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八十五章 原来还是知道怕的啊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23 02:33:3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所以,玉茗,你是打算晚上再来把孩子们接回去?”邓婆婆皱了皱眉。

  玉茗刚刚和她说了,邵家请了陆氏夫妇这几日到邵府做客,盛情难却之下陆大夫和陆夫人就一道去了,于是白日就没人照顾几个小郎了。而玉茗这会儿还要去一趟县城府衙,毕竟特使大人还没离开龙溪县呢。

  “恩,虽然有些麻烦。但是总不能让他们几个,在阿婆你这里过夜吧!”林玉茗拉着邓阿婆的手,就在台阶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可是如若这样,玉茗你,多累啊,”邓婆婆叹口气。她也没法让几个小郎住她家,倒不是不行,主要是没有那么大的床。

  “没事,赵珩不是回来了嘛!”林玉茗转头,就问立在一边的赵珩,“赵珩,按你那旬假,你能休几天啊?明天就要回去吗?”

  她还记得上回赵珩回来,至少当天晚上并没有直接回军营,却在第二天一早就走了。

  “不急。”赵珩并没有说自己什么时候要走。其实他每旬都有三日的假,不过这次他是差不多隔了将近两个月才休,故而回来之前,顾训就说了,他在家多待两日也是无妨的。当然他也有任务在身,只不过这次的任务不是那么紧急。

  “不急是吗?那我可就当你还可以再待两日了,如姨他们这几日应该都不会回来,除非发生了什么不可抗力……所以,你正好跟儿子们好好亲近亲近。”

  赵珩看她一眼,明白了林氏这话的意思,是要他来照顾儿子们。不过这本来也是他回来的想法,故而也便点了点头。

  林玉茗又转回去,握住阿婆的手,“阿婆,你看,也就今晚麻烦些。晚上我回来再来接孩子们,这段时间就要麻烦您和大丫,帮忙照看下我这几个小郎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邓阿婆听着林玉茗非常自然地和赵珩商量,想着若是这两日珩哥儿不那么急回军营的话,那她确实可以放下心。毕竟白日玉茗要在县衙里应差,之前还有陆家夫妇看顾几个小郎,如今陆氏两夫妻不在,有珩哥儿在也是好的。

  她又想起了刚刚玉茗被珩哥儿抱进来的场景,一时笑眯了眼,“小郎们你都不用担心,这便和珩哥儿去忙你的事吧!今天晚上也让几个娃娃在我这里吃饭,你也省点事。”

  “好嘞,阿婆!那我这便走了。”林玉茗也没拒绝,立时便起身唤了赵珩一道出门。

  几个儿子又一起追了出来,眼神虽然有些不舍,但还是听话地和爹、娘说了路上小心。老大老二又跟林玉茗他们保证,一定会照顾好几个弟弟的,让两人不用担心。

  林玉茗坐在马上欣慰地挥了挥手,然后抱住了赵珩的腰,闷闷地说道,“走吧。”此时她比任何时候都更期望,自己赶紧强大起来。

  “我骑快点,你坐稳了。”出了玉溪村,赵珩忽然侧头说了句。

  林玉茗没应声。赵珩只当她同意了。

  所以林玉茗发现风声忽然变疾了,两旁的景物也在飞速地倒退时,她的脑子就开始晕眩了。

  本能地抱紧了赵珩,脸贴在了对方的背上,林玉茗闭上了眼。可别一会儿把她颠下了马!

  赵珩忽然觉得,此时坐在他马背上的林氏,才是原来的林氏。他的嘴角挂上了一丝,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浅笑。

  距离城门还有数百丈的时候,赵珩将马速缓了下来。似乎是因为特使来了龙溪,现在进出城都会仔细查验一番,骑马的都得下马走进去。

  “吁——”赵珩勒住了马。他偏头喊道,“先下马。”

  却没听到声音。但人肯定还在背后,毕竟手还紧紧地抱着他呢。赵珩使劲转过了头去,却只看到了林玉茗的头顶。

  他正想问问怎么了,就感觉到林玉茗拽着他,从马上滑了下去,一点也没有前几次那么利索。

  而且下了马,对方也没有停下来,反而快跑了几步,去到了路旁。

  赵珩眼睁睁看着林玉茗刚一停下,就扶着路边的树呕了起来。

  要不是这棵树撑着,林玉茗觉得她根本就站不稳。

  前世晕车,穿到了古代我还晕马?谁说你晕马了,你只是晕快马!林玉茗脑中的小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  她将中午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,到后来只剩酸水了。

  林玉茗正要摸出自己的手帕,就见一双握着手帕的手伸了过来,她望过去。

  “没事吧?”赵珩看她一眼,脸上依旧面无表情。

  “你喊一声,我就不骑那么快了。”

  “算了,我知道你是怕我,若赶不上给特使做晚饭,会惹恼了那些大人。”

