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瑾泽顾蔓蔓 第两千三百八十五章 宝儿,我好想你

小说:黎瑾泽顾蔓蔓 作者:猫小咪 更新时间:2020-09-22 13:11:5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唇瓣刚接触的那一霎那间,冷安安就已经是冷下了眸子,狠狠的咬在了他的唇上。

  很快,带着腥味的鲜血在两人的唇齿间流转着。

  但是顾子琛就仿佛是感觉不到一样,他逐渐的加深了这个吻。

  任由着冷安安怎么伤害他,他都默默的承受着。

  啪的一声,清脆的巴掌声在大堂响起,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  顾子琛也愣住了。

  冷安安从他的怀里挣脱而出,随后一步步的走到了灵堂的前面,对着冷傲天和叶岚鞠躬之后,再烧了一根香,这才离开。

  “二哥,你出血了。”

  黎宝儿连忙拿出纸巾,试图帮他擦去嘴角的鲜血。

  顾子琛毫不在意,推开了黎宝儿的手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

  知道了叶岚的心意之后,黎家就将冷傲天和叶岚两人合葬在了一起。

  房间里,冷安安一人坐在地上,略感无助的她后背都贴在了墙上。

  她紧紧的抱住了双膝,将脸都全部埋进了膝盖里。

  现在的她,只觉得身边空无一人,没有了父亲,又没有了叶岚阿姨。

  她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人。

  更多的是内疚和自责。

  如果,如果她能早些发现爸的癌症,是不是也许爸就有救了?

  如果,她能再早些发现的话,再多将一些时间花在爸的身上,会不会更好?

  如果,她能早些怀上孩子的话,那爸是不是就能完成自己的心愿了?抱上小外孙,听孩子叫他一声外公?

  爸明明说过,他要叶岚阿姨以后去过自己的生活。但是,她却没有注意到叶岚阿姨的反常,才会让叶岚阿姨有机会服用了安眠药,这才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她将所有的责任,全部归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  在这种强大的自责和内疚心理上,她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门外,顾子琛站着,手却无力的拍在了门上。

  他后悔,他内疚,“安安,对不起。我真的不知道冷大叔的情况,我更不知道,你要孩子是为了冷大叔。如果我知道的话,我怎么忍心拒绝你?”

  “如果我知道的话,我一定会让你有一个孩子。我知道,我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。来不及了,所以,我和你道歉。对不起,安安,你就原谅我吧。”

  他认真的说道:“以后,我会补偿你。以后你做什么,我都答应你。”

  刚刚还紧闭着的房门,在下一秒,缓缓打开。

  冷安安则是站在了门口,满脸泪痕。

  “安安。”

  看到冷安安终于愿意开门了,顾子琛也觉得惊喜不已。

  他张开双臂,刚刚试图抱上面前的女人时,女人就已经后退了一步,随后将一份文件,拍在了他的胸膛上。

  将文件拿下,这才发现,文件上第一行清晰醒目的写着几个大字:离婚协议书。

  顾子琛眼瞳微微扩张,随后将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揉成一团,这才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  “不,安安,我不会和你离婚的。我什么都答应你,以后都听你的,我们不能离婚。”

  冷安安沉默不言,抬起了那满是冷漠的眸子,看向了他。

  一句话没说,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。

  顾子琛仿佛是明白了她的暗示,摇头:“我的确是答应了,以后什么都听你的,但是除了离婚这件事。”

  看着他坚定的样子,她后退了一步,回到了房间,重新将门关上了。

  顾子琛则是不断的拍着门:“安安,你把门开开。”

  冷安安一人坐在桌前,看着面前的离婚协议书,思绪也飘的颇远。

  黎家的人,并不知道她怀孕了的消息。

  之前,她曾嘱咐过叶岚阿姨,不能让黎家的人知道,叶岚阿姨也做到了守口如瓶。

  而她和顾子琛之间的婚姻,也走到了尽头。

  对于冷傲天和叶岚的死,她十分愧疚,内疚的甚至走不出来。

  特别是她没有完成父亲临死前最后的心愿,她说不怨顾子琛是假的,人都有私心。

  碰到这样的事情,谁都会怨。

  但是,她却不想去闹去怨。

  因为黎家对她有恩,对冷傲天也有恩,对叶岚也有恩。

  没有告诉黎家孩子的存在,也是因为担心顾子琛。

  顾子琛有阴影,还没有做好准备,她不想强制性的让他成为父亲。

  所以,她考虑了所有人,才隐瞒了下来。

  冷安安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肚子,孩子……

  自从冷傲天和叶岚出事之后,黎家整个家的人都变得十分的颓废。

  顾蔓蔓和黎瑾泽因为冷傲天和叶岚颓废,冷安安因为失去了最亲的亲人颓废,顾子琛则是因为冷安安颓废。

  黎子辰则是和凯西,在这段时间里,撑起了整个家。

  几乎是每天往两个公司跑。

  而溯这边,也是忙的团团转。

  他不止是要忙碌公司的事情,还要时时刻刻关注警方那边调查苏大强他杀的案件。

  最近得到的一个通知就是,苏大强死之前,几乎都没有反抗过。

  大火是从别墅里烧起来的,而不是从外面。

  也就是说,是有人故意在别墅里点的火。

  而苏大强被人打击到头部的时候,更是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,由此可以判断的是,可能是熟人作案。

  因为是熟人,所以苏大强毫无防备,更是没有反抗。

  溯思考着,不禁闭上了双眼:“熟人作案?那么,这个熟人,会是谁?是谁,才会让父亲毫无防备?”

  在他思考的时候,不知道是不是这几日太过疲惫,这才靠在了身后的办公椅上,逐渐睡着了。

  溯进到了深度睡眠之中。

  这个时候的他大脑一片漆黑,但是,脑海中,却传出了一个淡淡的声响。

  那个声音,像是他的声音,却又觉得不太像。

  “你怎么可以娶别的女人?你唯一的正妻,只能是黎宝儿……”

  溯慌了,站在一片漆黑之中不断追问:“你是谁?!”

  “宝儿……”

  他猛然一下睁开了双眼,本能的抓住了一旁正在给他盖着毯子女人的手。

  黎宝儿见他醒了,立即将手抽出,转身就想要离开。

  溯突然一下站起,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她。

  “宝儿,我好想你……”onclick="hui"