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八十六章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

小说: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:栗织 更新时间:2021-06-24 02:51:01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赵珩没在周府见到周轩,立即就去了伊人轩。

  倒没想到伊人轩的侍女还记得他,也没拦着,任他径直上了三层。

  周轩此刻正靠在窗边,听周善给他报账呢。他们周记每旬都会查验账目,只不过上两旬都只是翻翻账本,查问一下最近的卖货情况,只有下旬才会到铺子里去对账。

  白日他已经让周善将各处的账本带了回来,此时正翻看呢。好吧,其实是周善在翻,他听着。就算他想偷懒,可要是被他爹抓到了,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,所以还是得老老实实听着。

  “……北城和西城一共三处香料铺子,月初的收益都比上个月下旬好了不少。不过这也得亏了端午……”周善翻完了香料铺子的账本,将几个关键的账目,给周轩一一讲解了一番。

  周轩心不在焉地点点头。可真是无聊啊。不过这几日也不能去别处,万一被大舅舅的人逮到了,那可就麻烦了。

  “扣扣扣”,有谁忽然敲了敲门。周轩抬了抬眼皮,支使周善过去,“应该是送果子的,你去!”

  周善点头,这本来就是他该做的。

  周轩听到开门声却没听到关门,他抬头瞟了一眼。就见周善将门拉开了,把外面的人让了进来。

  “珩兄!”周轩坐直了。

  随即招了招手,“你终于休假了?你们冯家军也太严了吧,这么久都没见你回来。”

  赵珩几步走近,随意坐了下来。接过周善恭敬地递过来的茶,喝了一口。

  “最近忙了一桩任务,花的时间有些多。”

  “你见过嫂嫂……林氏了吗?”周轩忽然凑上来,“林小娘子可真厉害,竟然被咱们龙溪县的县令选中,做了招待特使的主厨,我爹还吃过她做的菜呢!可把我羡慕死了。”

  “我爹还说,林小娘子做的那道什么开水白菜,就连我那大舅舅都赞不绝口。”

  “难以置信!我那大舅舅在京城当了几十年的官了,什么样的美味佳肴没尝过啊,竟然也能被林小娘子的厨艺打动!”

  “咳,”赵珩忽然出声,打断了周轩的喋喋不休。不过他倒也从对方口中,知道了一些阿丞哥都不知道的事。

  什么开水白菜,他竟也从未听过。那道菜真的那么厉害?不对,我不是来问这个的。

  看着周轩停了下来望着他,赵珩也不说话,眼神却是投向了周善。

  看到自家郎君也看向了他,周善很快起身退了出去,把门轻轻地带上了。

  赵珩这才开了口,“轩弟,你那大舅舅顾廪顾大人,可是和陆安夫妇有些什么过节?”

  “……什么?”周轩眨了眨眼,似乎有些不明白这话的意思。但随即他的脸色,就有些严肃了起来。

  赵珩倒也没什么大的表情。依旧静静地坐在一旁,只是又抿了一口杯中的茶,以掩盖心中的担忧之情。

  “小弟原先就觉得奇怪呢,我小舅舅怎么会知道邵氏药堂的前任当家,我这个土生土长的龙溪人都不知道呢。他竟还知道陆大夫是那邵方元的弟子,那回他们还出去私聊了……当时他们回来的时候,我感觉我小舅舅应该是被陆大夫拒绝了什么事,”

  “当时我以为是邵方元当年的名声很大,故而连我大舅舅都听过,毕竟他出自临县雄安。也许是京城里谁谁谁,譬如哪个大官得了什么怪病,需要到地方上寻访名医之类的,自然我大舅舅就托我小舅舅找到了陆大夫。”

  “话本子里不都这么写吗?怎么,珩兄你为何会有这种猜测?”

  赵珩便把下午的事简单说了一遍。

  “你是说,林小娘子让陆大夫和他的夫人避了起来?而且明显很着急的样子?”