  林玉茗抽出自己的手帕,擦了擦嘴。正想说我们进城吧,就见赵珩虽收起了手帕,但又递了水壶过来。

  “……”这回林玉茗没再拒绝。她接过来就开始漱口,连吐了几大口才用袖子抹了抹嘴边的水渍,然后把水壶还给对方。

  “能走吗?”赵珩牵着马,到底还是有些担心。

  “已经好多了。”林玉茗摇摇头,“我们快些进城吧。”

  两人刚从城门口进来,就看到原本停在路边的一辆马车驾了过来。彼时赵珩刚上了马,正要把林玉茗拉上去呢,就见那辆马车一停到近前,有人就掀开了帘子,

  “林师父!”

  林玉茗闻声转头,是余林。

  对方边喊边从马车上跳了下来,几步跑到了面前,“林师父,要不坐马车吧!城里马车要快些。”

  这倒是,在县城里骑马是要限速的。有很多人控制不好速度,都是驾着马往前走,几乎也就比走路快些。

  “上来。”赵珩却突然冷冷地丢了两个字。

  余林立即退了两步,他被那股气场震退了。这林师父的弟弟可真凶啊!

  林玉茗看看赵珩,又看眼余林,到底还是握住了赵珩的手。没来由地,她相信赵珩是能控制好马速的。

  果然,赵珩很快将她送到了陆府侧门,速度虽然比城外慢了些许,但也比余林骑马要快很多。而且一路过来,也没有惊扰到任何老百姓。甚至有些奇怪的是,好像都没人看向他们。

  “我进去了。你先别去见周轩,其他随你自便。”林玉茗三两句说完,就头也不回地跑了进去。

  赵珩本想问她为什么不能去见周轩,随即便又想起,顾兄事先知道陆大夫,那回在林玉茗那里两人还出去私聊了,而他也知道副使就是顾兄的大哥顾廪,周轩则是两人的外甥……所以,陆大夫他们是因为顾大人而出事了吗?

  赵珩的眉头轻轻皱起,他在雄安已经随冯军使和顾兄见过顾廪了。当时就觉得那位顾大人虽然看上去有些和气,但却并不是什么好相与之人,难道,陆大夫他们曾经开罪过顾廪?

  赵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这林氏,怎么敢趟这种浑水?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吗?

  如此,他终于有些明白,为何林玉茗今日坐在他后面的时候,情绪有些不对了。

  原来还是知道怕的啊。

  赵珩又笑了下,随即觉得自己这样幸灾乐祸,似乎不太君子行径。他抿了抿唇,调转马头就去了周府。

  林玉茗赶到后厨的时候,就看到自己徒儿正双手支颐,坐在院里的树荫下呢。听到推门声,一看是她,立刻起身冲了过来。

  “师父,你回来啦!”

  “约莫半个时辰前,那位顾大人派了侍卫,回来传话给陆伯伯,说是今晚上不回来用膳了。香儿便过来告诉了我们一声,还跟大家说可以提前回家了。所以他们都回去了。”

  呼。林玉茗真的松了口气。随即又紧张起来,这么说顾廪肯定是去陆家了?!

  余小珪不明所以,拉着她往里面走去。

  “师父,怎么了,你不高兴吗?今晚不用给顾大人准备晚膳了唉。”

  顾廪要是看到陆家没人会怎么想呢?应该是立即猜到,就是她去报信的吧!?会怎么处置她呢,是把她抓起来关进大牢,还是直接了结了她?

  如果是要直接了结她,那她也只能怪自己时运不济了,但她却并不会后悔。倘若是把她关进大牢,那倒是便宜了她,不过还不能高兴太早,也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舍财消灾……

  “师父?师父!”

  林玉茗终于回过了神。她都在想些什么啊,也许顾大人是有什么别的私事呢,谁说他就一定会去陆家了?

  她暗自放下心来。

  此时屋中只有许叔他们在忙。环顾了一圈,林玉茗倒是终于发现了。她一把将站在一旁的余小珪抱住,“徒弟,你也太棒了吧!这些都是你准备好的?”

  林玉茗发现,案板上除了几道工序比较复杂的主菜,其它她本来打算做的都已经做得差不多了,或者准备工作都做好了,想来都是她这宝贝徒弟弄的。

  余小珪被搂在怀里,竟然难得害羞了起来。

  “师父,你中午急匆匆地出去,结果未时过了都还没回来。我便有些担心,万一师父赶不上晚膳可怎么好?于是我便想着早点开始做,这样师父就算回来晚些,至少也不那么匆忙。也不知道徒弟准备得怎么样?”

  “小珪,你可真是我的好徒儿。我看都做得很好,不枉我教了你这么久!”

  林玉茗将他紧紧地揽着。她这是走了什么运,竟能收到个这么贴心的徒弟,也算是不枉此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