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瑾泽顾蔓蔓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你的娘家是黎家,没人敢得罪

小说:黎瑾泽顾蔓蔓 作者:猫小咪 更新时间:2020-09-22 13:11:5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重要的程度也是不用多说了,婚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尤为重要,这是决定她们未来的选择。

  所以,希望女人在婚姻上做选择的时候,一定要多做观察,一定不要一时着急,一时处于热恋就嫁了,多考察考察,总是没错。

  更希望所有的女人,都能嫁给爱情,嫁对人,被宠成女儿。

  顾蔓蔓当然也希望音儿过的幸福,但是现在这个情况,看似并不乐观。

  有人说,婚姻是两个人生活,但其实不是,这是两个家庭的事情。

  现在家庭之中已经有了矛盾,所以,就会更加的麻烦。

  音儿又没有娘家撑腰,要是秦家的人真的要刁难音儿的话,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“阿姨,既然音儿说不生,那么,谁也不能逼着她生,包括你们,秦家的长辈,也没有资格。”

  她的话里尽是强硬,要维护音儿的意思也是十分的明显。

  秦妈妈气的直拍桌面:“顾蔓蔓,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们秦家的事情,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做主了?再说了,尹音儿都还没说话,你代替她做什么决定?”

  “谁和你说,我是外人了?我的决定就是音儿的决定。从今天开始,我顾蔓蔓,包括整个黎家,就是音儿的娘家。阿姨,如果你敢欺负,或者是刁难音儿的话,那就是和黎家作对。”

  顾蔓蔓的手撑着下巴,歪着脑袋对秦妈妈笑了笑:“你可要,三思而后行啊!”

  宋云晓也是极为配合自家的儿媳妇,她点下了脑袋:“嗯,对,音儿是我的干女儿,我收了她做干女儿,所以,她就算是黎家的人了。你们要是敢欺负我干女儿的话,我让你们秦家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她从小就生在富贵人家,气质那更是一般人不能比的,现在一说话,更是吓得秦妈妈半天都没敢说话。

  “妈,谢谢你。”顾蔓蔓感激的看向了宋云晓,虽然她之前在黎家这样的家庭里吃了不少的苦,但是好在后来误会解除,宋云晓真的是对她这个儿媳妇特别的好。?对她的孩子也很好,对她更像是对自己的亲女儿一样。

  现如今,还能配合着她给音儿撑腰。?尹音儿抬起了脑袋,眼睛已经红了一圈,她向顾蔓蔓投去了感激的目光。

  “好了,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别说一些题,外话了,吃饭吧。”

  她主动跳过了这个话题,这才主动夹起一个鸡翅放在了秦妈妈的碗里。

  秦妈妈只是看了一眼,随后就将碗里的鸡翅夹出,扔了出来,一副不吃尹音儿夹的东西一样。

  这面前坐着的黎家人,一个个的,她都惹不起,那她给尹音儿一点脸色看,总没问题的吧?

  秦木雅坐在一旁,默默的埋头吃饭,满脑子想的都是刘子轩。

  晚饭吃过之后,顾蔓蔓站在门口握住了尹音儿的手,美眸之中尽是担忧。

  “音儿,如果你受了委屈的话,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。知道吗?在这里,你也不用害怕,不用让着他们。你要记住,你的娘家是黎家,没人敢得罪。”

  她不放心的嘱咐。

  尹音儿柔和的对着她笑了笑:“蔓蔓,我知道了,你不用担心我。我没事。”

  嘱咐过后,顾蔓蔓这才收回了不放心的眼神,坐进了车里,离开了秦家。

  顾蔓蔓一行人刚走,秦妈妈的脸色立即就全部垮落了下来。

  她抱着双臂坐在沙发上,一阵冷嘲热讽:“尹音儿,你可真是厉害啊!结婚第一天,就找上黎家做靠山。尽让我没有面子,有你做儿媳妇的吗?你知不知道秦家的规矩?”

  “结婚第一天要给我们敬茶,端着敬。”

  尹音儿一顿,这才默不作声的转身,在一旁倒了一杯茶水,随后将茶水高高举起在面前的头顶上,“妈,喝茶。”

  她保持着半屈膝的姿势敬茶,这样的姿势看着没什么,但是时间一长的话,就会十分的累,并且膝盖也会很疼。

  秦妈妈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,完全没有要去接茶水的意思,只是淡淡的看着她:“尹音儿,秦家的规矩可是我没接茶水的话,你可就不能动,知道吗?”

  “妈,我知道了。”尹音儿低下眼眸,淡淡的点头。

  秦木雅在一旁看着,不禁坐到了秦妈妈的身边,开始劝道:“妈,别这样吧!嫂子这第一天到咱们秦家,你就这样。要是让哥看到了的话,哥肯定不高兴的。”

  “这件事你别管,你这丫头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居然敢忽悠你妈去了,你真的胆子肥了啊!”秦妈妈冷着眼看着她。

  秦木雅缩了缩脖子,这才回头找寻秦子默的身影,但是看了大半个秦家,都没能看到。

  此时的尹音儿,身体已经在微微颤抖了,像是站不稳的样子,杯中的茶水也是时不时的洒落出一滴两滴出来。

  秦木雅着急的从沙发上站起,这样可不行,她得去搬救兵,得去找哥才行!

  她刚起来,秦妈妈就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:“坐下,我知道你想做什么。我已经让你爸把你哥故意支走了,你可别想动小心思。”

  “妈,你这是做什么啊!嫂子第一天入门,你就这样,岂不是让人心寒?”

  秦木雅不满的抱怨着面前的女人。

  秦妈妈拍拍自己的心口,气的仿佛话都说不顺了。

  “我让她心寒?到底是谁让谁心寒?明明就是她让我心寒!”

  她说着说着,就自顾自的抹眼泪:“本来你哥终于结婚了,我们都松了一口气。没有想到,她居然说,不生孩子!你说,我们怎么能接受?”

  秦木雅看着自家妈都哭了,这下就有些手忙脚乱,她立即拿出抽纸,帮秦妈妈擦眼泪。

  “妈,你哭什么!儿孙自有儿孙福!不愿意的事情是强迫不来的,我们要尊重我哥和我嫂子的意见。”

  秦妈妈推开了她,“行了吧,你就是站在他们那边的,我不想和你说话!你和你哥都一样,没一个让我省心的!”

  尹音儿看着面前一直擦眼泪的秦妈妈,心里也颇为不是滋味。

  她甚至都开始怀疑,自己一开始做下的这个决定,是不是正确的。

  站了许久的她,最后还是没能站稳,一个侧身,倒在了地上。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