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瑾泽顾蔓蔓 第两千零五十章王子清的真实身份

小说:黎瑾泽顾蔓蔓 作者:猫小咪 更新时间:2020-09-22 13:11:5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陈欢好颤抖着身子,微微侧过脑袋,去身后的人。

  一转头,就对上了王子清的脸。

  此时的王子清起来脸色苍白,有些虚弱无力的样子,就算是这样,还不忘对着陈欢好露出脸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  “欢,你没事吧?”

  陈欢好立即扶住了她:“我没事,你怎么样?”

  王子清突然侧倒在了地上,连同着抱着她的陈欢好,一同跪坐在了地上。

  抱住了王子清,她才摸到,王子清后背上插着的水果刀。

  她收回了手,才发现,她的手已经被无数的鲜血所沾染上了。

  带着鲜血的手不断的颤抖,“王子清!你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你为什么要替我挡下来!你为什么这么傻!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,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甚至不惜生命来保护我!”

  一旁的陈子韵倒在了地上,怎么都爬不起来,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。

  肉眼可见的是,陈子韵刚刚被掐过的脖子处那一块全部发黑,就像是中了剧毒一样,她的脸色惨白,浑身迅速冰冷了下来,双眼也在很快的时间里凹陷了下去。

  她躺在地上,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衣领口,一副呼吸困难的样子,不断的张口呼吸:“救我,救救我,我好难受……”

  她的声音就像是蚊子的声音一样,又又细,让人根本就听不清楚。

  发黑的脖子就像是蔓延的毒素一般,不断的朝着身上的每一处蔓延而去。

  紧接着,陈子韵的浑身都已经沾染上了黑色的色素,紧接着,她的嘴里吐出了不少的白色泡沫,最后翻上了白眼,窒息而死去。

  死去的样子起来的痛苦。

  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陈子韵诗怎么死去的,更没有到的是,陈子韵死去之后,身体上所有的黑色素在一瞬间的功夫里褪了下来,随后消失不见,她的身体重新回归于原本的肌肤颜色。

  王子清颤抖的伸出手,随后紧紧的握住了陈欢好的手:“孩子,因为,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啊!因为,你是我的女儿啊!”

  话音一落,陈欢好都顿住了:“你说什么?我是你的女儿?怎么可能?我不是顾青青的女儿吗?怎么会……”

  王子清干咳了几声,嘴角滑下了不少的血珠子:“欢,你还没察觉到吗?我就是,就是顾青青啊!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啊!”

  救护车及时赶到,陈欢好立即将王子清送上了车。

  尽管她现在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,但是她还是想要先保住王子清。

  “有什么话,晚点再说,你一定会没事!”

  躺在救护车里的王子清着车顶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回想起了之前的一切。

  她就是顾青青,顾蔓蔓的双胞胎姐姐,顾青青。

  之前她做错了太多太多的错事了,最后还相信了陈子韵这个比她还要狠毒的女人。将自己的女儿卖给了她,甚至自己也被陈子韵害的惨死。

  临死之前,她一直求着陈子韵放过欢,放过她的孩子。但是陈子韵却恶狠狠的告诉她,不可能,告诉她,绝对不会放过孩子。

  带着一口不甘的气,她死去了。

  也许是老天在她实在是太不甘心太不放心自己孩子的情况下,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。

  在十几年后,顾青青突然在一个名字叫做王子清的中年女人身体里苏醒了过来。后来才得知,原本的王子清身染癌症,无钱做手术,所以死去了。

  正是因为真正的王子清死去了,顾青青才有机会,获得了控制身体的权利。

  她用了一年的时间,适应了这个身体,也在密切的打听黎家和陈欢好的事情。然后身体恢复了之后,她第一时间就坐车来到了京都。

  顾青青得知陈欢好了做了这么多的错事之后,更是觉得内心无比的愧疚。

  她已经很对不起顾蔓蔓和黎家的人了,结果,她的女儿却在重蹈覆辙,走她当年走过的路,甚至,做她当年做过的事情。

  得知到这些的时候,顾青青很痛苦,她恨不得立即表明自己的身份,阻止陈欢好。

  但是没有用,等到她找到陈欢好的时候,陈欢好已经将陈子韵当作是了她的母亲。

  为了阻止一切错误的发生,她只能以保姆的身边接近陈欢好,以此来阻止欢做错误的事情。

  之前,她也几次偷偷去过顾蔓蔓,到顾蔓蔓每次都会定时去给她扫墓,她的时候,她真的感动了。

  所以也更是下定了决心,这一次,她拼了性命也要帮助黎家,保护欢。

  所以她才会帮着秦御凯盗取合同,掩护他,做这些,完全都是因为顾蔓蔓和黎家。

  她对黎家和顾蔓蔓有愧疚,对陈欢好这个亲生女儿也有愧疚。

  王子清被推进了手术室里,陈欢好则是一人坐在外面。

  满脑子想的都是王子清最后说的那一番话,她双手抱住了脑袋,只觉得一阵混乱。

  “王子清就是顾青青?是我的母亲?可是,怎么可能?顾青青不是早就死了吗?现在又怎么会出现?”

  等到差不多过去了两个时,医生才从手术室走出。

  陈欢好立即上前:“医生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医生摘下口罩,摇摇头:“水果刀已经取出,没有伤及要害,但是,她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  “既然水果刀都没有伤及要害,那为什么时间就不多了?”

  陈欢好不能理解。

  出了手术室的王子清被转移到了普通单间病房里。

  陈欢好站在病房门口,手紧紧的抓住了门把手,脑海里回想的都是医生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“刀伤没有伤及要害,但是,病人有癌症,已经是晚期了。时间已经不多了,你是病人的家属,难道你不知道?”

  她推开病房的门,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掉下。

  “欢,你来了。好好的,怎么哭了?”王子清躺在床上,对着她笑了笑。

  陈欢好擦了擦眼泪:“没什么,你不是说要告诉我你身份的真相吗?”

  王子清微微颔首:“在此之前,我希望你能帮我联系一个人,我最后想见她一面……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