看到他就那样死去。

  当然她也承认有那么一瞬,她并不想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做了寡妇,即使是名义上的。所以她尽她所能去想了办法,也去尝试了,即使她出门的时候,只有一分侥幸的心理。就像此刻一样。

  本来,若是没有听陆叔讲那段往事,她还觉得自己有五分把握,赌顾大人只是一时兴起。但知道了顾大人为何要见陆叔后,以及侧面了解了顾大人的手腕,她觉得自己又只剩一分把握了。

  这一分,依旧是她赌一把的心态。

  但这次的对手更强大,完全和她不是一个级别的。甚至,她现在根本没资格成为对方的对手。当然,她是真的希望顾大人像看耍猴戏一般看她,这样她也许就能逃过一劫了。

  毕竟,越是像顾廪这样的人,到了一定的年纪,在某个位置屹立不倒稳如泰山,难免会有将有趣的事放在手上把玩,却并不会主动参与进去的想法。她林玉茗,就是赌顾廪把她当成手中的猴子,耍一耍,却不会想要掐死她。

  “玉茗?玉茗?!”陆安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。

  林玉茗回过了神,“怎么了,陆叔?”

  “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?”陆安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,忽然蹲了下去。

  林玉茗眨眨眼,本来还有些怀疑。随即她也蹲了下去。

  是马蹄声。由远及近。

  此刻他们正往村口走去。要从村口转到南岸,那里最近的就是邓阿婆的家。毕竟玉溪河由西向东横穿玉溪村,只有村口和村尾各有一座桥,能够过到对岸。

  林玉茗皱了皱眉,很快她就松了口气,“陆叔,肯定是赵珩!”

  果然,一前一后两匹马很快就从远处跑了过来。林玉茗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前面那匹马上的人,就是赵珩。

  陆安点点头。两人都往路边站了站。

  不出一分钟,赵珩那匹马就到了近前。许是也看到了林玉茗,便勒住了马。

  林玉茗的心忽然不受控制地,扑通扑通跳了起来。她没想到,赵珩来得这么快,这么及时。她算了下时辰,现在起码到了申时了。若是赵珩再不来,她不知道能不能按计划赶得上,回陆府给顾大人做晚膳呢。

  她刚刚就在想,等会儿是不是私自换几个菜,那种用时少的。

  赵珩看向她。林玉茗和他四目相对,她看不清赵珩眼里是什么意思。但她很快笑了下,

  “赵郎——,你来啦!”

  赵郎,你来啦。赵珩咀嚼着这几个字,忽然就觉得他来回奔袭了一个时辰的疲累,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。

  谁知后面的那匹马也到了近前,打断了两人的对视。

  “陆伯父!”

  “玉茗!”

  林玉茗没想到是邵冬青来了。

  倒是赵珩主动开口解释了一下,“我去了那家徐记,没见到人。”

  “想着你应该是希望我尽快,把陆大夫也送去邵氏药堂,便没有停留,直接回来了。没想到在往我们村过来的岔路口,遇到了邵兄。”

  邵冬青露出了两颗大白牙,“赵兄弟将伯母交到我的手上后,就马不停蹄地走了。我也是听伯母跟我说了后,意识到可能陆家出了什么事,便决定亲自过来看看。还好伯母告诉我,赵兄弟要先在城里找个人。我便直接出城去堵他了。”

  “冬青哥,你来得正好!”

  其实她本来也想着,要不要让赵珩直接带邵冬青过来,但后来她觉得这样太麻烦人家了。与其劳烦邵冬青,不如麻烦自己的徒弟。

  当然,她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。邵冬青没有在听到陆家可能出事后,将邵家置身事外,这一点令她稍稍放下了心。

  “陆叔,你坐冬青哥的马直接去邵府吧,先和如姨在那里避几天。我还得和赵珩去看看我儿子们。”

  陆安点头,在邵冬青的使力下,很快上了马。

  林玉茗还是挺放心的,天气炎热,陆叔下山的时候戴了斗笠。正好不用嘱咐陆叔找户人家,专门去借一顶了。

  “叔,斗笠别掉了,压低一点。冬青哥,路上小心。”

  邵冬青见伯父已经坐稳了,便挥了挥手,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  说完便打马而去。

  赵珩从头至尾都没插话,见林玉茗望向他,这才伸出手,“上来。”

  林玉茗没有片刻迟疑,立刻就借力上了马。

  没过几分钟,赵珩骑着马就到了邓家。

  一勒马,就看到几个儿子从敞开的院门冲了出来,纷纷叫着“爹——”“娘——”。

  赵珩却发现林玉茗还坐在他的背后没动,他也没出声。

  似乎林玉茗刚刚埋头在他的背上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总觉得气氛一时有些低落。赵珩的心下一紧,连儿子们叫他的声音都听不到了。

  他伸出一只手,往后摸了过去,轻拍了拍林玉茗的背。

  “别担心。陆大夫他们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珩,你没事说这么温柔的话干嘛?你这样崩人设了你知道吗!

  林玉茗刚刚确实伏在赵珩的背上,眼睛有些酸涩。待听到儿子们的声音,她一下子心防就破了,也掉了几滴泪。故而暂时不想下去。

  压根没想到赵珩还出声安慰她。这不仅仅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更是在她此时脆弱如沟壑一般的心灵上,宛如注入了一束阳光。

  “娘,你怎么还不下来?”老三拽了拽她的鞋子。

  林玉茗望了望天,将剩下的眼泪从眼睛里逼了回去。这算什么,被撞死的经历她都有了,还怕什么从京城来的顾大人吗?

  林玉茗看向老三,随便找了个借口,“你娘坐马坐得屁股太疼了,有些动不了。”

  她刚说完,赵珩就翻身下了马,然后站在地上,对她伸出了手,

  “下来,我抱你。”

  哈?林玉茗看看赵珩认真的脸,再看看儿子们。她这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?

  “……我们,这个……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啊。”林玉茗嗫嚅道。她又不是真的屁股疼,只是说出去的话,也不能立刻收回来。总不能给孩子们留下一个说谎的印象吧!

  “娘,你不是屁股疼吗?就算你跟爹爹和离了,但是只是抱一下的话,好像也不算什么大事。”老三无辜地看着他娘。

  林玉茗哑口无,她又看了眼赵珩。对方根本没有催她,只是定定地,一动不动地看着她。

  别说,被赵珩那坚毅的眼神望着,林玉茗竟觉得马鞍真的有些扎屁股了。

  我是不是太矫情了?不就是公主抱一下嘛,还能少块肉咋地?

  林玉茗闭了闭眼,终是从马上翻了下去。装就装到底吧!

  她身子一斜,就被赵珩一把揽住,对方腿一支,就抱起了她来。

  就这样,她被赵珩公主抱着,在儿子们的围观下进了院子。

  恰在这时,邓婆婆从屋中端了碗水出来,正准备给玉茗喝呢,就看到了这一幕。

  她先是愣了下,随即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。但是在满是皱纹的脸上,别人并不能瞧见她的心思。

  林玉茗也看到邓婆婆了,还有坐在台阶上的大丫。

  她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,咳嗽了声,“放我下来。不疼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赵珩莫名其妙,不是刚说屁股疼嘛,这么快就不疼了?

  “问那么多干啥,放我下来。”林玉茗翻了个白眼。

  赵珩依,将她轻轻地放了下来。林玉茗转头又瞪他一眼,这才笑着转回去跟邓婆婆她们打招呼,

  “阿婆,二丫。”

  赵珩再次产生了,女人很麻烦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