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瑾泽顾蔓蔓 第两千零六十二章 出现了新的异能者

小说:黎瑾泽顾蔓蔓 作者:猫小咪 更新时间:2020-09-22 13:11:5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话一出,宝儿的眼瞳更是微微张开了一些。

  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一旁的被子,隐约感觉手心里都有些出汗。

  秦御凯说的话,她听的很清楚。

 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,内心有一阵小小的雀跃,还有紧张。

  心跳声更是极速的加快,心脏仿佛在下一秒就可以直接冲出她的胸膛。

  宝儿故作疲惫的打了一个哈欠:“好困啊……”

  秦御凯的双手捧住了她的脸,使得她必须要正视着他。

  他的脸上有些紧张的神色,眼里更是化不开的认真,还有紧张。

  “不要躲避问题,我很认真。宝儿,成为我的女人。我可以保护你,让你不再受委屈,被欺负。”

  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的耳根子也有些发红:“我没和女人告过白,也不知道该怎么浪漫。但是我承诺过的事情,就一定做到。以后,我不会让你受欺负,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
  他没有其他男人一样浪漫的告白,玫瑰花,但是,说出来的这些承诺,才是女人最想要的安全感。

  宝儿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光芒,嘴巴微微张开,差一点就应下来了。

  她差一点就心动了,就答应了。

  她撇开视线,不去和面前的男人对视,不,她不能答应秦御凯告白,她绝对不可以。

  现在她家都乱成一团,还有一个啃老无用的王强,若是让他知道了,她和秦御凯在一起了的话,那个无赖,一定会赖上秦御凯,给他增添许多的麻烦。

  她已经被王强那个无赖拖累了,她绝对不能让秦御凯也被拖累。

  “抱歉,秦御凯,我现在,还不能接受。我暂时,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。”

  秦御凯微微一顿,随后紧握住了她的手:“不恋爱,直接结婚也行。”

  宝儿挣脱开了他的手,摇了摇头:“秦御凯你知道的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  他一愣,“是因为你有别的喜欢的人吗?”

  她一顿,只觉得大脑乱成一团,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。

  解释不出来,宝儿只能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,随后一溜烟的跑进了卫生间里。将门关上之后,她就靠着门滑坐在了地上,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。

  如同瀑布一般的长发被她一把撩在了脑后,她的双眼微微红着,抿紧的唇瓣尽是惨白。

  “对不起,秦御凯……”

  秦御凯一人坐在床上沉默许久,双眸所望着的方向,正是卫生间的房间。

  他的拳头不自觉的紧握,手背上的青筋更是一根根的跳起。

  宝儿,喜欢上别的男人了?谁?会是谁?宫铭?

  两人一人在床上一人在卫生间里,互相想的都是对方,但是,却没有人迈出这一步,去主动承认。

  一夜无眠。

  黎家。

  黎子辰找到了顾子琛,告知了他陈欢好和顾青青大致的情况。

  顾子琛眉头紧锁:“这世界上还有如此玄幻的事情?”

  “一开始我也不能相信,但是从母亲和陈欢好的反应上来看,应该是真的。还有,陈子韵也死了。”

  黎子辰想到之前警方说的古怪之处,就微微有些在意:“并且死相比较特殊,就连警方都查不到任何的情况。你在警局工作,到时候可以多留意留意。”

  顾子琛颔首:“我明白了。现如今陈欢好身边的人都去世了,你不会又心软的想要把她接回来吧?”

  “放心吧,我不会再心软了。”黎子辰摇摇头,他的信任已经被陈欢好全部耗尽了,他不会再信任陈欢好了。

  得知到消息之后,顾子琛和冷安安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警局。

  才得知,陈欢好之前所说的确属实,并且找不到陈子韵的死因,所以,只能是将陈欢好无罪释放了。

  顾子琛和冷安安来到了法医处,才看到了被安置在床上陈子韵的尸体。

  “情况怎么样?还是没有排查出原因?”

  法医摇摇头:“我从事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。明明死状凄惨,看起来像是极其痛苦死去的,像是中毒。但是,身体里却检测不到任何的毒素,实在是诡异。”

  冷安安的手指轻轻的搭在了陈子韵的手腕上,淡淡的蓝色光芒露出,力量在她的尸体里游走着。

  力量在她的尸体里全部游走了一遍,神情突然变得有些凝重。

  “子琛,你出来一下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  两人走出在外,顾子琛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:“怎么?是不是有线索了?”

  冷安安严肃的说道:“我刚刚在陈子韵的尸体里排查了一遍,发现陈子韵的尸体里,有着少量的力量。这力量很弱很弱,存在体内正在消失不见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陈子韵不是自然死亡?”顾子琛皱起眉头。

  她应下:“没错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又出现了新的异能者!”

  话一落下,顾子琛的眼里更是一瞬间严谨了下来:“怎么可能!”

  他所知的异能者也就是路晨阳,冷安安,黎子辰和他,现在怎么好好的,又会出现新的异能者?

  “这件事,我们得回去好好的商议商议!”

  陈欢好被放出来后,就第一时间去了顾青青的墓前,烧香跪拜。

  在墓前坐了一整天,没有说话,也没有哭,只是安静的坐着陪伴。

  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,她才离开。

  回到了之前住的小复式楼里。

  她在沙发上小憩了一会,一闭上眼,脑海里就出现了无数陈子韵的脸。

  陈子韵那如同女鬼一般阴森恐怖的脸,她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痛苦,双手不断的抓在脖子上,哪怕是都将脖子都给抓破出血了,都没有停下来。

  “好痛苦!好痛苦!陈欢好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!为什么!”

  她突然一下朝着才陈欢好扑了过来。

  陈欢好猛然之间睁开了双眼,气喘吁吁的醒来,额头上全是虚汗。

  她随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,这才走到餐桌前给自己倒一杯水。

  陈欢好拿着水壶的手不断的颤抖着,水壶里的水也是全部都倾洒了出来。

  啪嗒一声,她将手里的水壶放在了桌上,将杯中的水一口饮尽。

  这个时候,她的情绪才稍微安稳了一些:“陈子韵……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