  “珩兄,我不知道我大舅舅和陆家有什么过节。”周轩仔细回忆了下,最终摇了摇头,“我娘当年非要嫁给我爹,顾家最先反对的就是我大舅舅。但是我娘比我大舅舅小了十岁,我娘十六岁时就与我爹相识,那时候我大舅舅早就已经在京城当官了。”

  “而且当年,我大舅舅离开雄安去京城求学的时候,我娘才八岁。所以我大舅舅虽然写信回家,不同意自己的小妹嫁给我爹,但我娘还是取得了我那边翁翁的首肯,如愿以偿嫁给了我爹。所以我大舅舅回来的时候,我娘已经嫁到龙溪了。”

  “然后大舅舅就被气走了,他说我娘将来肯定要后悔的。其实我觉得我大舅舅说得对,我娘不该嫁给我爹;不过他又说得不对,我娘从始至终都没有后悔过。”

  “顾大人为何要……反对伯母嫁给伯父呢?”赵珩有些不明白。

  “我娘出生时是不足月的,而且自小就有娘胎里带来的病症,所以阿公和阿婆都尽可能让她开开心心的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她常四处游玩,才会在龙溪认识我爹。不过我爹从年轻时就招桃花,我大舅舅看了我三姨妈的信,觉得我爹不是良配,所以就,”

  赵珩咳嗽一声,没有接话。其实他对周大官人的印象也不是很好,毕竟当年差点没把周轩打死,而且还是为了个未出世的庶子。虽说是醉酒后,也确实不应该。

  “我一直以为我大舅舅,是因为我娘不顾他的反对嫁给了我爹,故而对我娘这个小妹有些怨愤。以至于我娘成亲时他都没赶回来,甚至我娘去世那年,他也没有赶回来见上我娘最后一面。”

  “但我娘却始终劝我要理解我大舅舅,毕竟在京城当官嘛,肯定身不由己。而且他中榜眼那年才二十一岁,可谓是前途无量。故而没有时间回家看我娘,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  “但我却始终和他亲近不起来。虽然我娘在世时常说我大舅舅很疼她,就连我的名字也是他取的,不过我还是和他不对付。他回雄安时,除非岁节,我从来不会随我娘去看他。以至于有关他的大部分事情,都是我从我娘和阿公的嘴里听来的。”

  “轩弟,那你觉得你大舅舅,这位顾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
  “他应该是个好官,这是我阿公说的。毕竟他这个人既不迂腐,也不恋栈,又能为民请命,还能干实事。不过于我而,他是个好官和我不喜欢他并不冲突。除了我娘的原因,我其实还有些怕他。”

  “每回他见到我,就要对我讲些大道理,说什么我辜负了我娘的期许之类的。我只觉得可笑。他怎么不说,他辜负了我娘对他的信任呢?”

  “我娘真的很憧憬她这个大哥,毕竟我娘上面只有他一个哥哥,另外两个都是姐姐。但是他呢,结亲来晚了就算了,丧事也赶不上,天下有这样的兄长吗?”

  赵珩沉默了起来。

  周轩却很快将他自己的这种情绪扔掉,反而拍拍赵珩的肩,“珩兄,你是……在为林小娘子担心吧?”

  见赵珩不语,周轩不敢再试探下去,“其实他来龙溪的第二天,就让我去见他了,不过我一直躲着没去。不如,我现在就去见他。”

  “正好探一探他的口风?”

  “其实我相信,我大舅舅应该不是一个坏人,虽然我不喜欢他。也许他和陆安夫妇并不是有什么过节,只是因为曾经是故人,故而想见见这两人吧。”

  “走吧,珩兄?”周轩站起了身。

  赵珩终是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  周轩看着珩兄还是有些凝重的脸色,再次拍了拍对方,“你不用担心啦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,我吃了林小娘子那么多好吃的,那回走的时候,她还送了我一罐腌制的青梅。不管怎么说,我都会把这件事搞清楚,不会让她平白被卷进那些纷争里的。”

  “而且,她还是我六个乖侄子的亲娘呢!我怎么可能让她出事,对吧?”

  赵珩听到这,终究是松了口气。虽然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,但到底不像之前,刚猜到林玉茗可能惹上事时,那从心中无端升起的心慌了。

  两人从伊人轩出来,立即就去了县衙陆府。

  周善看着自家郎君的背影,欲哭无泪。账还没讲完呢,小官人又溜了!回头他怎么跟大官人交待啊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